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回复958|查看21844
锁骨娘 子的收藏该话题

十年前,我妈患上一场大病,这病很稀奇,据说在怀我的时候受了惊导致的,怕光、惧狗叫唤,常年身软如泥,又说胡话,家里的人怕染上晦气,单独的把我妈移住在后院的偏房里,并且还在后院的门上吊了一把闪着光亮的大铜锁。除了奶奶每天进去送饭倒水,一般都不让家人进去的,一年到头,我只有在过年的时候随着我爸去给我妈拜个年,隔着床上乌黑的棉帐子,我连我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偶尔的时候,只能看见我妈露出帐子外的一只苍白枯瘦的手,五节手指骨头突兀,被一层皮紧绷着,像极了长了五个指头的大鹰爪。
我妈病久了,渐渐的,镇子上上了点年纪的老人就在传我妈是中了邪气,需要找高人看看,说六七十年前,我太爷爷在我家后院的井里吊死过一个年轻的尼姑,那个尼姑死后,竟然在一夜间把我太爷爷三个最喜爱的姨太都害死了,厉害的很,这件事情,当时在我们白柳镇里传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
他们说的那口井我是知道的,就在我妈房门西南前一点的位置,黑乎乎的井沿常年长满青苔。
家里人是不理会镇上这些谣言的,但是我却把这些话听在耳里记在了心里,它就像是长了百脚的蜈蚣,时不时的在我心上缠来搅去,老想着是不是真的有个尼姑死在了我家后院的井里?很怕,又非常去后院探究探究。
六月天,女娃娃的脸,天气说变就变,原来还好好挂在镇西边古樟树上的太阳,刮了几阵大风后忽然不见了踪影,大概是要下雨,现在正是农忙季节,阴了天,家里的大人急匆匆的去将屋外暴晒的稻子收回来,就把我留在了家里看家。
这正是个好机会。
我家的房子还是太爷爷那代流下来的,典型的江南三进式宅院,前设有前院,中间过了横向偏房,就是天井,随后是大厅、正房,与书房、再后是后院。后院与我们前房用围墙隔开了,墙上安了一扇估约三尺来宽的小门供人出入的,但是的的的的但开门的钥匙在奶奶这。
我搬了个凳子垫脚,却也只比围墙高了半个多点脑袋,双手扳在围墙上,使不上力气,只能探着双眼睛,看见后院疯长到有我人头来高的青

回复

坐等更新

青杂草,把那口井给遮盖住了大半。我妈的房门就算是在白天也是关住的,几条已经闭合了花朵的喇叭花藤在闷热空气的烘烤下,萎靡的吊挂在我妈房间黑乎乎的窗户上。
我又挣扎的往墙上蹭了蹭,还是上不去,却又不敢问奶奶钥匙,空气异常闷热,连院里平日戚戚切切叫个不停的蟋蟀都失了声音,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眼睛流在我的脸上,很不舒服,抬手擦,可是就这么一个抬手,眼角无意瞟到离我妈房门不远的那口井的位置,猛然发现一个光头白脸的女人正坐在破烂的井沿上盯着我看,目光歹毒!
从没见过这么歹毒的眼神!心尖惊得猛然一颤,吓得十根手指紧紧的扣在了围墙上的碎瓦上不敢动弹一丝,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坐在井沿上的光头女人看!
那女人没穿一件衣服,腰细胸圆,浑身雪白,长得还倒是好看,小嘴柳眉,可是光滑的脑袋上一丝头发也没有……。
她、她,她是不是就是那个……!我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幻觉。
“良善!——你把大门关了干嘛呢?”
屋里传来秀云姐开门进屋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所思所想,心里一慌,秀云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可就是秀云姐的这么一声喊后,井沿上忽然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光头女人。
慌忙想从凳子上爬下来,但秀云姐从屋里已经瞅见了我踩在凳子上的样子,两道漂亮的柳叶眉儿皱起来:“良善,你怎么攀起围墙来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要是被奶奶看见的话,可又要罚你不准吃饭?!”
秀云姐很生气,将我从凳子上拉下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看着秀云姐气红了的脸蛋儿,有些不敢告诉她我在院子里看见一个光头女人的事情。秀云姐她是我堂哥未过门的媳妇,她和堂哥都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经订了娃娃亲,从小都是在我家长大,今年刚满二十岁,桃腮杏眼,天生的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平时性子羞涩胆小,遇人害羞,见了蛇鼠都害怕。
“秀云姐,我就是想看看我妈,我想她了。”
秀云姐听我这么说,脸上的神情放轻松了下来,安慰性的揉了揉我的肩,叫我赶紧的回屋,今晚她给我做肉饼子吃。

