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我的妻子是鬼王1作者:李尔登 发布时间:2014-07-04 15:46:44 浏览数:108326




“明月吐光,阴风吹柳巷。是女鬼觅爱郎。谁人愿爱凄怨鬼新娘,陪伴女鬼深宵偷拜月光。”
这是一个深秋的傍晚,我正坐在书房里写教案,一阵歌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歌声是那样的凄美,那样的动听,彻底震撼着我的心灵。在我认识的人当中,能唱出《鬼新娘》这首歌的个中滋味的,除了肖华,没有第二个人。
果然,当我的目光离开显示器,向客厅望去时,一个美丽少妇一边哼着曲,一边走进客厅。这个美丽少妇就是肖华。
肖华是我的妻子。她不仅年轻貌美,而且还是一个女强人。她跟我结婚的时候,已经是本市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老板。相比之下,我只是一个收入微薄的代课老师。因此在许多人看来,我们走在一起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像电视剧《一仆二主》里的杨树跟唐红一样。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微妙,越是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就越会发生。别的不说,单是我认识肖华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那是三年前的夏天,我跟随学校组织的旅游团到重庆丰都旅游。丰都是全国最著名的鬼城,有许多跟鬼有关的旅游景点如奈何桥、哼哈祠等。每年一些重大的节日如清明节、重阳节,丰都某些地方还会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
说来也巧,我们到达丰都的第二天正值佛教的盂兰节,我们下榻的酒店附近有一间很大的寺庙在当天晚上搞了一场超度道场。那道场相当庞大,光是诵经的和尚就就超过五百个,还有许多独特的祭祀表演。我和几个同事吃过晚饭后,就到道场场地看热闹。
我们先来到一个道家的超度道场,看到数十个打扮成道士模样的人盘坐在一个巨大的棚架跟前诵经。那棚架有十层,每层都放着许多骨灰盒。棚架前面有一个大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祭品。而棚架左边则是摆放纸人纸马的地方,右边则是烧纸钱的地方。
这个道家超度道场场面十分单调,就是道士们在不停地诵经,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去烧纸钱。我们看了一会,其中一个男老师就打着呵欠说,太无聊了,要求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我们都赞成这位男教师的提议,正准备离开时,一个女老师忽然“啊”地叫了一声,紧接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全身不断地发抖。我们急忙上前将她扶起来,关心地问她出了什么问题。那女教师战战兢兢地说:“我……我看见……许多……游魂野鬼……争先恐后走到烧纸钱的地方……抢纸钱。”
游魂野鬼抢纸钱?听了女教师的话,其他人都很好奇。毕竟我们看人烧纸钱看得多了,却从来没有人见过有鬼去拿那些烧了的纸钱。我们纷纷朝着烧纸钱的地方看去,个个睁大双眼,企图将所有游魂野鬼收入眼帘。
不过很可惜,我们看到的除了人还是人,连半个鬼影也没看到。大家的兴致很快就消失了,刚才提议离开的男教师更是对女教师说:“你不是眼花看错了吧,哪有游魂野鬼?”
女教师坚持着说:“我没有眼花,那些游魂野鬼还在呢。天哪,不好了!它们因为争抢纸钱而打起来了!”
女教师的惊呼令男教师更加不满,正想再嘲讽她几句,不料超度道场突然狂风大作。大风吹得现场的人都睁不开眼睛,而摆放骨灰盒的棚架则摇摇欲坠。女教师再次大声惊呼道:“不好了!那群游魂野鬼疯了!它们想把棚架砸烂!”

