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简介:孤儿,心脏病,悲催的男屌丝,这些倒霉的设定跟了我足足二十九年,平常也就做做娶媳妇儿的梦,谁知道眼睛一闭一睁竟鸡飞蛋打成别人小媳妇儿了! 意外回到八零年代,且看小爷我如何带着这具身体向时代看齐,翻(gou)云(xue)覆(man)雨(tian)! 我是肖鑫,一朝醒来,变身女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跟小哥走…还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回复
2017-01-27 23:25:52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第1章 我兄弟哪?!!

A -A 发布时间:2016-12-13 13:04 字数:2339
当我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张被抓的都是红条的脸时,我懵了。
“这小娘们儿……”
脆音儿从嗓子里一出,我更是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麻花辫,大眼睛,再配合我此刻懵逼的神情,妥妥的就是一受到惊吓的无助少女!
真他娘的我见犹怜啊!
要是往常,我在街上看到这么个素颜养眼的肯定就恬不知耻的凑上去了,美女,加个微信啊……
可我绝对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个被泡的!
老天爷,您老就算是可怜我肖鑫没车没房没妹子,想给个福利让我做个春梦解解馋也不能这么搞我吧,小爷我绝对是个24K纯爷们啊!
怎么眼睛一闭一睁就成了个小娘们儿了,你不厚道啊你!
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我意识到自己是坐在地上的,起身,右胸的位置居然有朵红色的花儿,上面还有两个黑色钢笔水写出来的字,“新,新娘?!”
我声调都变了,镜子里的我眼睛瞪得很大,“搞什么啊……”
没等说完就有些惊悚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灰卡其的面料,单排扣,西服领,朴素的让我一时都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汇,介衣服有点像风靡几个时代的无产阶级列宁装,又有点往七十年末后期的军便服上靠拢,难不成这衣服样式就是六十年代和小苏分手后的产物?
我有些抓狂,关键你是啥产物都不应该出现在我身上吧!哥们就是心绞痛一下怎么就做梦变性了,还成了年代剧中的女主新娘?擦!没入洞房吧!
手胡乱的在自己身上摸着,直到碰到胸口,软绵的触感让我慢慢的,慢慢的睁大了眼,嘴巴‘喔’~的张起,很猥琐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没,内,衣!

2017-01-27 23:26:30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手感还不错,想不到我肖鑫头回摸的居然是……我擦!!”
一不小心劲儿使大了,痛的我登时就弯下了腰,幕地,我惊恐的抬脸,“这不是梦!!”
手继续在脸上试验,疼的嘴里嘶嘶个不停,直到我掐不下去,不是我怜香惜玉,而是太他娘的疼了!
逼着自己冷静,迅速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屋子打从我纳闷儿自己怎么变成个女的开始就一个人都没有,墙上贴着大红的喜字,棚顶装饰着粉绿色的拉花,白墙的下半截还刷的蓝色油漆,匪夷的看着,大概只有八九十年代的屋子习惯这么刷墙吧。
我疯了一般开始在屋子里横冲直撞,不,了解情况!
眼下应该是个小客厅,除了俩单人沙发,一个楠木的茶几,墙角还有一斗柜,缝纫机,再就剩我身旁的大衣柜了。
等等,缝纫机?!新的锃亮,走过去仔细打量,机身上还盖了红色的喜字,蜜蜂牌,七八十年代稀罕物啊!
简短的做个自我介绍,在我还没到这解释不清的环境里时我就是一养老院打杂的穷屌丝,缝纫机我们养老院的大娘给我念叨过,在七八十年代算是半奢侈品了,跟现在结婚娶媳妇儿家里必须标配双开门的冰箱差不多的地位。
正琢磨着,又在斗柜上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电器,几步上前,“单卡收录机?还是红灯牌的!”
这东西我听养老院的林大爷念叨过,青岛产,在七八十年代绝对的高档货,他当时就是因为没买着对象才告吹的,同等大牌的还有什么燕舞,牡丹之类,想不到我居然能在这看到!
各种稀奇的摆弄了一阵,感觉越来越不对,尤其是这收录机,市面销售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也就是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后电器的更新换代堪称飞速,光收录机就是双卡会很快淘汰单卡,没出两三年这青岛的厂家就开始停产收录机改生产电视了。