2016-08-03 08:57:12来自 q.mama.cn

我搬着凳子回屋,秀云姐走在我身后,我心里总是放不下刚才在后院里看见的那个光头女人,而且越来越担心,我妈还在院子里,那个光头女人,会不会去害我妈?
“秀云姐,你有没有听镇子里人说过我们家后院那口井里有女鬼的事情?”
秀云姐身体忽然一怔,好一会才低下头来有些责怪的对我说:“良善,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件事情来,奶奶听见了又要打你屁股。”
“镇子里的人都在议论我妈,我很想知道我妈生病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一样,被邪气缠上了,所以我妈才会病这么久?。”
我缠秀云姐不停的问,秀云姐熬不过我,将我拉到她腿边:“那良善,要是我告诉你的话,你可不要怕?!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我们都在家里住了这么久了,不是也没发生什么坏事情吗?!”
我点了点头,说不怕。秀云姐这才开始告诉我说我太爷爷白清华,六七十年前,还是镇里大户人家的老爷,三十冒头的年纪,娶了三房的姨太,本来几个妻妾围在身旁已经够快活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清华竟然又看上了镇西头娘娘庙里的一个叫做施缘的尼姑,那施缘据说长的很漂亮,虽然剃光了头发,穿着素袍,可是皮肤白皙的就跟冬天里的雪一般,细腻光滑,尤为那双眼睛,温柔清静,就算是姑娘家看了她一眼都心惊肉跳的。
可虽说这施缘是尼姑,可并非正派,咱白柳镇里但凡是有男人提出与她睡觉的请求,她一律不拒绝,哪怕是对方全身长满癞子,哪怕是穷的连饭都吃不起的叫花子,她都默许。就算如此,镇子上的男人都喜欢她,从未对她有过偏见,上香敬佛,举办庙会,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殷勤隆重,而白清华为了展现他对施缘的喜欢,卖田卖商铺,花了大钱捐给寺庙重建,要施缘做他的四姨太。
可没想到的是施缘死活也不肯同意,说她一心向佛门,没有佛祖的庇佑,她就会死不超生。当时白清华是个接受了点洋味的文化人,哪还真信什么鬼神,见施缘再三推脱,二话不说派家丁将施缘绑到家里强行迎娶。结婚那天,家里的下人还看见施缘在家里的佛堂拜佛痛哭,完后把一个个