回复
2014-10-17 09:05:49来自 q.mama.cn

女教师的话没有错,只过了不到一分钟,传来“嘭”的一声巨响,整个棚架瞬间倒塌。棚架上的骨灰盒全部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不仅如此,由于棚架是用竹子做成的,现场又有烧纸钱的明火,因此棚架倒塌后,不少竹子掉在明火里燃烧起来,逐渐变成大火。大火又仗着风势,越烧越大,蔓延至整个超度道场。
当火灾刚刚发生的时候,现场已是一片混乱,许多人像无头苍蝇一样东逃西窜。而我们也本想赶快离开现场,但是转念一想,我们是人民教师,在灾难发生的时候不应该只顾自己逃命,而要想办法扑灭大火以及协助别人逃生。我们简单地商量几句后,决定一个人负责报火警,三个人负责疏散人群,三个人负责抢救生还者。
我们分好工以后就各各忙了起来。我跟两个女教师,其中有一个是那个声称看见游魂野鬼的女教师,三个人负责抢救生还者。抢救生还者是救灾工作中最为艰巨的,既要从火海中救人又要治疗伤者。经过第二次分工,两个女教师负责治疗伤者,而我则负责从火海中救人。
一个人从火海中救人必然是力有不逮,不过我十分幸运,现场的人早已走得七七八八了,只有两三个大腿受了轻伤的人没有逃出去,我只要扶他们到安全的地方让那两个女教师治疗就可以了。
就在我以为完成了救人的工作,打算找个地方休息时,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救救我!”我吃了一惊,急忙四处寻找生还者。
而正是这么一个举动,我看见了几乎吓得我三魂不见七魄的场景:一个年轻的女子,仰面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而在她的四周,则有四个半透明的白影在不停地飘荡。很明显,那四个半透明的白影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鬼魂”!看来那位女教师并没有说谎,真的有游魂野鬼。
怎么办?救还是不救?我的内心在天人交战。救她吧,如何对付那四个鬼魂?不救她,那个年轻女子看起来快死了,又有四个鬼魂在缠着她,不救的话她恐怕会成为那四个鬼魂的猎物。我想了很久,直至那个年轻女子更加微弱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才下定决心救她。
可是,如何对付那四个鬼魂呢?我想起老一辈的人曾经说过,如果你遇见鬼魂,只要你装作没看见它,它就不会理你,更加不会伤害你。我先躲在一旁,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大踏步走上前
。在快要接近那个年轻女子时,那四个鬼魂忽然全部停了下来,直勾勾地望着我。我本来眼睛只盯着那个年轻女子,为的就是迫使自己不要看它们。谁料它们齐齐望着我的时候,我的心里一寒,眼睛马上不由自主地朝它们看去。
这一看把我吓了个半死——它们的脸原先是模糊的,现在变得十分清晰,那是一张骷髅脸。不仅如此,它们还吐出红红的长舌头,似乎发出一阵混有浓重舌音的怪笑声;而它们那空洞洞的眼眶,则发出一股幽幽地蓝光。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那四只鬼魂看来无论对我,还是对地面上的女子都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大约过了十分钟,它们忽然“嘿嘿”地笑了起来,紧接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大大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快步地走上去扶起那个年轻女子。扶起后我才发现,那个年轻女子有着绝世的容颜。
那个女子,就是肖华。
(未完待续…)