2017-01-27 23:39:21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与此同时,还有一堆外国的电子品牌涌出竞争,例如后来被收购的三洋,东芝……
心里有些唏嘘,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这些崭新新的电器,即便亮的晃眼,还是透着一股子沉甸而又蓄势待发的年代气息。
放眼地面,水泥地上乱糟糟的,有几颗被踩烂的苹果还有花生瓜子,这分明是个战场,不,我挠着下巴分析,皮肤过分光滑的触感真是怪怪的,这更像是个被祸祸完的新房!
深吸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花确定,新娘,我是新娘,也就是说,“这是我的新房?!!!”
喉咙里尖利脆生的女声让我崩溃,“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触到了自己的逆鳞,随即又窜进了两个卧室,翻箱倒柜间我的手指头还被抽屉夹了几下,疼的我各种骂娘!
抬眼,我在翻出一本红灿灿的结婚证的同时目光忽的在墙上的日历牌上定格,几步走到日历牌前,黑色的大号字不停的刺激我的视网膜神经——
“一九八零年,十月九号??”
脸上的肌肉抽搐,我哆嗦着,翻开手里的结婚证,上面有张黑白的男女合照,本着同性相斥原则,直接屏蔽男的,我死盯着那个女人,“这是……我?”
不是,不是我,是镜子里那脸被挠出红道子的小姑娘!
仔细看向上面的字,还是习惯忽略男的,只看女人信息,“姓名,金多瑜,性别,女……自愿结婚,经审查符合婚姻法关于婚姻的规定,发给此证,日期,一九八零年十月七日。”
十月七日不就是日历上的昨天?
紧皱着眉,我看着黑白照片上的女人,“金多瑜,金多瑜?”
脑子里有些混乱,我拿着那结婚证再次奔到大衣柜的镜子前,对对照片,看看自己,越看心里越凉,哪怕这结婚证的黑白合照上小姑娘的脸发木到呆滞,但也可以确定和我这皮囊是一个人,倒霉催的,谁在玩我!
金多瑜……金多瑜……

2017-01-27 23:39:45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她是谁啊!
我指着镜子却不知道要骂谁,“你,你……”
‘你’了半天我把结婚证‘啪叽’往地上一摔,“他妈的穿越都有个提前量吧,闲的没事儿和我玩什么太子妃升职记!我肖鑫就一悲催的孤儿,什么先天性心脏病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不知道父母是谁就算了,截止到2015年,老子过了二十九年的‘双十一’啊!”
越说我心里越憋屈,绝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啪啪两声跟耳光一样让我越发的清醒,想着自己刚才像个炸了毛的鸡一般在屋子里折腾,不,‘鸡’这个字眼太难听,那,炸了毛的‘鸭?!’
更想抡自己一炮,肖鑫,你要是搞不清楚发生了啥事儿你他么连个鸭的揍性都没有了!
身体忽的一僵,我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木木的,将手伸到裤腰里侧,颤巍巍的,一路滑行向下,向下……
空气中有冷风嗖嗖而过——
我血液里所有的细胞却都在掌心那空无一物的不适中呈现万马奔腾之姿直冲上脑,“啊!!!”
兄弟啊!
我那相濡以沫二十九年的小兄弟哪!!

2017-01-27 23:40:06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第2章 神呐!