2016-08-03 08:58:02来自 q.mama.cn

云姐赶紧的拿毛巾过来替奶奶和我爸擦水。秀云姐一见着奶奶,立马对奶奶说我刚才顽皮,胸口被撞红了一道印子……。
奶奶脸色不是很好,秀云姐还没说完,立即有些不耐烦,随口对我说等会用毛巾敷一下就好了,一边说一边像是在顾忌着些什么东西一般,心神不宁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双手紧紧的握着,老望着屋外灰蒙蒙的大雨,对我爸说这雨下的可真奇怪,她昨晚是看了天气预报的,今天是大晴天。
我爸并没有接奶奶的话,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就去药房了。我爸是我们镇子里最有名的医生,治好了这么多的顽疾,却无论如何也治不好我妈,这成了他的心病,人也消沉了下去,不愿搭理人,哪怕是家人。
这暴雨下了好几个时辰,屋檐上的流水如激流飞溅,这么大的雨,还真是很少见。晚上,我是和秀云姐睡的,秀云姐洗完澡爬到床上来,浑身滑爽,凑近闻还一股子香喷喷的味道,我一边咯吱秀云姐的细腰与她嬉闹,一边问秀云姐是不是用了什么香膏,身上怎么这么香?秀云姐这会心情有些不好,也没与我闹,反倒是按住我的肩,看了我一会,脸色紧张的问我刚才是不是真的在后院的井边上看见一个光头女人?
秀云姐这会这么认真的一问,我倒是有些不敢肯定了起来,纸支支吾吾的说是吧,但是立马解释,有可能是我听了镇子里老人说的话,看走了眼。
“刚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听见后院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声音又尖又细,有点不像是婶婶(我妈)的,这么大雨,谁会来我们家院子,我怀疑、我怀疑……”
秀云姐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后面的话都说不下去,我头皮顿时发炸,秀云姐手心里全都是汗,我俩都沉默了,僵直脸,静静的听着屋外雷电巨大闪亮。
“要不我们告诉奶奶吧,这么可怕的事情。”喉咙里像是堵着一团棉,低哑着声音对秀云姐说。
秀云姐赶紧的点头,穿上衣服和我一起去找奶奶。
奶奶还在客厅里和我爸用碾子磨药草,秀云姐将她刚才听见院子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的事情告诉了奶奶,哪想到奶奶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说什么也不信,倒是还训斥了秀云姐一顿,说这么

2016-08-03 09:00:54来自 q.mama.cn

大的人了,怎么也和我一个小孩子一样相信自己家里有鬼?
“秀云姐说的是真的,我也看见了,就在下午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光头女人坐在我们后院的井沿上。”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站在秀云姐面前将刚才我攀爬围墙的事情全部抖露了出来。
这些话,恍若是爆发的山洪冲毁堤坝,奶奶愣了会神,瞬间就抄起了身边的拐杖,边骂边向后院赶过去!
我爸紧接着立马跟过去!
我意识到我真是犯了什么大错,顿时有点六神无主,秀云姐也从未见过奶奶紧张成这样,握着我的手,随着我爸进了后院。
“轰隆!”一声厉雷惊响,刺眼的闪电照的院子里光亮的犹如夏日的正午,苍白惨烈,我的手牵着秀云姐温柔的手掌,借着闪电灼眼的光,只见我妈的房门大开,一具女人的尸体向外的趴在门坎上,双手举过头顶,手掌呈弯曲握合状,像是在往外爬,乌黑的一张脸上只看见浑白的眼球凸爆,犹如在死之前看见过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死状就和几十年前死的姨太一般!
我吓呆了,秀云姐也呆了,同样震惊的,还有站在我们前面的奶奶和我爸!
那个暴死在门口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妈啊!
浑身像是被无数细长的毒蛇缠的喘不过气来,死亡就犹如一个可怕的诅咒笼罩在这个院子里。奶奶向着我妈冲过去,将我妈翻了个身,“咕噜”一声响动,我妈圆圆的脑袋从脖子上滚在了雨水中,凄厉的闪电闪在我妈的脑袋上,她凸爆出来的眼球直愣愣的盯着我看,脑后一缕黑乎乎的头发随着地上的流水扭动弯曲。
“秀云,快带良善回去!”
奶奶冲着秀云姐大喊,秀云姐这会也吓坏了,愣愣的将我扯到她身边,慌慌张张的拽着我回屋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出门,整整一个晚上,秀云姐紧紧的抱着我一宿没睡。
早上天边才露出了点鱼肚白,秀云姐在奶奶的叫喊下,早早的穿戴好起床。家里已经在准备我妈的丧事了,因为我妈是暴死的,在我们这里未满六十岁死的人,都被称为短命鬼,不能进镇子,更不能进镇里的宗氏祠堂,我爸到现在还没找到棺材,我妈的尸体只能放在出镇子的马路边上,大概是昨晚下了雨,