2014-10-17 09:06:36来自 q.mama.cn

快点更,期待

袁简伊彭雨萱 发表于 2014-10-17 11:11
快点更,期待
下午更新,做饭先

肖华跟我同乡。她一出生,父母就因车祸双双去世。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凭借自己不懈的努力以及国家的帮助,大学毕业后就进了一家证劵公司工作。
在证劵公司里,她学会了炒股票并由此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靠着这桶金她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自己亲自担任老总。
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公司上了轨道,于是趁着出差的机会到丰都旅游,放松一下身心。没想到第一次旅游就遇上了火灾,差点丢掉性命。
以上关于肖华的种种,都是肖华在医院醒来后,她亲口告诉我的,我对此没有任何怀疑。她十分感激我救了她,回到市里后就经常约我出来玩。这么一来二去,我们很快从相识到热恋,再从热恋到结婚。
“小杨,你在在想些什么呢?”肖华温柔的问话,将我从回忆里拉回现实中来。
我轻轻地拥抱着她,吻着她的脸颊说:“我在回忆我们热恋时的快乐时光呢。”
“是吗?”肖华笑了。美丽的女人笑起来就是好看,令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怪不得唐伯虎看见秋香对他笑三笑时说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三笑倾我心。原本以为那是文学上的夸张手法,现在看来是写实主义。看着眼前这绝色的女人,我彻底沉醉了,忍不住寻找她那温暖湿润的迷人嘴唇亲吻起来。
“叮铃铃……”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对于正在亲热的情侣来说,电话铃声永远都是气人的,我也不例外。我生气地拿起电话筒,不耐烦地问道:“你是谁?你不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很容易打扰到别人吗?”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发那么大的火气,愣了一下,才说道:“小杨,我是姐姐!”
“姐姐!”我叫了起来,“对不起,姐姐。因为刚才有人不断地打电话骚扰我,所以我说话有些失态了。你有什么事吗?”对着姐姐,我当然不能说她打扰了我跟肖华亲热,因此我撒了个谎。
“你快回来!妈妈病危了!”姐姐在电话里焦急地说。
“妈妈病危了?”姐姐的话让我一下子懵了,“妈妈怎么会病危呢?”
“我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赶快和肖华一起回来吧!”姐姐说。
“好的。我马上回来!”我收线后,急急忙忙地冲进卧室换衣服。
肖华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拦住我说:“小杨,发生了什么事?”
我急吼吼地说:“妈妈病危了!我得赶紧回去!对,你也要回去!”
肖华说:“既然妈妈病危了那你还换什么衣服啊?我有车,你随便收拾几件衣服,在回去的路上再换也不迟!”
“对啊!”我赞叹道,“还是你够冷静!”说着我和肖华各自拿了几件衣服,胡乱塞在肖华那辆奔驰车的后座。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肖华便开着奔驰车飞也似的在回家的路上疾驰。
妈妈跟姐姐住在距离市区约二百公里的农村里。她虽然年过半百,但是身体仍然很硬朗,干那些砍柴挑水等粗重农活依然不在话下,上次我跟肖华回去看望她的时候是两个月以前,那时还看见她挑着几十斤农家肥往地里赶。一个身体如此好的人怎么突然间就病危了呢?
等我跟肖华来到妈妈入住的那间农村医院,才从一直看护妈妈的姐姐口里得知,妈妈是受了惊吓导致心脏病猝发,现在已经送入重症监护室进行深度治疗。医生说妈妈的情况非常糟糕,有可能熬不过今晚。

2014-10-17 13:54:51来自 q.mama.cn

“怎么会这样呢?”隔着重症监护室的透明窗户,看着躺在里面,插满各种管子的妈妈,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妈妈才五十多岁啊,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离开我们?”
肖华从我背后抱着我说:“小杨,不要这样。”
我激动地说:“都怪我,要是我能早点劝妈妈跟我们一起住,她就不会用在农村里受苦受累,最终落下一身病!都是我,都是我不好!”
肖华安慰我说:“这怎么能怪你呢?妈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认准了的事情是十头牛也拉不回的。”
我说:“可是,我实在无法接受妈妈永远离开我们这个残酷的现实啊!”
肖华说:“你放心,妈妈不会离开我们的。”
我顾不得现在身处医院,大声地对肖华说:“妈妈怎么可能不会离开我们!刚才医生明明跟我们说妈妈有可能熬不过今晚,怎么可能会好起来呢?”
肖华没有回答,双眼紧紧地盯着我,好半天才说道:“小杨,你相信我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明白肖华的话是什么意思。尽管我不相信妈妈会好起来,但是肖华毕竟是我的爱妻,她的话我依然会相信:“我相信你!”
肖华说:“相信我的话,就不要想太多,好好地睡一觉吧。等你睡醒了后,妈妈就会好起来的。”
我说:“可是……”
不等我的话说完,肖华迅速地伏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好好的睡一觉吧,小杨!”
肖华的这句话,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催眠魔力,我竟然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只知道我是被一股寒气冻醒的。我醒来后,发觉自己睡在医院的某间病房里,周围的空气异常的寒冷。我身上即使盖着厚厚的棉被,仍然感觉到寒气逼人。我感到十分奇怪,心想大夏天的,晚上为什么会这么冷啊?难道医院的中央空调出了问题?
正疑惑间,突然病房外面传来“哗啦啦”的锁链声音,更加感到迷惑不解:“三更半夜的,怎么会有锁链的声音,难道是小偷?不行,我得去看看!”
我一骨碌爬起身,冒着严寒,悄悄地打开病房的大门,往外探头一望,只见走廊上原本应该亮着的灯泡此时一闪一闪的,不远处迎面走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穿着一件又大又长的白袍,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高帽,高帽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大字;另一个则穿着同样又大又长的黑袍,头上也戴着一顶黑色的高帽,高帽上也写着几个大字。
两个人手上又都同时拖着一条长到拖地的锁链,那“哗啦啦”的锁链声音正是他们手中的锁链摩擦地面发出的。
我看着这两个穿着打扮十分古怪的人,觉得他们好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等他们走近时,借着一闪一闪的灯光,我才看清了他们的模样以及他们高帽上的字——他们都长着一副吊死鬼似的大马脸,一条长长的舌头一直垂到胸前。
白色长袍的高帽上歪歪斜斜的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大字,而黑色长袍的高帽上则写着“正在捉你”。正是凭借他们高帽上的大字,我才猛然想起,他们不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吗?
黑白无常是专门勾取死人的灵魂下去阴曹地府的鬼差,而医院是生死交界的地方。
他们既然现身在医院,那就肯定是来勾魂的。我想到这一点,就立刻意识到,它们可能是来勾取妈妈的灵魂。我要是能阻住它们,那妈妈不就得救了吗?
(未完待续…)
下篇:《我的妻子是鬼王3

