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陈灵手里握着安眠药片,去拿水杯时,稍微犹豫了一下。

这段时间的失眠煎熬让她满身疲惫,最近一周只断断续续地睡了十个小时。为了能够安然入睡,她试了很多办法,中药、按摩、音乐……无论什么偏方都不能治愈她的失眠症,原本她只是神经衰弱,睡眠不佳,最近临近期末,考试压力太大,她的焦虑让失眠症状一步步恶化。

没办法,她只能去医院让医生开了安眠药。

她打心里害怕对药物有依赖,可是如果不吃,每夜睡不着觉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她揉了揉疼得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眼睛酸涩得眯了起来,心下一横,把药品丢进嘴里,就着手中的水一饮而尽。

她躺在宿舍的床上,拿出手机等着睡神的光临,双手不由自主地打开手机相册,手指飞快地在一堆照片中滑过,最后停留在一张照片上。照片上是一个男孩的侧影,朝阳映在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挺拔的鼻子如同美术生临摹的大卫雕像。男孩的嘴角似乎隐隐地带着一丝笑意,穿着白色短袖衬衫,整个人如同奔跑在草原上的小鹿,满是青春活力。

只是看着这张照片而已,她好像都能嗅到他的发丝飞扬出来的洗发水味道,清爽地扫着她的鼻子。眼睛不由自主地打起架来,她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快要睡着了,男孩的照片暗了下去 ——

回复
2015-11-20 17:01:53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真好。她想,终于要睡着了,今天会做个什么样的梦呢?

意识陷入短暂的黑暗之后再度明亮起来,她发觉自己还躺在寝室的床上。毫不费力地起身四处看看,室友小花还没回来,转过身,她看见了床上躺着的自己。

那个女孩合着眼帘,呼吸均匀,可以看到眼皮下的眼球急促地运动,她发出轻轻的鼾声,手中握着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一眼就能看见男孩开朗的笑颜。

这怎么回事!

下一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在做梦,或者说是被鬼压床了。传言中的鬼压床不过是睡眠瘫痪的症状罢了,虽然意识醒着但身体动弹不得,这种经历她也是体验过的。

于是她躺回去,用尽力气动手指,想试试看能不能关上手机屏幕。

肌肉好像僵硬住了一样,根本不受她的指挥,任凭她怎么驱动,手指头仍然纹丝不动。

2015-11-20 17:02:18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果然是睡眠瘫痪症呢。她在心里笑了一下,感觉有点儿苦涩:本以为吃了安眠药能够陷入深度睡眠,没想到竟然还是睡眠瘫痪,她的意识就那么不容易沉睡吗?

她再次站起来,感觉自己的意识好像在寝室里游荡。忽然她听见门响,随着哗啦啦的钥匙声,小花的头发湿漉漉的,拎着洗澡用具推门就扯着嗓子喊:“灵灵都怪你不跟我一起去洗澡,我在澡堂摔了一跤到现在屁股还疼!”

她自然是无法回答的,没有得到回复的小花探头看了一眼,发现她已经睡着,忙轻手轻脚地走进洗手间,用梳子梳起头发来。

陈灵忽然想起自己手机的屏幕还亮着,于是马上回到床边关掉了手机。在关手机的时候她有片刻的愣神儿:我在干什么啊?我明明就睡着了,在幻想中关掉手机,有什么用?这根本不可能嘛……

忽然她感觉意识渐渐软了下去,眼前的景物朦胧褪色,下一刻,她感觉自己好像融化在空气之中了。

2015-11-20 17:02:46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醒来的时候,手机还在胸口。

陈灵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发觉四处一片黑暗。对面床上传来小花的鼾声,她听见小花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不吃了不吃了,好撑!”又继续沉沉睡去了。

真是让人羡慕的睡眠啊。

陈灵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觉得头疼眼酸的问题解决了不少。这场觉虽然在开头意识是清醒的,但到后来确实是真的睡着了,她不禁有点儿开心。

现在几点了呢?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她拿起身边的手机按了一下导航键,想看看时间。

手机屏幕仍是一片漆黑,直到她按了开机键才发现,手机刚才是关机了。关机了……谁关的?