2016-08-03 09:02:20来自 q.mama.cn

今天的天气也格外的阴沉,虽说没有太阳,但家人还是避免我妈的尸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用竹席搭了个简易的棚子,遮挡我妈的尸体,并派了秀云姐去守住尸体,防止镇里生人还有那些畜生靠近。
家里死了人,按照镇子里的习俗,是要请全镇子的人喝丧酒的,奶奶遣人去外乡运了一只几百斤的大猪回来,筹备我妈的丧酒菜。杀猪时,我鬼使神差的紧跟着几个杀猪大汉,看着他们将钩子刺进猪住嘴上一下下磨着一把尖长雪亮的刀,不知怎么的,心里异常的兴奋,无比渴望看见刀子捅进猪喉咙里时爆出来的温热新鲜的血。
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将要刺破猪皮的刀尖看,只觉的胸口发热,喉咙里干的快冒烟,咽了一口口水,眼见着刀子就要捅进去了,随着猪的惨叫,猪脖子里一道鲜红的血顺着刀子流了出来,看着这汹涌而出的热猪血,我莫名间饥肠辘辘,饿的胃里一阵翻腾,喉咙里就像是凭空鼓起了无数只嗷嗷待哺的水蛭,一条条的伸出饿的细长的身子,好想嘴对着猪脖子里的血窟窿,凶狠的吸……。
秀云姐惊慌失措的声音忽然从大门外喊了进来:“奶奶,大事不好了,婶婶、婶婶的尸体不见了!”
秀云姐的这喊声,让我浑身一震,刚才那种饥饿的感觉没有了,如噩梦惊醒!
——我妈的尸体不见了?!这可是大凶大忌啊!
奶奶原本在厨房杀鱼,一听见秀云姐的喊声,吓得手上的鱼血也顾不上擦干净了,跑到门口抓着秀云姐的手,急慌极了,问秀云姐到底怎么回事!秀云姐都吓哭了,眼睛肿的跟桃仁一般,呜咽着嗓子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奶奶狠狠的一跺脚,扯着秀云姐一起往外就奔!我见状赶紧的跟了上去,对奶奶说我也要去找我妈!
奶奶转头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我顿时会了意,气得大哭,却不敢向前一步,明明出事的人是我妈,为什么奶奶就是不准我和和我妈接近?!心里委屈又难受。







2016-08-03 09:02:48来自 q.mama.cn

为了寻找我妈的尸体,奶奶把镇子里大部分的男人都叫上了,据镇子里的人猜测说,我妈是被山上的野狗叼了去,路就在山脚下,估计是山上的野狗闻见了我妈身上散发出来的腐烂味,就趁着秀云姐上茅厕的这档,下来把尸体给拖了。
可猜测归猜测,至于到底是不是真是被山上的野狗拖了,谁心里也没个底,镇子里谁心里都慌慌的,我妈的暴死,尸体诡异失踪,让他们联想到我家后院里几十年前发生的恐怖事情。虽说几十年已经过去了,但我家后院闹鬼,这件事情,就像是一棵发了芽的小苗,在镇子里大人的心里茁壮的长成大树,又发了小苗,长在每个小孩子的心里。从我妈尸体失踪后,几乎镇子里所有的人都在排斥我家人,就连镇里开杂货店那个色老头,看见秀云姐去他这买东西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耐烦,伸手接过秀云姐递过去的钱时,也没像平时一样顺带着钱摸秀云姐那细腻的手,生怕我们会把我家的厄运带给他一样。
傍晚太阳落下山后,去寻找的我妈尸体的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他们翻遍了白柳镇方圆六七里山林村落,别说我妈的尸体,就连我妈的头发都没看见一丝。奶奶愁得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断的唉声叹气。我爸从十几里外的棺材铺里拖了副新作的棺材回来,棺材都还没有上漆,但也就这么凑合了,毕竟只要是人家一听说我妈未满六十而死的短命鬼,都不敢将给家里老人备好的棺材卖给我家,据说是会折了他们阳人的寿。可是这会,我妈的尸体还没找到,就算是有十具棺材也没用!
一家人吃完了晚饭全都坐在了大厅里,没一个人说话,气氛无比的压抑阴沉,就连顶上吊着的那盏70瓦的灯泡散发出来的昏暗灯光,现在都觉得无比刺眼,仿佛连呼吸都觉得多余。
我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外面的小孩是不会来找我玩的,我便一个人坐在灯下无聊的做着暑假作业,秀云姐偷偷的走到我身边来,小声央求我陪她去尿尿,说她一人不敢去。