A -A 发布时间:2016-12-13 13:04 字数:2174
镜子里那少女的五官惊恐而又狰狞,委屈复杂的就像是一觉醒来让人意外阉割!
不是像,就是!!
连续几拳砸向大衣柜门,呼哧出几十口颤抖的粗气后我看着有些渗血的小白指节嘴角居然诡异的上扬,“肖鑫,淡定,淡定,这肯定是幻觉,呵呵,呵呵,来,闭上眼小爷就能回去了,闭眼……”
我站到镜子前闭眼,此刻只想祈祷列祖列宗别玩我了,想想更是可悲,我连自己列祖列宗是谁都不造!
脚下‘咚咚咚’的跺地,我如个神棍般三个手指冲天,跺的自己腿都麻了才随意对着一个方向一指,“回去!!”
蓦然睁眼,答案很明显,我既没有眩晕,又没有感觉到超自然现象的发生,身体依旧处于这个地面乱遭的客厅……
自然不服,我继续闭眼,跺脚,无师自通的认为这是个回去的渠道,穷折腾的劲头甚至有些可笑,但我心里却满是惶恐,就像是莫名被扔到了外太空,没人告诉我为什么扔你过去,你能做什么,肖鑫怎么就成了金多瑜!
“回!!”
再睁眼,我甚至还蹦了一下,手指胡乱的指向了地面,空气很安静,只有我自己闹出来的声音,定定的,我看着指向的东西,那个被我摔地上后散落打开的结婚证——
脑子里忽然有画面涌进,记忆样的东西,我直直的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兀的睁大双眼,“金,金大娘?”
是她!?
我想起自己的为何会发的心绞痛,就是因为这个金大娘,她在我们养老院住了三年,无儿无女,身无分文,说句难听的,她算是我捡回来的。
当初我去帮后厨采买,骑着电动车一出养老院大门就看她在掏垃圾桶的里的东西吃,那头发鸟窝一样在脑袋上粘连,周身全是苍蝇,臭就算了,脸还其丑无比,大概经历过烧烫伤,各种增生的瘢痕,看着可怜而又让人不太敢靠近。
虽然谁都说我肖鑫爱耍贫嘴不靠谱,但我常年和老人打交道,真就见不得岁数大了还没个着落的,心酸。

2017-01-27 23:40:32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她对我说饿,我心一软,就给带回去了,本想给她吃顿饭塞点钱就送走谁知道她就赖上我了。
养老院里的大爷大妈都打趣我给自己找了个妈,我一合计,算了,反正我就是个孤儿,在养老院一个月两千五的工资拿出五百给她也没啥,就这么的,一养就三年,最初她交流还没问题,但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后来就老年痴呆了,每天就给我织毛衣,告诉我那叫啥阿尔巴尼亚针,还爱念叨她年轻时候的事儿,结婚啊,本来嫁的特别好,虽是父母之命,但对方是一威风凛凛的军医……
“军医?!”
想到这,我赶忙去了另一个改成书房的小卧室,在墙上,看到了挂着的白大褂以及一件绿色的军装外套!
八零年,还是六五式绿军服,三片红,‘啪!’的拍头,对上了。
绷着脑袋想,她说结婚当天她就和人打了一架,被挠的脸都花了,再看镜子里的那张脸,‘啪!’的再拍脑袋,又对上了!
继续想,她说她窝囊了一辈子,唯一爆发的那天就是结婚,还是邻居新认识的朋友黄兰香给她出的主意,说是这样,她就不会在受欺负了。
正合计着,外面的门被人粗鲁的拉开,随后就是凌乱的脚步声起,进来了一个系着绿色围巾穿着土黄色对襟外套的女人,她也算是我莫名到这后见到的第一个活人。
“妹子啊!你没事儿吧!都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给你出这主意啊!你放心,那个女的绝对是装的,她就是装晕!霍医生肯定能看出来!”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容黝黑的瘦弱女人,有些不可思议的叫出她的名字,“黄,兰,香?”
“你咋的啦!”
她脸也被挠出个道子,站在我身前就仔细的看我,“妹子,是吓到了吧,我也没合计那个女的还会找来帮手,太猛了,有人拦着咱俩都没打过,给你挠坏了吧!”
我心里有数了,她虽然没答应,但显然认可自己的名字,只是觉得我有些不太正常,头瞬间就疼了,脑海里全是金大娘这身体里给我灌输的记忆,她怎么窝囊,离婚,最后毁容,流浪街头……
不断地消化,最后就是她去世时的场景,她用力的抓住我的手,眼睛睁的大大的,