2014-10-17 13:56:00来自 q.mama.cn

说干就干,我等黑白无常走得很远,便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
当时的我,完全被自己这个“聪明”的想法给迷住了,根本没有想到我身为一个凡人,不能阻住,也无力阻住作为鬼差的黑白无常勾魂。
常言道: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人的生死是早已注定的,谁也无法更改,除非你有大闹天宫的孙悟空那两把刷子。这不,我跟着黑白无常走了没多远,它们就穿墙过壁,进入了一间重症监护室,使我无法跟踪它们。
那间重症监护室,不就是妈妈住的那一间吗?
不好!黑白无常要勾取我妈妈的灵魂了!
我想跑进去阻住它们,双腿却突然像被灌了铅一样十分沉重,我无法迈开哪怕是半步的距离。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一股与亲人生离死别的悲痛充斥着我的心窝。
我想大声地喊道:“不要!”可是嘴里仿佛被什么堵塞住,使我发不出声音来。
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绝望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重症监护室。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重症监护室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一个女人的身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紧接着黑白无常像是受到巨大的攻击似的从重症监护室的墙壁穿墙而出,重重地摔倒在走廊上。
要不是它们两个是鬼差,本身没有重量,它们如此摔在地上一定会发出“碰”的一声巨响。
黑白无常迅速爬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本厚厚的黑色纸皮书,打开其中一页指着上面,对着那个女人含混不清地争辩着什么。
然而那个女人却丝毫没有理会,嘴里“哼”的一声,作出一个要打的手势。黑白无常见状,竟然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命而去。
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要把黑白无常打跑呢?
我看着那个女人的身影,越看越觉得熟悉。
那女人仿佛感觉到我在看她,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心头一动,怀着感激的心情在等待她的到来。
谁知在她快要接近我时,一阵阴风吹过,我立刻被一股无法克制的昏睡感击倒了。
“小杨,快醒醒!”
我睡得正香,姐姐却不断地在我的耳边喊着,把我从周公身边抢了回来。
我睁开双眼,发觉自己躺在医院的某间病房的病床上,而这间病房却不是昨晚我睡的那一间。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的大脑一时短路,迷迷糊糊地说:“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2014-10-17 13:58:04来自 q.mama.cn