2016-08-03 09:06:11来自 q.mama.cn

我本就是坐不住的,秀云姐一说,立即欣然答应。尿尿是不用去很远的茅厕的,我家尿尿用的大木桶就放在在书房后边的小隔间里,陪秀云姐过去的话,我还可以顺带从书房里拿些吃食过来。
秀云姐实在是胆小,去书房的路上紧紧的搂着我的肩,我被她勒的疼,对秀云姐说再这样勒我的话我就打电话告诉堂哥,叫他念完书后不娶她当我嫂子了。
只要我一说堂哥,秀云姐害臊起来,慌忙松开了箍着我肩的手,点着我鼻子娇骂了我一句,说以后不能老拿我堂哥压他,不然她就不对我好了。
“秀云姐,你都没见过我哥你怎么就喜欢他呢?镇子里这么多年轻哥哥都喜欢你真的一点也喜欢他们?”
“啪”的一沉闷的响声,秀云姐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疼的我龇牙咧嘴。
“良善你可不要瞎说,被外人听见了可是又要成为闲话的,再说,我见过你哥的……。”秀云姐说着又扭捏了起来。
原本还想骂秀云姐歹毒就会打我,一见秀云姐这害羞的样子,立即把这档子事情给忘到九霄云外,取笑的问秀云姐什么时候见过?听奶奶说,堂哥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在外面大城市里头住了,从来都没回来过,秀云姐该不是太想男人在梦里见过吧。
眼见着秀云姐被我气的脸红,抬起手又要打我,我机灵的躲开了,秀云姐也作罢,咬了下嘴唇,细声对我说:“前年我去奶奶房里擦桌子,看见桌上有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个大男孩,梳着整齐的头发,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站在一棵开的正艳的梨花树下,笑的可好看了,照片后面还写了祝奶奶八十大寿生日快乐呢。”
“那一定就是哥了,还是前年的事情,怎么不见你拿照片给我看呢?长这么大,我都没看过我哥呢,你真是小气”
“才不是!我以为奶奶会给你哥的照片给我,便没有多手拿那照片,哪知道奶奶她从来就没和我说过你哥寄照片回来了,后来我再去找这张照片的时候,已经被奶奶收起来了。”
“那我们去要回来吧!”我对秀云姐说。

2016-08-03 09:06:42来自 q.mama.cn

秀云姐脸上露出了点为难的神色,摇了摇头,说:“不行,我找奶奶提了这件事情,可奶奶说你哥忙着念书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寄照片回来,说是我看错了。”
奶奶虽然岁数大了,但是记性却好的很,她说没有的事情,应该就是没有,估计真是秀云姐看错了,别人家这么大的闺女都生娃了,秀云姐守着我堂哥二十年了,也难怪她会看错。
秀云姐尿尿的时候,说放尿桶的隔间里没有电灯她害怕,硬是把我拉进去和她呆一起。
我一边捂着鼻子防止尿骚味冲进我鼻子里,一边借着书房里射进来的昏暗的光看着秀云姐解着裤腰带,说秀云姐是胆小鬼,也不怕被我看光,可说着这话的时候,我仿佛听见我身后传来一声类似于女人嬉笑的声音,吓得一颤,猛的一回头,身后一片昏沉的暗光,什么都没看见。
秀云姐见我忽然往后看,吓得赶紧问我怎么了?我将头转回来,一张大白脸迅速窜进我的眼球!周围的灯光暗,我看了好久才发现是秀云姐的脸。可是看着秀云姐的脸,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脸上的皮肤似乎要比平常白,白的刺眼,猛不丁的一看,仿佛是半空中漂浮着一张女人脸,而秀云姐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似笑非笑,神态像极了我在后院看见的那个光头女人!
心里咯噔一声响,忍不住问秀云姐:“秀云姐,你的脸怎么了?脸忽然这么白?”
秀云姐倒是一脸的疑惑不解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白吗?我刚看你猛的往后看,以为你看见了什么呢,都快被你吓死了。”
我摇了下头,说什么都没看见,秀云姐放下心来,在灯下等我,我去书房里拿糖。
书房与大厅只隔着一块厚实的木板,隔音效果比较差,我和秀云姐不在听见奶奶和我爸在大厅里说话。
“娘,刚我回来的时候我看见晓娟(我妈的名字)了。”
我的手正往糖罐里伸,听见我爸忽然说他刚才看见我妈了,惊出了一声鸡皮疙瘩,我妈不是死了吗?而且尸体又失踪了,我爸是怎么看见我妈的?!
可是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奶奶竟然一点也不惊讶我爸说的话,平静的对我爸说:“晓娟和你说啥了?”