2017-01-27 23:41:00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肖啊,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抓的我是真疼啊,我本身就有心脏病,不能激动,忍着疼还控制着情绪安慰她瞑目,“金大娘,您放心的走吧!后面的事儿都交给我!”
“肖啊,我这辈子憋屈啊,一手好牌都打烂了啊,打烂了……”
我合计这就是人要走了说胡话,看着她闭不上的眼就安抚着,“我帮你打,你放心吧!这手牌我给你打!打好了!!”
“你答应我,答应我……”
她的指甲几乎抠到了我的肉里,我大力的点头“我答应!”
随后,心口就一阵绞痛,我这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嘴里塞硝酸甘油呢,再睁眼,就变成这个场景了——
黄兰香还在我身后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我却发懵的走到镜子前,先轻打了自己嘴唇一下,让你嘴欠儿,这是落口舌了,所以……
我这就是来给金大娘还愿的?
镜子里的姑娘表情先是无语,随后这嘴角便自嘲的翘了翘,是哪位神仙办事效率这么高,我答应了一句话就给我弄来了?可这主机和驱动程序也不他娘的匹配啊!
心闹得厉害,黄兰香说什么我一句没听,转身,几步走到窗台前,‘哗’的一下拉开窗帘,外面很黑,只有零星的灯光,想起我在养老院的单身宿舍时望出去的繁华夜景,这里有些太过安静了。
打开窗户,夜风很真实的吹到我的脸上,很自然的就闻到了一股泥土清冽的味道,隐约的,还有号角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儿?”
黄兰香以为我被打傻了,咽了下口水应道,“里面部队的熄灯号啊!金妹子,你要不要去咱这医院看看啊,或者是等霍医生回来让他给看看,是不是头真的出毛病了。”
“熄灯号……”
我呢喃着,嘴里发出一记笑音,“我肖鑫,居然穿越了,还是买一赠一,穿越加重生……1980,改革开放,遍地黄金啊!!”
喊了一声,我却又很想哭,神呐,我真不想变成个娘们儿啊!!

2017-01-27 23:41:34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第3章 小爷我不打女人

A -A 发布时间:2016-12-13 13:04 字数:2970
半推半搡的送黄兰香出门,当务之急是我必须得把金大娘给我脑子里灌的东西缕顺了!
黄兰香走的有些不情愿,因为她一口咬定我是被人挠的精神不正常了!
我没时间解释,锁上房门自己就对着灯泡发呆,整整一晚,彻夜未眠。
首先,我弄顺了这个金大娘的故事,也就是现在的我,金多瑜。
她算是替她姐嫁给这个军医的,至于这个军医的大名,我又看了一眼结婚证才知道,霍毅。
这俩人在婚前还真一面都没见过,完全不认识,算起来这个出身农村的金多瑜压根儿没那命嫁给一个军医,按照八八年的军衔体制推断就是少校,专业技术正营级。
这哥们儿能在二十七岁就爬到这级别还是挺让我诧异的,不过一想想年代的特殊性以及这哥们的出身也算是能揣测出一二。
月老就是这金多瑜的爹,她爹最早是霍毅父亲手下的一个兵,很‘点正’的在战场上救了霍团长的命,或许用‘点正’不太合适,记忆告诉我金大娘和我聊过这些,当时她那是满脸自豪啊……
总之,这就把当时的霍团长感动了,说,老金啊,回去以后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金大娘他爹浑身弹片的痛哭流涕道,有团长这话,我老金此生无憾啊!
日后待老金复员回家自然就落了一身病根儿,可当兵的有骨气啊,他一直没麻烦过这个已经高升成军区参谋长的老首长,等自己要不行了,才给这个霍首长发了电报,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老金头不?
霍首长一看,能忘了吗,那可是为我挡过枪子儿的啊,自己虽说身体也不好,但还是执意驱车去了这老金家,进门一见满目落魄,不禁泪如雨下,“老金啊,苦了你啊。”
老金头呼扇着最后一口气还在说,“我就是放心不下我的儿女啊。”

