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火山岩浆般的温度似乎要将她的身体烧干,唯一能解救她的,只有眼前的男人……

    她紧紧攀着大理石般沁凉的肌肤,求生的本能最终让她放弃了抵抗……

    疼痛伴随着快感一点点的升腾,犹如烟火不停歇的爆炸在她的脑海中,令她犹如置身于炽热火海中的孤舟……

    载浮载沉却难以自拔——

    “嗨,快醒醒……这里冷气足,别睡感冒了——”

    肩膀上的压力让宁夕骤然醒了过来,双眼迷惘的对上面前护士关切的眸子,顿时心虚得小脸爆红,无地自容的避开了眼神。

    该死,已经过去好久了,那晚醉酒之后,她跟苏衍混乱的一夜还时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

    亏得她醉得不省人事,对那晚没什么记忆,要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衍哥哥。

    护士看她清醒过来,将手里的单子交给她:“你的孕检报告忘记拿了,张医生让你下周再过来一趟!”

    宁夕接过报告,甜甜一笑,将单子小心的放进自己的包包里。

    苏衍在国外考察,今天就要回来了,宁夕想着晚上的见面,不由就紧张了起来。

    因为苏衍所在的地方太闭塞,所以直到孩子七个多月了她才终于联系上他。

    想起苏衍知道她怀孕时的震惊,宁夕有点紧张。

    难道是因为孕期会格外敏感?宁夕总觉得苏衍并不像自己这样开心。

    医生安慰她说,男人在有第一个孩子时,心态一时难以扭转,都这样!

    可……总不能结婚这样的事情,也由她主动开口吧?

    从医院出来,烈日当空。

    宁夕吃力的扶着腰,正要招手拦出租车,突然一辆红得刺眼的小跑向她冲了过来。

    宁夕心下一噤,往后连退好几步。

    只听得一声刺耳的油门声,红色小跑擦着她的衣角而过,戛然停住。

回复
相关标签: 大理石
2017-02-08 14:40:56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宁夕吓得心跳都快停了,堪堪站稳,便见甩着大波浪卷发,穿着贴身红裙,曲线毕露的宁雪落从车上下来。

    “宁雪落,你疯了?”

    宁雪落看着她,笑得别有深意,抱着手臂,踏着猫步,走得摇曳生姿,直站在宁夕面前,才仗着高跟鞋的优势,骄傲地俯视着大腹便便的宁夕:“怎么?怕我撞死你肚子里的野种?”

    宁夕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她:“宁雪落,你别太过分了!”

    即便知道宁雪落一直跟她不对付,宁夕也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

    “我过分!我说你才过分!喝醉酒跟个野男人乱搞,怀了孩子,就想让苏衍喜当爹,啧啧……宁夕你要不要脸!”

    宁夕一怔,“你胡说什么?”

    “呦,你该不会真的相信那晚跟你睡的人,是苏衍吧?”宁雪落笑得前俯后仰:“口口声声说跟苏衍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连他的身材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宁夕越听脸色越苍白,站在烈日之下,竟浑身冰冷。

    没错,那晚的男人……

    她只当……苏衍成年之后,兴许比自己想象中健壮了一些。

    如今被宁雪落恶意提醒,才忽然想起,除了体格之外,那夜的人似乎确实有太多地方与苏衍不同……

2017-02-08 14:41:20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实话跟你说吧!那晚你喝了我加料的酒,别提多欲求不满,我好心找了两个壮汉给你,谁知道你那么不识好歹,竟闯进了野男人的房间,还毫不客气的跟人家……”宁雪落一副嫌恶的口吻:“衍哥哥就是心地太善良,怕你醒过来接受不了,才说那晚的是他!”

    “你……”宁夕气得浑身发抖,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一把掐住了宁雪落的手腕,“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害我害得还不够多吗?”

    宁雪落原本柳眉倒竖,正要推开宁夕,却在瞧见宁夕身后的苏衍之时,声音立即软了下去,神情也楚楚可怜:“姐姐,我知道我错了,你要打要骂,冲着我来就好了,千万不要怪衍哥哥……”

    宁夕一愣,下一秒,却见宁雪落陡然摔倒在地上,那姿势……就好像是她推的一般。

    “宁夕!你做什么——”叱责声从耳后响起。

    宁夕诧异转身,便看见了面色冷漠的苏衍。

    苏衍擦身而过,扶起宁雪落:“雪落,你没事吧?”