2016-08-03 09:07:07来自 q.mama.cn

我爸沉默了一会,说:晓娟没说什么,浑身湿淋淋的,跟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娘,很有可能,晓娟的尸体,就在我们后院井里!

……

良善,你快点!秀云姐在门外的灯光下等急了,喊了我一句。我赶紧的抓了一把糖跟着秀云姐回到大厅。

大厅里静悄悄的,奶奶脸色倒也没之前难看了,见我手里抓了把糖,叹了口气,叫秀云姐等我吃完了带我上床睡觉,话说着时,奶奶抬脸看了眼秀云姐,竟然和我刚才看见秀云姐的反应一样:秀云,你脸怎么变的这么白?

秀云姐低头笑了下,问奶奶是不是真的?毕竟在秀云姐这个年龄阶段的女孩子,大概都巴不得皮肤白的跟瓷娃娃一般。

奶奶又细细打量了下秀云姐,揉了揉眼睛,没看出点什么来,和我爸说了几句话,叫我们早点睡。

我三下两除二的把糖吃完,早早的滚到床上去了,秀云姐也站在床边正打算上床,就在拖鞋时,忽然愣住了,说她好渴,然后顺手拿起桌上一大壶水哗啦啦的往喉咙里灌,跟头水牛一样,一会就把一大壶的水快喝的见底了。

我觉得奇怪,问秀云姐怎么这么渴成这样?秀云姐一边往喉咙里大口大口的灌水,一边对我摆手,模模糊糊的对我说她又干又饿,好想吃东西,说着急急忙忙的丢了手里的水壶向厨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厨房里堆放猪肉和猪血,奶奶今天也没心情收拾厨房,秀云姐没拿手电筒就去厨房了,我怕她摔跤,赶紧的拿了手电筒从床上下来,跟着秀云姐的脚步声进了厨房。


2016-08-03 09:37:23来自 q.mama.cn

秀云姐进了厨房也没开灯,我手电筒往厨房里一照,刚想说秀云姐就算是再饿不开灯怎么拿吃的,可话还没出来,顺着手电筒刺眼的光束,我看见秀云姐整个脸都埋进了盛满了猩红的猪血盆子里,白皙的颈子里喉结在上下鼓动,发出一阵阵咕咚咕咚……”吞咽的声音。秀、秀云姐……我的话卡在喉咙里,像是咽了根鱼刺,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手电筒里射出来的惨白亮光刺在秀云姐的身上,看着秀云姐被血黏的腻呼呼的头发,我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奶奶闻声赶来,当她看见趴在猪血盆子边沿的秀云姐,急的赶紧的用拐杖狠狠的在秀云姐的背上敲了一大棍子,一把顺着秀云姐乌黑的秀发伸手一抓,将秀运姐整张脸从血盆子里拔了起来!