“小杨,你睡糊涂了吗?妈妈得了心脏病住进了医院,我们作为家属也住进了医院呀。”
“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姐姐这么一说,我立马清醒过来,一把抓住姐姐的胳膊,急切地问道。
“小杨,你这么大力抓住我干嘛?”姐姐不满地甩开我的手,“放心好了,医生说妈妈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只要再留在医院观察一个星期,就能出院。医生还说妈妈病成这样都能好起来,真是医学界的奇迹。”
对!我回想起来了!我记得好像半夜醒来时看见黑白无常,黑白无常要勾取妈妈的灵魂,却被一个女人打走了。我正要问那个女人是谁时,自己又睡着了。
妈妈本来要去世的,却由于黑白无常勾不了魂,因此得以活命。
是不是这样呢?我完全不知道昨晚的一切到底是我做梦还是事情原来就是那样,也不想花费时间去猜测,只要妈妈好起来就行了。
故而我激动地抱着姐姐说道:“太好了!”然后就放声大哭起来。
“你怎么又哭了?”肖华拿着早餐走过来打趣道,“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作为男人却这么爱哭,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小心我不要你了。”
“我这不是高兴嘛!”我连忙擦干眼泪,紧紧地抱着肖华说:“老婆,我最爱你了。你千万不能不要我。”
肖华拍着我的肩膀说:“得了,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吗?赶快吃早餐!”
“遵命!”我吻了肖华一下,愉快地跟她和姐姐享受着这美味的早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星期已经过去,正是妈妈出院的日子。我和肖华办理好妈妈的出院手续,准备带妈妈回家。妈妈却说:“你和肖华先回家去吧!我想和你姐姐去庙里还个神。”
我说:“妈,您大病初愈,怎么能舟车劳顿?还是改天再去把!”
妈妈责备地看了我一眼说:“小孩子懂什么?就是大病初愈,才需要及时去还神。要不然菩萨生气了,不保佑我们,到时恐怕旧病复发。”
见妈妈生气了我急忙说:“好好好,您老去吧。要小心点!”
肖华说:“妈,小杨说得对。您大病初愈,实在不宜舟车劳顿,不如我开车载你们去吧。”

2014-10-17 13:59:03来自 q.mama.cn

妈妈摇摇说:“不用了,坐车显得不够虔心。反正寺庙离医院不远,走路也只需二十来分钟,还是走路去吧。”
肖华说:“那好!妈妈您小心点。”又对姐姐说:“姐姐,您要照顾好妈妈!”
姐姐点点头,扶着妈妈上路了。我和肖华看着她们离开的身影,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开车回农村的老家。
农村的老家不大,只有三间瓦房以及一个小厨房。妈妈跟姐姐睡一间,另外一间作为客厅和饭厅,还有一间是客房,其实是预留给我和肖华。小厨房除了做饭,还当作储物房用。
我和肖华回到老家,先是休息了一会,然后肖华到菜园里弄了些蔬菜和瓜果回来做饭,而我则打扫一下三间瓦房。
打扫完三间瓦房后,天也快黑了,妈妈跟姐姐还没有回来,肖华还没有做好晚饭,我于是坐在客厅房门前休息。
可能是太累的缘故,我坐着坐着,竟然睡着了,直至一个冷冷的声音将我叫醒:“小杨,你回家啦!”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看见一个穿着红衣服,脸色异常苍白的女人站在我的面前。我仔细一看,原来是翠莲。
翠莲是我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两个人从小就玩在一起,读书时由小学到初中都是同班同学,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形影不离,我们甚至有长大了要结婚的冲动。
只可惜翠莲高考发挥失常,考不上大学,被家人安排嫁给住在村尾的陈二狗。而我则考上了师范大学,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娶了美丽的肖华做妻子。
尽管我们俩没有成为夫妻,但是彼此之间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我每次回家,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去见她。因此我这次回家看见她过来,心里很高兴,完全没有察觉到翠莲的异常,开心地说:“是啊,翠莲,好久不见了。”
翠莲面无表情地说:“你的妻子也回来了吗?”
我说:“是啊,她现在正在做饭呢,要不我叫她出来跟你见一面。”
翠莲说:“不用了,我只想跟你单独坐一会。”
我说:“好吧,那我搬张椅子给你坐。”
翠莲点点头,我走进房里,拿了一张椅子出来,正好遇上肖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看见我拿着椅子便说:“有客人来了?”
我说:“是的。翠莲来了,你要不要出去跟她打个招呼啊?”
(未完待续…)
下篇:《我的妻子是鬼王4