    宁雪落几乎将整个人挂在苏衍身上:“衍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知道错了……现在造成这种后果,都是我对不起姐姐……”

    “好了,一切有我!”苏衍拍拍宁雪落的肩膀,让她上车:“我来跟宁夕讲清楚。”

    宁夕脑中一片空白,看着苏衍向自己走来,看着苏衍嘴巴开开合合。

    他说了很久。

    讲他们青梅竹马的时光,讲他爱上宁雪落的挣扎,讲他在知道宁雪落陷害她时的气怒,讲他知道宁夕怀孕的震惊和愧疚,讲他接受了宁雪落的道歉……

    最后,他说:“宁夕,对不起,我不能娶你。不是因为那晚的事和这个孩子嫌弃你,是因为我不能再辜负雪落,也不想再欺骗自己的感情。”

    这几个月他是带着宁雪落一起出国的,朝夕相处之后更是难舍难分。即便他为了挽回伤害,承认那晚是他与宁夕发生的关系,可在心里,他早就选择了宁雪落。

    所以得知宁夕怀孕的消息后,他即使不忍还是立即去宁家

2017-02-08 14:41:44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所以得知宁夕怀孕的消息后,他即使不忍还是立即去宁家跟二老说明了一切,并且将实情告诉宁夕。

    “也就是说……苏衍……你一开始就知道是宁雪落给我下药毁了我的清白?是为了袒护她,才告诉我那晚的人是你?”终于找回自己声音的宁夕,失魂落魄看着冷静的苏衍。

    “宁夕,雪落她不是故意的,她年纪小,脾气冲动……”

    “那我呢?”宁夕仰头看着苏衍,满脸绝望:“你们有没有为我考虑哪怕一点点?”

    苏衍不言,过了好久,才伸手去拉宁夕:“这里太阳大,我们先回家……”

    “别碰我——”宁夕一把打开苏衍的手,忽而大笑了起来。

    活到现在,宁夕觉得自己活得就像一个笑话。

    为了来到苏衍的城市,她做题做到休克考上b大。

    为了讨好苏衍,她放弃了演戏的梦想。

    为了与他门当户对,她抛下养父母回到宁家,终日笨拙讨好这些所谓的名流……

    到最后,只换来一句:“我不能辜负雪落。”

    宁雪落,不仅抢占了她的身份,抢走了她的亲生父母,如今……还抢走了她的心上人!

    宁雪落年纪小,犯错可以原谅?

    那么——谁来为她的人生买单?

    她甚至——连那晚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宁夕捂住脸,身体如抖筛一般颤动着,绝望到了极限。

    苏衍看见宁夕神情恍惚没头没脑的走向马路,丢了指缝间夹的烟,刚要追上去,却被身后的宁雪落一把拉住袖子:“衍哥哥,你要去哪里?”

    也就在苏衍犹豫的瞬间,只听一声巨响,行走在斑马线上的宁夕被抛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救人——救人啊——撞上孕妇啦——”

    一片刺目的光亮中,宁夕看见晃动的人影和那两张令她作呕的面孔,肚子传来的紧缩和疼痛让她的意识一点点流失,她只眨了一下眼睛,额头的鲜血便一涌而入,肆意冲刷进她的眸子……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2017-02-08 14:42:04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五年后。

    伊顿酒吧,顶楼无人的走廊。

    宁夕陪着投资商喝了一晚上酒,头疼欲裂,本来准备找个清净的地方醒醒酒,没想到常莉会跟过来,于是只能打起精神应付她,“常姐有事?”

    “宁夕,我问你,你是不是报名参加了《天下》女一号的试镜?”

    “是,怎么?”

    “你明天不许去!”常莉作为她的经纪人,反而阻止她去试镜这个各大娱乐公司挤破头的角色。

    对此宁夕倒是不意外,只略挑了眉头问,“理由?”

    “你瞒着我自作主张还敢问我理由?公司已经安排了雪落去试镜你不知道吗?”

    “这跟公司的安排貌似并不冲突。”宁夕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宁雪落让你来找我的?难道她是怕我一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小演员抢了她的角色?”

    “你有本事抢雪落的角色?简直痴人说梦!我告诉你,别白费力气了,这部戏宁家投了三千万,雪落已经被内定了!”

    “既然如此,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你是我手下的艺人,就要听我的安排!”常莉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呵,原来常姐也知道我是你手下的艺人。”

    “宁夕,我没空跟你斗嘴,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可就别怪我了!”

    话音刚落,宁夕感觉一股大力袭来,猝不及防地被推进了旁边的酒吧仓库里,同时手机也被抢走。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

    ……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知道喊叫也没用,宁夕一言不发,面色漠然地顺着门板滑坐在地上。

    她刚进公司的时候宁雪落还知道有所收敛,顶多让常莉给她安排一些恶毒的反派龙套,最近是越来越过分,连这么低级的手段都使了出来……

    如果这次的角色再拿不到,她必须想办法离开星辉娱乐了……

    思绪纷乱间,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难道有老鼠?