秀云姐脱离了血盆,喉咙里发出一阵尖利的怪叫,发疯了一般,扯着被奶奶抓住头发的脑袋向着血盆的方向不要命的钻,嘴巴张大的快要裂开,那架势是不把血盆子里的血喝完誓不罢休!奶奶被秀云姐扯的左摇右晃,毕竟这么大年纪了,没秀云姐这么大的力气,慌忙叫我去抓一把灶头灰来蒙在秀云姐的嘴里。

这会我哪敢怠慢,飞快的的跑到做饭的灶台前,按着奶奶说的对着灶老爷磕了个头,赶紧从炉灶里抓了一把灶灰,奶奶见机用力的将秀云姐那张血漆漆的脸向我扳转过来,我迅速伸手将手心里的灶灰一股脑往秀云姐嘴巴里一塞。顿时,秀云姐不动了,往上翻的眼珠子慢慢的掉下来,俯视着盯着我看,眼神歹毒怨恨。

奶奶趁着秀云姐这会不能动,对我说大厅的香炉底下有张黑色的灵符,叫我赶紧的拿给她。

我被秀云姐这样吓的脑袋发懵,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赶紧的跑去大厅,从案桌上的香炉底下摸到一张冰凉的黑色薄纸,纸上画着一些金色的图案,我看不懂是什么,也没心思看,赶紧的将符纸拿到厨房交给了奶奶。

2016-08-03 09:39:19来自 q.mama.cn

奶奶一手接过这符纸,一边口里碎碎的念叨着什么:五位神灵显通灵,吾儿体弱招恶鬼,五神镇宅保安宁……。后面的听不清楚了。我们这里每户人家度有供神,普通人家供的都是福禄寿三星,我家大厅里也还悬挂着三星的画像呢,我还很好奇我家大厅供的仙家画也是福禄寿三星,可奶奶说的五神镇宅这五神又是谁?

我没猜出来五神是哪路神仙,只知道奶奶念完之后,将黑色的符纸揉成一个小团,从秀云姐的一个鼻孔里塞了进去,眨眼间,一股子黑气从秀云姐的另外一个鼻孔里飘出来,奶奶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一边按住胸口喘气的我,问我怕不怕?

我摇了摇头,但立马,又点了点头,看着已经缓过来了些的奶奶,问她说:奶奶,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奶奶似乎已经料到我会问她这个问题,并没有像平时一般大声的呵斥我,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语气沉稳下来:良善,你要记得,不管你在什么时候,不管你在哪里,你一定要做个善良的人,你的名字,是你爷爷和你伯父家搬走前帮你取的,说不管你爸生男生女,出生后都叫良善,希望你是个善良的人、一生平安幸福。

是不是只要我以后善良,就不怕那些鬼了?她们就不会来伤害我们了是吗奶奶?我问奶奶。

奶奶点了下头,这几天难得笑了一次,老人的肉松弛下坠,笑眯的眼珠子都看不见,而我得到奶奶的肯定后,心里有东西在迅速的膨胀,像是有道阳光,把我照的通体温暖发亮。

大概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奶奶觉的有些事情已经可以对我说了,于是叫我名字:良善,你知道吗,你爸晚上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妈被困在后院的井里了。——是我对不起你们。

对不起我们?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奶奶。

奶奶搬了个椅子坐下来,叫我到她的膝盖边坐着:你有没有听过锁骨娘子的故事?

锁骨娘子是什么我哪知道?看了电视我也只知道有白娘子啊,讲的是被西湖雷锋塔里压着的那只蛇妖,在人间渡劫爱上许仙,才招来这灾祸的。我摇摇头,对奶奶说不知道。

2016-08-03 09:39:51来自 q.mama.cn
访问手机版: 锁骨娘 子的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同预产期
2019年
 12月
2020年
1月 2月 3月4月5月
同龄宝宝
2020年
1月  2月  3月 4月
2019年
1月2月3月4月 5月 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 12月
2018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孕4-7月圈 孕8-10月圈 生男生女 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 宝宝常见病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 娱乐八卦圈 我爱厨房圈 剁手晒物圈 家居装修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