2017-01-27 23:42:21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霍首长当即拍了胸口,“我大儿子还未婚配!娶你女儿进门,绝不亏待!”
老金这才心满意足的咽了气——
算起来,这金大娘上头还有个姐姐,本来这馅饼是砸她头上的,她年纪也和这个霍毅相当,才差五岁,可这大姐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跑了!
于是,就窝窝囊囊的才十九金大娘替着姐姐来了市里,没错,十九,我一29的男青年现在就成了这19的黄毛丫头了!
一到地方,金多瑜真是两眼一抹黑,有勤务兵带她到了作战部队的附属医院家属楼,告诉她,“霍军医随部队驻训拉练未归,你在这里等他就好,有需要就叫我。”
金大娘惊惊惧惧的自己待了十多天,没等来这个霍军医倒是见到了一个上门的女人,白白净净,一进门就对着金大娘哭,哭着说自己多爱霍军医,多不容易,求金多瑜不要拆散他们。
金多瑜哪里见过这个,说自己也没见过这个霍军医,是她娘和她说来这做官太太的,这十多天连他屋都没敢进,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女人就说没见过你还不赶紧走,霍军医脾气爆全野战部队都知名,你这满身的旧社会习气再说个他不爱听的不得天天揍你?
金大娘吓得呦,收拾着自己的小包裹就吵着要回家,结果刚一下楼,就和这霍毅狭路相逢了!
敲了敲自己的头,这事儿金大娘得老年痴呆后好像也跟我念叨过,“肖啊,你都不知道那是多好看的男人,就跟那戏文里说的似得,眼如寒星眉如剑,白袍小将赛罗成……”
用当今的话讲,金多瑜一见钟情了。
金大娘是老实,不傻,想到是那个女人诳她,这就咬死了不走,结婚。
但霍毅忙啊,对她不冷不热还经常抓不到影子,这女人就隔三差五来烦她,对门的黄兰香因和金大娘的情形差不多,也是父母安排嫁过来的,外加也是农村的,俩人就在短暂的时间里发展出了闺蜜情,金大娘看那女人老来就心里憋闷,朝黄兰香吐苦水,黄兰香就给出了个主意,说是再来你就揍她!你明媒正娶的还怕她?
所以……
具体的过程呢,就是结婚当晚,这个女人就带着个姐妹上门道贺来了,金大娘一见她就满胸口都是窝囊气,

2017-01-27 23:42:45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上去就推搡说你来干啥!!
那女人没说我来咋滴!‘嗝’~的一声,玩了个绝的,晕了!
可她带来的那个姐妹生猛啊,这通给金大娘挠啊,别说,黄兰香很讲究,也上了,但俩人愣是没打过人那姐们儿,最后闹哄哄的一屋子人都送这晕倒的去了医院,黄兰香担心出事儿也跟着去看,然后,金大娘就独守空房的瘫坐在地了。
没错,就是我刚穿过来时的窘样。
挠了挠头,脑子里接收的东西总有些模糊,就像是看了一场快进电影,细节上很不清晰,大概的结果就是这事儿后来惊动了养病的霍首长,人跟我一样是心脏病,被金大娘气的当时连心脏搭桥都来不及做了,‘噶’一下就过去了。
想想如此仓促的形式婚姻,能有好结果吗?
金大娘后来灰溜溜的回村还被便宜处理给了一老光棍,三天两头挨揍,有次一头栽倒了火盆里,半张脸烫熟了,于是这老光棍也不要她了,到城里打工人家还嫌她难看,末了就只能靠着捡垃圾流浪度日,直到,被我捡回去。
我叹口气,这基本上就是金大娘悲催而又短暂的一生。
想了一夜的脑袋木的厉害,清晨起床号吹起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总觉得这还是一场梦,抑或者,是宇宙中那个解释不清的虫洞搭错了时空,醒了,我就还是那个嘻嘻哈哈的肖鑫了。
‘咚咚咚!~咚咚咚!!’
睁眼时我还以为是地震了,从床上一跃而起后脑子还有些发懵,窗外的阳光刺眼,我缓了几秒低头就看到了胸口急促起伏的弧线,嘴里喝出一口长气,事实上,当我看到窗户的那一刻我就明白,这不是我的单身宿舍,而是这个金多瑜的新房,所有的……都是真实发生的。
砸门声还在继续,一同响起的还有个粗糙尖锐的女声,“开门!开门!!”
我怔怔的,嘴里却发出一声傻笑,我是被吓醒的,心口居然不疼了?!
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我虽极其排斥甚至匪夷自己会变成女人,但按照我自己的身体来说,掌心附到自己的心口,我不需要在随时随时吃药,能随意的跑来跳去了,这就是最大的收获吧。
‘咚咚咚~~!咚咚咚~!!’