    宁夕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

2017-02-08 14:42:54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宁夕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后愣了。

    她竟在一堆箱子后面看到了一个小男孩……

    那小家伙大概四五岁大的模样,长得粉雕玉琢,跟只又白又软的小包子似的,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防备和警惕。

    呃,这酒吧的仓库里怎么会有小孩子?

    应该不会有这么不靠谱的客人把孩子带来酒吧的吧?

    “喂,小包子,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偷溜进来的?”

    “也是被人关的?”

    “吃糖吗?”

    问了半天,那孩子一声不吭,只是抖得更厉害了,如同受惊的小兽。

    于是宁夕也没再继续说话,反正与她无关。

    一大一小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呆着。

    这时,头顶的灯泡突然闪烁了一下,然后灭了。

    黑暗之中,宁夕隐约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仔细辨别了一下,才发现貌似是牙齿打战的声音。

    宁夕失笑,朝着对面的小包子开口,“怕黑啊?”

    咯吱咯吱的声音停顿了一秒,然后响得更厉害了。

    呵,怎么胆子这么小?

    宁夕拍拍屁股站起身,朝着那小家伙走去……

2017-02-08 14:43:15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小包子被她吓得整张脸都白了。

    然而宁夕一屁股在小包子旁边坐下,什么也没做,直接闭上眼睛睡觉。

    今晚被常莉拉着到处陪人喝酒,这会儿头疼得不行。

    等宁夕睡了一会儿醒来,感觉腿侧热乎乎的,一低头就看到小包子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了她腿边,小手还揪着她的衣角。

    宁夕失笑。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她养过一只猫,胆子特别小,特别怕人,见到人就跑。但是,只要你不注意它,让它放松下来感觉你没有威胁,它又会自己偷偷蹭到你身边,甚至爬到你的膝盖上睡觉。

    小包子察觉到她的视线,小脸有些泛红,不过这次眼中倒是没有惊慌了,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真是太像小奶猫了,连眼神都像。

    宁夕唇角微勾,特别手痒,最后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这一摸,却立即变了脸色。

    额头怎么这么烫!

    “你发烧了?”

    常莉至少会把她关到明天试镜结束甚至更久。

    这孩子这么烧下去,怕是有危险。

    正焦急间,她发现不对劲,灯泡明明坏了,为什么屋里还有亮光?

    一抬头,这才发现头顶有个小小的天窗,点点星光从那窗外洒落下来。

    宁夕找了一圈,搬了个梯子过来。

    “小包子,过来,我帮你出去!”

    小家伙第一次对她的话有了反应,却是摇了摇头,目光坚决。

    宁夕看懂了他的意思,笑着捏了捏他的脸,“还挺讲义气的嘛,想跟我同甘共苦啊?上去吧,窗口太小了,我出不去,你先出去,然后找人来救我。”

    见小家伙还是犹豫,宁夕直接抱起他把他放上梯子,“快,是男人就别墨迹,我在下面护着你!”

    好不容易终于把那孩子送出去,宁夕脑袋一阵晕眩,脚下一软,竟一骨碌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窗口边上,小包子看着这一幕,一直呆滞无神的小脸上浮现巨大的惊恐……

   

2017-02-08 14:43:37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宁夕强撑说了一个字,“走……”

    星光下,女人的面容苍白憔悴,却难掩令人惊艳的美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清润灵秀,如同盈盈汲着一汪倒映星辰的海。

    她早已不是当年的乡巴佬和丑小鸭。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宁夕苦笑,大仇未报,她就要这么摔死在这里了……

    不过,临死前救了一只小包子,也算做了件好事。

    如果当年她的孩子没死的话,大概也有这么大了吧……

    五年前的那次车祸后,宁家嫌她丢人把她送到了m国一所专门接收纨绔子弟的野鸡大学,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退学重新申请了南加大,近乎疯狂的汲取各种知识。

    因为她要打败宁雪落,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演戏是她此生最大的梦想。

    回国后,凭借这张脸以及扎实的表演功底,她被常莉看中,成功进了业界最大的经济公司星辉娱乐。

    星途本该一片坦荡,可宁雪落紧跟着也进了星辉,买通常莉对她处处打压…

2017-02-08 14:43:58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与此同时,伊顿酒吧会客室,气氛异常凝重。

    酒吧老板、经理、保安,相关工作人员等战战兢兢地站成一排,全都是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