2015-11-20 17:03:07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她一时间也记不清楚,开机看了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于是换好衣服下楼,打算去校园里转一转。

早晨的校园有不少人在晨练,陈灵记得很清楚,在篮球场北边第一个篮球架那边,有个人会固定在那里练球,无论天气如何。她记得有一次下大雨,那男生全身都湿透了,漆黑的头发贴在脸边,专注地投球,篮球应声落入篮筐,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那时她撑着伞走过去,他专注的侧脸印在脑海中,再也挥不去。

从室友小花那里她知道他叫林森,是大她一届的学长,计算机专业,校篮球队队员,至今仍是单身。

为了他,她每天都早早地起来,躲在树后面看他练球的样子。后来她发现她不需要躲起来,因为林森练球的时候十分专注,根本不会察觉到她的存在。

她这阵子失眠也没有缺席来偷看他,甚至在看到他的时候,她会忘记头疼的苦恼,觉得他是自己唯一的安慰。

2015-11-20 17:03:31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虽然她一直躲在树后,虽然她很清楚,他越走越远的身影,不会回过头来看她。

清晨的薄雾中,男孩矫健的身体在篮球架下运动。他的身体轻盈且敏捷,篮球自他手中脱出,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准确无误地进篮。

笑了,他又笑了。林森在练球时,脸上时常会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他真的是彻底沉醉在篮球之中了。他认真投入时候的神情,最帅气。

时间差不多了,她转身悄悄走开,去食堂打早餐。和往常一样,她为小花打了一份,然后拎着早餐快步走出食堂。

她习惯低着头走路,走到门口时,眼前晃过一个熟悉的影子,那身衣服分明是刚刚注视的那件。她的脸颊瞬间红了起来,呼吸急促,恨不能马上逃离这令人窘迫的境地。

她朝左边走,正巧对方也往左边闪,她忙转向右边,对方也心有灵犀地躲过去,两个人如此往同一个方向躲了三次,到底还是轻轻地撞在了一起。

2015-11-20 17:03:54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他身上有阳光的汗味,以及淡淡的肥皂香。

林森有点儿尴尬,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对不起……”

陈灵慌乱地抬头看他一眼,正对上他带着点儿窘迫的眸子,心脏紧张得几乎停止了跳动,她连“没关系”都来不及说,慌忙从他身边夺路而逃。

一路小跑。

2015-11-20 17:04:12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陈灵曾经无数次地在心里骂自己懦弱胆小,她那么多次在清晨氤氲的雾气中看他矫健的身姿,却从来没有一次敢走上前去跟他说话。

她本就是极度内向的人,再加上一看见他就心跳加快,满腹纷乱的思绪堵塞大脑,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为这事儿小花笑话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班上三十位同学,她只有小花一个朋友,其他人大多是泛泛之交。其中有五六位同学,她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

她不喜欢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不喜欢被人注目,如果可以,她宁愿做一个透明人,静静地观察他人,不必费心找与他人的共同话题,不必讨好任何人。

课堂上,老师从来不会让她回答问题。因为她站起来只会脸红,红晕一路蔓延到耳朵根,如同煮熟的螃蟹一般。她结结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此几次,她越来越紧张,老师也不再点她的名字,免得她尴尬,也节省大家的时间。

比如这次写作课上,明明她的作文分数最高,但朗诵范文的,却不是她。

现在站在讲台边绘声绘色地朗诵着自己的文章的,是班长钱云珊。云珊长得不错,性格外向开朗,虽然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她拥有出众的人际交往能力,大一开学伊始就经常出入辅导员老师的办公室,深受老师喜欢,不过一周就当上了班长。现在她正进军学生会,在体育部发展得风生水起。

这位钱云珊,算是陈灵的半个“情敌”。

云珊和每个体育部的成员都混得相当熟,篮球队更是她主要的活动范围。林森在篮球队虽然不算风头最盛的,却是外形颇为出众的。钱云珊时常和林森促膝长谈,关系十分熟络,那情景有时候陈灵看见了,也只有远远艳羡的份儿。

2015-11-20 17:20:50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她永远无法做到钱云珊那样长袖善舞。钱云珊想知道什么讯息,只需开个玩笑就能问出来,而陈灵哪怕是想知道林森喜欢吃什么,都无从打听。

陈灵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钱云珊已经读完了作文,赢得满堂喝彩,有男生在下面起哄道:“精彩,简直是我听过的最好的作文了!”