2017-01-27 23:44:25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这门真是要被砸坏了,我穿上那双拉带的黑布鞋,心里还忍不住嫌弃了一把,小腹有些酸胀,走到客厅我思考两秒钟便决定先开门,不然这门就要被外面的女人给拍爆了!
忍着尿意去开门,锁刚扭开我就被眼前的一睹冲进来的肉墙震慑的差点失禁!
你妈!
看着眼前这人高马大至少得有两百斤的铁姑娘我吓得脚下连退了五六步!
“你是……”
话一出口,我脑子里模糊的记忆就开始生出细节,张大嘴,这就是昨晚那以一己之力在众人围挡之下还能横挠我和黄兰香俩人的那狠人姐们!
这长相让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九品芝麻官里的烈火奶奶,培养了鸡中之霸的牛叉老鸨子!
果然,够生猛!
“金多瑜,你打完人怎么还能在家睡的着!啊?!”
她一进来就是气势汹汹,胸口撑得黑色翻领衣都要爆开了!
妥妥的一女版猛张飞赛李逵啊!
“我……”
调节了一下情绪,秉持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
额,在怎么重口也还是女人,拿出了一丢丢的绅士风度,我脚下一边被她逼着后退一边酝酿着措辞开口,“这位女壮士,不是,女汉子,女同志!你先别激动……”
“你还装什么蒜!昨晚仗着霍医生在动手那精神头呢!”
她咬着牙就扯住我此刻跟她对比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小细胳膊,横眉立眼的瞪着我,“现在马上去医院给雪菲道歉!别以为有霍医生给你撑腰这事儿就能算了!!”
雪菲?
哦,就内后来自己先晕的啊!
先且别说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就算是昨个的金多瑜吧,那也是她被挠了,看看我这脸!!
用力的甩开烈火小奶奶拉扯我胳膊的肥手,情绪实在是控制不住了,“你丫有病吧你!”
掐的我这个疼!
先整理了一下被她扯皱的衣服,脑子里‘叮’~了一声,去道歉?
记起来了,金多瑜是去了,这就是导致那霍首长彻底拜拜的诱因,有坑等着我跳呢!
她像是被我的态度弄的怔住了,比我高出半头的大马脸很诧异的看着我,“你,你骂我什么?”
提了口气,我抬手指向她的鼻尖,“我告诉你啊,小爷我不打女人,滚!”

2017-01-27 23:44:49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第4章 什么打法?

A -A 发布时间:2016-12-14 13:30 字数:2857
一声下去,我从她眼里明显捕捉到了一丝名为疑惑加怯意的东西,提了提气,我继续用眼神镇压,怜香惜玉你也得看分谁吧,就这梁山好汉的长相的我真是闭眼都吃不下!
本以为她能识相的马上离开好让我安静的当个美男子先把厕所上完,哥们这还得消化脑子里存储的信息量呢,谁知道她迟疑了几秒就怒了,腮帮子上的肥肉一紧,“你吓唬我啊!敢让我滚!?你才应该滚回农村!像你这种土包子配的上霍医生吗!”
我呵了一声,小爷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你别逼我动……哎,哎哎!!”
这娘们是真猛啊,没等我说完她就先上手了,扯着我这两根累赘的辫子就往她怀里薅,“动手!你动啊!我看现在谁还能帮你!不去给雪菲道歉这事儿没完!!”
我打过架,但没碰过女人,更别说这种近身肉搏,她真是扯着我就往她自己怀里搂啊,抛除头发被撕扯的痛感,我这脸,是左一下,右一下的被这女人闷到她那俩要爆炸的弹力球上——
这什么打法咱先不谈,疼不疼我他妈都忘了,对于一个偶尔会打开自己的私盘欣赏某国女艺术家们动作表演的男屌丝,这福利也太来势汹汹了!
“你先松开!松开!!”
我被这俩松糕闷得几乎都要背气儿,身上的红细胞草泥马般呼啸着直冲天灵,打可以,你玩什么胸咚,这不是考验哥们意志力么!
“松开?我就得好好收拾收拾你这农村泼妇!能的你,还敢动雪菲!你知不知道雪菲她爸是谁!!”