2014-10-17 14:00:14来自 q.mama.cn

肖华说:“好的。”就跟着我走了出去,她一看见翠莲的样子,突然骂了起来:“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我连忙拉住肖华说:“你这是怎么了?她是翠莲啊!”
肖华没有理会我,而是严厉地看着翠莲说:“你最好立刻在我面前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翠莲说:“我来看一下小杨,不行吗?你以前不反对我见小杨的。”
肖华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现在见小杨会害了他的,知道吗?”
翠莲说:“我不会害小杨的。”
肖华说:“你现在这种情况不是你不想害就不会害到他,而是你一接近他,他就会受到伤害!”
翠莲说:“是吗?那我只好走了。对不起,打扰了。”
翠莲说完这句话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对肖华说:“肖华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跟翠莲说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肖华却说:“你没发现翠莲跟以前不一样吗?”
“翠莲跟以前不一样?”我想了想说,“我看不出来,她哪里不一样了?”
肖华认真说:“我也说不清楚,总而言之就是觉得她怪怪的,你以后见着她要小心点!”
我拍着胸膛说:“放心吧!难道她会吃了我不成?”
肖华做了一个鬼脸,调皮地说:“那可不一定哦!”
见肖华做鬼脸的可爱模样,我顿时玩心大起,一把抱住她说:“怎么叫‘不一定’呢?你不说清楚我不让你走!”
肖华挣扎着说:“不要闹啦!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太难看了!”
我说:“怕什么?这里又没有其他人!”
肖华红着脸说:“怎么就没其他人?妈妈跟姐姐不是回来了吗?我们快去迎接吧!”
我说:“她们哪有这么快回来……”我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妈妈在大声说道:“你们怎么站在外面?快点回屋去!”
我争辩着说:“妈妈,我跟肖华闹着玩呢!用得着回屋吗?”
可是妈妈根本没有理会我的话,相反她跟姐姐两个人一人一手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扛进屋里去,然后迅速关上大门,对我说道:“小杨,你听着,在这里一入黑就不要往外跑,知道吗?”
我疑惑地问道:“妈妈,你这是怎么啦?上次我回家都不用这样的。”
姐姐说:“小杨,不要问了,总之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姐姐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护身符,交给我说:“这是今天我跟妈妈到庙里为你求来的,你随身带着吧。”
我接过护身符说:“肖华没有吗?”
妈妈说:“都叫你别问了,你怎么还问?”

2014-10-17 14:00:54来自 q.mama.cn

我还想说些什么,肖华却悄悄地在我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对妈妈说:“妈,你们走了一天累了吧?晚饭我已经做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妈妈说:“好吧!”
吃过晚饭,我和肖华跟妈妈,姐姐坐在客厅里闲聊。我对妈妈说:“妈,近段时间你见过翠莲吗?”
翠莲以前跟我好的时候,也妈妈相处得很好。妈妈几乎当她是媳妇一样的看待,直至翠莲嫁了人后,关系才转为平淡,但是仍然很喜欢她,常常和她聊家常。
如果翠莲有问题,妈妈一定是觉察到的。所以我把翠莲的话题说出来,想听听妈妈的意见。
谁知我刚一说出翠莲的名字,妈妈就脸色大变,而姐姐也发出惊呼:“你见着翠莲了?”
我奇怪地说:“是啊,我见着她了,怎么啦?”
妈妈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冤孽啊!冤孽啊!”
妈妈的话让我更加不知所以:“翠莲到底怎么了?怎么肖华,妈妈,姐姐都觉得我见着翠莲是一件大事似的?”
姐姐说:“翠莲其实已经死了!”
“翠莲死了!”我叫了起来,“怎么可能,刚才我还见到她,怎么可能就死了呢?”
姐姐说:“你刚才见到的,是翠莲的冤魂!一个月以前,翠莲因为跟她的婆婆吵架,一气之下上吊自杀。她的婆婆见媳妇自杀了,居然没有请法师好好的超度她,而只是用一块草席包裹她的尸体草草葬在后山了事。
翠莲由于是自杀而死,灵魂又没有超度,尸体也没有好好安葬,因此它的灵魂变成了冤魂!”
肖华说:“既然翠莲的死只是跟她的婆婆有关,冤有头债有主,它找他的婆婆报仇就是了,为什么要缠住小杨呢?”
妈妈说:“这还得从翠莲嫁给陈二狗这件事说起。当年小杨考上大学后,翠莲的家人架不住家境贫困,收了看上翠莲的陈二狗家两万元彩礼,将翠莲嫁给陈二狗。
翠莲本来就钟情小杨,却要被迫跟另外一个男人结婚,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结婚后常常跑过来向我诉苦。
由此翠莲就跟她的婆婆结下了梁子,加上陈二狗不能生育,婆媳之间的矛盾更大二人,二人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儿吵架,这使得翠莲更加思念小杨。
据说导致翠莲自杀的那场吵架,翠莲曾经冲着她的婆婆说,她就是做小杨的鬼,也不愿意做陈二狗的人。”