她把头埋了下去,将作文本合上,深深地藏进书包。

班上的男生说完这话之后,钱云珊笑着不说话,只是将眼神淡淡地往她这里瞟过来。

陈灵觉得那眼神中有一点儿挑衅的意思。

身边的小花在她耳边不开心地低语:“第一名明明是你嘛!老师刚开始上课的时候都说了,这帮人还说,故意的吗!”

陈灵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被人忽略。考试时她得了第一,那么风头就会顺理成章地被第二名领走。在旁人眼中,第一名是她的自带属性,若是她发挥失常跌了下来,班上就会有人窃窃私语:“陈灵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大家把她看作普通人的代价,就是无视她的成绩。一切她性格中无法理解的因子,只要用“天才都是古怪的”就能解释得清了。对于她的个性,大家给予了各种看似合理的解释,但很少有人会试着了解她。

越是被孤立在外围,她就越想把自己厚厚地包裹几层,深深隐藏起来。想到这里,她心里又有几分焦虑,她很想找个地方睡一觉。

2015-11-20 17:21:15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陈灵回到寝室,连饭都不吃,吃了药就一头倒在床上,不过几分钟,她就安然进入睡眠。混沌的意识没有停留多久,很快她就又陷入睡眠瘫痪阶段,感觉自己好像轻飘飘地走在屋子里,看见小花敷着雪白的面膜嘟囔:“灵灵,不吃饭就睡下真的好吗?”

反正也无法进入深度睡眠,她索性走到玄关处,门边的鞋架看起来许久没有擦的样子,她随意伸手摸了一下,明明摸到了,却没有任何触感,但她很快发现摸过的地方有半截钉子,手也微微渗出了一点儿血。

果然,她是在做梦吧。

但这种梦境却和现实生活中的一样逼真,她好像是沿着自己的记忆一路走出门外,不需要推门就来到走廊,走下楼梯,出了宿舍,她忽然很想在记忆中的校园四处逛逛。

图书馆,教学楼,文体馆,操场,她又习惯性地走到篮球架下面,看着一群不认识的男孩在练习篮球,听见其中一个人说:“嘿,知道吗?林森学长退出篮球队了。”

她一惊,整个人好像被唤醒了似的战栗起来,好像一股电流通过了身体,下一个瞬间,她在床上睁开了眼睛。

她还在宿舍里,坐起身来,看见小花敷着面膜吃着方便面:“灵灵这么快就醒了?你才睡了半个小时啊。”

指尖传来的刺痛让她不由得将视线挪过去,发现手指竟然在流血。她心事重重地走下床,来到玄关的鞋架旁边,低下头检查,发现鞋架上蒙着的厚厚的灰尘中,赫然有一个熟悉的手印在上面。钉子旁边的血迹,和梦境中一模一样。

这……怎么可能?

2015-11-20 17:21:47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她趿拉着拖鞋就跑下了宿舍楼,一口气跑到操场另一边的篮球场上。刚才在梦境中见到的几个男生还在,她气喘吁吁地奔过去,顾不上害羞,张口就问道:“林森学长退出篮球队了吗?”

那几个男生被她问得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抓着头发说道:“是啊。刚刚我们还在讨论这件事呢。这是篮球队的内部消息,你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会知道……她也想知道,她为什么会知道!

2015-11-20 17:22:08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脑电波实体化。

陈灵查阅了无数资料,最终给自己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她的脑电波的强度和活跃程度远超常人,智商颇高,但也因此造成入睡困难。医生开的安眠药从另一个层面激发了她的大脑皮质的潜力,导致她的脑电波可以突破实体而活动,但活动范围不超过200米,而且,脑电波实体化时如果受到了伤害,会把这层伤害传回身体。

陈灵的世界观被自己的这项新技能刷新了,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做个隐形人的梦想竟然实现了,难不成这个能力也是因为她的超强脑电波凝聚力成真后的结果?