2017-01-27 23:46:34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她还来劲儿了,闷得我真是头昏眼花的,只觉得脸上软啊,各种软啊,心脏是砰砰的跳啊!
为了捍卫住自己的尊严只能各种不甘的‘挣扎’,两腿凌乱的动着,脚上和她绊住,我一个发力,她身体一个摇晃,‘刺溜’一声,随后就是她的惊叫声起,“啊!”
我这双眼可算是重见了天日,一两秒的功夫我看到了地上被她踩到的苹果,一口长气还没喘出,腾空后仰的铁姑娘就伸出手一把拽住了我的肩膀衣服,本能的想要让我稳住她,“哎!!”
这不是闹吗,她这体格我能扯住她?!!
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她力道带着一头栽了下去……
‘砰’!的一记重响后,窗户玻璃都震颤的发出嗡嗡的回声,地没塌都得说是屋子质量好,这他妈堪称六级强震啊!
“呃……”
后仰摔倒在地的小烈火嘴里开始哼哼,那疼痛一想便知,腰没摔断我算她点幸,可都到这步了她还用力的扯着我的衣服,我这半个身子压到她身上就算了,关键是这脸,更是不偏不倚,结结实实的再次闷到了她的腰腹以上,脖颈以下,忽略她的长相,这位置,还真是暖暖的,很贴心……
苍天作证!真不是我故意的!
“妈呀!!”
门口忽然传出女人尖叫声,没抬头也知道,是黄兰香,“马铁红!你没完了是吧!!”
谁,她叫马铁红?
人如其名啊!
我想抬头,奈何这小烈火就是不撒手!
别介啊奶奶,哥们饿了二十九年了,别一下让我撑到成么!
“松开!!”

2017-01-27 23:47:03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脚步声近了,肩膀上的手终于被人扯开,“金妹子,你没事儿吧!”
我半伏在这小烈火身上,胳膊无力的抬起冲着黄兰香的方向晃了晃,“没事……”
就是有点热——
别的不敢说,这小马自己仰摔的一瞬间还真是很有‘奉献精神’得当了我的人肉床垫。
“她怎么你了!她把你按地上打了啊,欺负我们农村人到这步了,我和她单挑!”
这情形,像吗?
但我实在是没心情去解释,就听着这黄兰香说的自己义愤填膺,‘嘎达’一记声响,眼尾瞄到黄兰香放到地上的铝饭盒,心里算是明白了,我就说这马铁红怎么跟我肉搏这么长时间都没人过来凑热闹,合着她也是掐着大家去吃饭的点来找我茬儿的!
“来,马铁红,你别欺负金妹子老实,今天有帐咱就一起算了,我看你……”
“还在胡闹!!”
就在黄兰香撸胳膊挽袖子的时候,门口又传出男声怒喝,“当这是什么地方!!”
“林主任……”
黄兰香的声音当时就没了底气,“不是我们胡闹啊,是这个马铁红,她仗着自己是城里人就欺负人嘛,你看给金妹子打的,半天都没起来。”
林主任?
我终于弄明白接收的金大娘记忆为什么有的会模糊了,脑子里就像是被金大娘忽然塞进了一本书,我囫囵吞枣的只扫了一眼目录,得看到这个人,才能翻开这个章节认真阅读,这个林主任,就是院政治部主任,有印象了,之前还给金多瑜证婚来着。
“小金?”
垂眼看到了身前站定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发生什么事了。”
我颤巍巍的抬起脸,红细胞顶的脸还在发胀,缓了好半天大脑仍旧有些缺氧,“没……”
“啊!”
没等说完,黄兰香就惊悚的指着我,“金,金……好多血啊!!”
四十多岁满脸严肃的林主任也怔住了,“小金你这……”
“啊?”
我望着他们惊诧的眼神摸向自己早已热痒的鼻子,用手一擦,掌心猩红,“这……这是……”
脸呼呼的像是着了火,看了一眼还在那躺着哼哼的马铁红,心里悲愤的分分钟要哭,肖鑫啊,此等肥腻,你、你、你……出息!

2017-01-27 23:47:29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难孕难育圈 生男生女圈
同预产期
2014年
12月
2015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同龄宝宝
2014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2013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孕产育儿
怀孕妈妈圈 婴幼育儿圈 待产包讨论 母乳喂养圈 坐月子圈 宝宝取名圈 早教幼教圈 大宝宝圈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 情感婚姻圈 谈天说地圈 我爱厨房圈 职场女性圈  环游世界圈 我败我秀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