2014-10-17 14:01:36来自 q.mama.cn

肖华说:“所以她就自杀了,化成冤魂过来找小杨!”
妈妈说:“是的。”
我说:“翠莲嫁给陈二狗后我们还不时有来往,为什么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还有,翠莲既然嫁得不幸福,那干吗不干脆离婚呢?”
妈妈说:“你跟翠莲那么熟,她的想法你还不知道吗?她怕跟你说了这些事情,会影响你的学业跟事业。再说了,她家收了陈二狗家那么大一份彩礼,翠莲要是敢离婚她的家人还不打死她。”
我叹道:“这么说来翠莲也真够命苦的了。既然翠莲生前不能做我的人,她死后她的灵魂就让它跟着我吧。”
肖华瞪了我一眼说:“怎么了?是不是跟我一起久了觉得腻了,想跟翠莲的鬼魂来一个‘人鬼情未了’?不要忘了,翠莲是自杀死的。自杀死的人的灵魂往往有很大的怨气。这股怨气会让灵魂性情大变,害人无数。即使它不会害你,人跟鬼相处的时间长了,会影响人的阳气,令人折福折寿。”
姐姐说:“肖华说得对。小杨,现在翠莲的冤魂已经不像她生前的那样了。你知道妈妈为什么会受了惊吓导致心脏病猝发而住进医院吗?就是她害的。”
我惊讶地说:“妈妈的病是翠莲害的?不会吧?妈妈,这是真的吗?”
妈妈点点头说:“千真万确。我病发的那一天傍晚,我坐在门口前纳凉,翠莲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脸色苍白,头发披散,穿着一件红衣服。我看见她这个样子,以为她跟婆婆吵架了而弄成那样,连忙关心地问她道:‘翠莲,你怎么这个样子了?是不是又跟你的婆婆吵架了?’
翠莲答非所问地说:‘我要见小杨。’我说:‘小杨不在这里,他现在跟肖华住在市区里。’
翠莲说:‘那我去市区找他。’说着转身要走,我连忙拉住她的手,阻住她离开。我拉了她的手后,发觉她的手格外的冰凉。我心下狐疑,便劝她说:‘今天天色已晚,就是你有什么急事要找小杨,还是等明天再去吧。’
谁知我就说了这么一句,翠莲的模样马上变了。由原先的脸色苍白变成血肉模糊,两个眼球往外突出,无数的蛆虫爬满她的头部,身体还发出一阵死老鼠气味,活脱脱一个腐烂的尸体。
她恶狠狠地对我说:‘我要找小杨,谁也拦不住我!’当时的我立刻被这突如其来的可怕变化吓了一大跳,一个踉跄,往后跌了一跤,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
下篇:《我的妻子是鬼王5