虽然这些都无从考证,但发现新大陆的陈灵对睡觉这件事上了瘾。除了上课,她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睡觉上,当身体陷入睡眠时,她的脑电波空前地活跃起来,她偷偷地溜出去在学校里巡视,她可以大张旗鼓地走在任何人群之中,而不必觉得有一分一毫的害羞。

她在学校里寻觅林森的身影。她跟在林森身后上自习,跟着他去食堂,跟着他坐在学校人工湖边看落日,他发呆的时候,她就站在他对面端详着他。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跟随,陈灵知道他们都喜欢吃食堂的烧茄子,都喜欢看着湖心那一片郁郁葱葱的小岛,喜欢同一位歌手,看过同一本书,玩过同一款手机游戏,在同一家网站的论坛上匿名闲逛而不留言……他们之间有这么多共同之处,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都如此接近。有时候她会恍惚地想:他是不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她?

2015-11-20 17:22:34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越是跟随在他身边,陈灵就越来越不满于单方面的注视,她想跟他分享食堂里她喜欢的其他菜品,想问他喜不喜欢偶像的新专辑,想和他交流读后感,想坐在他身边一起看湖边的风景,从落日余晖到星光满天,对他说,你眼中的海洋,比这夜空更璀璨。

这天她照例在学校里寻找林森的影子,终于在小树林边的长椅上看到了他。她刚想开心地跑过去,却看见钱云珊兴高采烈地朝他挥手,他的脸上有温暖的笑,让出身边的位置拍了拍,钱云珊笑眯眯地,坐在了他身边。

他们两人很亲热地在谈着什么,林森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似乎是害羞的样子,钱云珊笑得甜甜的,唇边两个深深的酒窝,看起来漂亮极了。

陈灵停下脚步,不敢走上前去听他们说什么。下一刻,她在寝室中醒来。小花不在寝室。最近几天陈灵一直睡觉,小花被冷落了一阵子就跟隔壁寝室的姐妹们玩在一起,这个时间应该还在食堂。

陈灵枯坐在床边,忽然觉得很饿。她草草地泡了一袋方便面吃下去,忽然发觉,自己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地吃过饭了。

这阵子沉浸于这种状态之中,连唯一的朋友都失去了,而喜欢的男生和其他女生暧昧,她就只会做缩头乌龟。天哪,她到底在做什么啊?

吃着方便面,她忽然觉得这段时间的委屈全都涌出来了,一边默不作声地吃着面,一边眼泪止不住地流。

门开了,是小花回了寝室,她打开灯时吓了一跳:“灵灵,你这是怎么了?”

陈灵好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扔下方便面就抱住了她:“小花,我再也不睡觉了。你别不理我……”

2015-11-20 17:22:58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

小花当然不会因为这段时间的冷落而不理陈灵,她只是觉得陈灵这段时间的作息太诡异了,每天饭也不好好吃,回寝室第一件事就是吃药倒头睡觉,这么下去好人也扛不住啊。

陈灵不再吃安眠药,凭着自己的力量入睡。刚开始入睡仍是很困难,她要在床上翻来覆去烙几个小时大饼才能勉强睡一会儿。后来她加入了班级的女子篮球队,每天都要练球运动,回到寝室累得不行,吃过饭一头栽倒,竟然也能甜甜地睡个好觉。

陈灵虽然还是挺内向的,但比从前开朗不少。一直以来是她太小心翼翼,给自己太多压力反而不知道如何跟同学搞好关系,现在她放下了,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做事随性许多,竟然也聚拢了一些同学,结交了几个朋友。

这天课间她正和同学们讨论问题,钱云珊朝她们走过来,伸手递给她一只信封,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她好奇地打开来看,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简短地写着:

2015-11-20 17:23:24 来自 妈妈网轻聊Androi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