2014-10-17 14:02:30来自 q.mama.cn

肖华周密的计划让我吃了一个定心丸,我于是轻松愉快地度过了一个晚上。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翠莲的鬼魂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迫使我们不得不改变原先的计划,正应了“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句话。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老家的大门就被人“砰砰砰”拍得震天响,吵得我们无法继续睡觉。
我们匆匆忙忙起来开门后,发现大门口跟前站满了村里的人。他们一个个用抱怨的眼神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莫名其妙。我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天一亮就有这么多人来到我们家,在我的印象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出现这样的“奇观”还是我跟肖华结婚的那一天。
还是肖华比较镇得住场面,她先开口问道:“各位父老乡亲,叔伯兄弟,大家早。小杨跟我不知各位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我在这里先道个歉,请大家原谅。我斗胆问一句,大家来到我们家,所为何事?”
村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始终没有一个人上前说话。肖华等了一会,忍不住又问起来:“请问大家到底有什么事吗?有的话请告诉我。我虽然是个弱质女流,但是好歹是个互联网公司的老板,金钱人脉还是有的。如果大家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帮忙的。”
人群里发出一阵骚动,很多人在窃窃私语,却不跟我们说话。最后村里最德高望重的四叔公走上前对我们说:“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你们说。昨天晚上,村里发生了一件怪事。所有家里有未成年女儿的人,都做了一个恶梦。
梦里看见已经死去的翠莲的鬼魂一身血淋淋的对我们说,三天之内必须把小杨交给她,否则她就要全村所有未成年少女做她的陪葬品。大家醒来以后,都发现自己的女儿昏迷不醒,就是医生来也束手无策。”
肖华说:“所以你们来的目的,就是要求我们将小杨交出来,交给你们处置,是吗?”
四叔公点点头说:“是的。”
肖华说:“那你们打算怎样对待小杨?杀了他让他跟翠莲合葬,是吗?”
四叔公迟疑了一会,最后点点头说:“应该就是这样。”
“简直是胡闹!”肖华生气地说,“你们有什么权利杀死小杨?你们不知道这是犯罪吗?”
四叔公为难地说:“可是小杨不死的话,村里的未成年少女都要做翠莲的陪葬品啊!”
肖华激动地说:“那你们不会想想办法啊?你们这么多人,难道就不会动动脑筋,想想办法吗?”

2014-10-17 14:05:33来自 q.mama.cn

妈妈也激动地说:“肖华说得对,凡事都要从长计议。你们都是看着小杨长大的人,难道就这么忍心杀死他吗?”
“我求求你们了!”人群中的妇女忽然全部跪下来说:“求求你们了,救救我的孩子吧!”
四叔公说:“你们看到了,有这么多母亲面临失去自己的亲生女儿,你们难道就忍心袖手旁观吗?”
“你们……”妈妈几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们有孩子,难道我就没有孩子了吗?小杨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命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们杀死他的!”
可是人群并不理会妈妈的感受,他们当中女的不断地嚎啕大哭,而男的则用恶毒的语言如“胆小鬼”“自私鬼”不断地咒骂我们。
“够了!”肖华突然暴喝道。她表情严肃,眉宇之间露出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其气势堪比历史上君临天下的武则天,“大家不要闹了!事已至此,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不过你们要记住,谁要是敢动小杨一根毫毛,我肖华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肖华的话具有巨大的震撼力,人群纷纷安静下来,甚至都不敢直视她。
肖华又说道:“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一定会让你们的女儿平安无事的。请大家散了吧!”
人群沉默了。有几个人开始蠢蠢欲动,想走又不敢带头走。
最后四叔公说:“既然肖小姐这样说,那大家就此散了吧。一切事情有肖小姐担当!”
人群听了四叔公的话,都不敢再言语,陆陆续续走了。
肖华等大伙走得七七八八,才跟我说道:“走吧,小杨。事情闹成这个样子,不要等梅三姑了,我们自个处理吧。”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哭笑不得地说:“就我们两个?你觉得我们会处理这样的事吗?”
肖华说:“不瞒你说,其实我跟你结婚之前,曾经当过梅三姑的助手,超度鬼魂之类的一些小事,我还是能处理的。”
我说:“可翠莲是不一般的鬼魂啊!别的不说,就凭昨天晚上它干出的那些事,已经足以证明它的可怕了。我们这一去,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肖华说:“小杨,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你要相信我。我要是没有把握,是绝对不会冒险的。”
见妻子如此坚持,我唯有苦笑着说:“那好吧!我跟你去。”
(未完待续…)
下篇:《我的妻子是鬼王6

2014-10-17 14:06:30来自 q.mama.cn
访问手机版: 我的妻子是鬼王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同预产期
2019年
 5月6月7月8月9月 10月11月12月
2020年
1月 2月
同龄宝宝
2019年
1月2月3月4月
2018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孕4-7月圈 孕8-10月圈 生男生女 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 宝宝常见病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 娱乐八卦圈 我爱厨房圈 剁手晒物圈 家居装修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