    因为,陆氏集团的小太子,陆霆骁的宝贝儿子在他们酒吧失踪了。

    沙发上,陆霆骁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冷硬,如同冰雕一般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但属于上位者的威压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双腿发软汗如雨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的脚边跪着一个青年,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小宝带来酒吧!要是小宝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话音刚落,当胸一脚踹了过来。

    骨头碎裂般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现场所有人都抖了一下。

    陆景礼捂着胸口猛咳一阵,立即爬起来,又重新挺直脊背跪好。

    现在爸妈在国外度假还不知道小宝丢了,要是他们知道,就不是被他哥踹一脚这么简单了,他会被活剥了。

    陆景礼正心如死灰,会客室的门突然被拍响。

    离门口最近的酒吧老板顺手打开门,看门口没人,正奇怪呢,一低头,呆了:“小……小少爷!!!”

    “小宝……?天呐!小宝!二叔的心肝!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陆景礼一骨碌爬起来把小家伙死死搂住,激动得痛哭流涕。

    一屋子人全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陆霆骁几步走到门边,提着陆景礼的后衣领随手把他扔开,然后在儿子跟前蹲下来,“怎么了?”

    终于摆脱了二叔的魔爪,小宝一把拉住陆霆骁的手,焦急不已地要把他往外拉。

    陆霆骁刚一靠近儿子,就在他身上闻到一股酒气,除此之外还有一丝隐约的香气,不是浓烈刺鼻的香水味,倒像是冰川上开出的小花,散发着一股幽幽的冷香,让他莫名觉得熟悉,甚至有一刹那的心悸。

    见陆霆骁不动,小宝小手指着一个方向,小脸上满是焦急。

    陆霆骁将儿子抱起来,径直朝着儿子指的方向走去。

   

2017-02-08 14:44:18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身后的陆景礼还有一干人等见状全都面面相觑地跟了上去。

    五分钟后,一群人在顶楼的仓库门口停下。

    小宝扭着身体从爸爸身上下来,用力拍打着仓库的门,神情无比焦急。

    “小宝这是怎么了?这里面有什么啊?”陆景礼一头雾水。

    陆霆骁面无表情地命令:“开门。”

    “是是是!”酒吧老板点头不迭,然后扭头呵斥身旁的女经理,“叶经理,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开门啊!钥匙呢?”

    “啊……开……开门?”女经理僵住了。

    糟糕!宁夕那女人还关在里面呢!她答应了常莉至少要把她关到试镜结束的!

    可是,有陆家这两尊神和老板在等着,她哪能说不,只能哆哆嗦嗦地掏出钥匙把门给打开了。

    门刚一打开,就见一个女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这是怎么回事?里面怎么会有个女人?”老板暴怒。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检查的时候还没人的!”女经理强压着心虚解释。

    “快!先救人再说!”

    刚有人走过去企图靠近宁夕,小宝立即一头扑到宁夕身上,小脸狰狞,不许任何人接近。

2017-02-08 14:44:44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陆总,这……”酒吧老板一脸无措,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陆霆骁的目光掠过满脸心虚的女经理,又扫了眼地上倒塌的梯子和头顶只能容纳一个小孩大小的天窗,大致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抬手将所有人挥退,然后走过去,亲自将那女人抱了起来。

    怀抱中那股幽幽的冷香更加清晰了。

    见陆霆骁去抱了,小宝才没拦着,只是小脸也并不是很情愿,一副要不是我人太小肯定要自己去抱的小表情。

    ……

    b市第一人民医院。

    宁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对面窗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

    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白色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系到领口,明明是在清晨的阳光之下,他的身上却好像披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冰,冷漠矜傲的表情如同中世纪古堡里的国王……

    男人似乎察觉了她的视线,突然抬起那双深海似的眸子,冷冽的目光径直朝着她穿射而去。

    那目光太具侵略性,如同锋利的手术刀,将她一寸一寸解剖开来,令人毛骨悚然。

    宁夕打了个冷战,也顾不得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神色焦急地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一下,我是怎么来这里的?您有没有看到一个小男孩?四五岁大,不喜欢说话,长得白白软软,看起来呆萌呆萌的!”

    呆萌……

    男人对于宁夕这个形容微挑了一下眉头,随即目光移到她的右侧,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你说小宝?”

    宁夕急忙顺着冰雕男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只又白又软的小包子正躺在自己旁边的小床上熟睡,手背上打着点滴,“对,就是他!他叫小宝?”

    宁夕总算是舒了口气,倾身过去摸了摸小包子的额头,已经退烧了。

    先前她救这孩子出去之后就有些后悔,毕竟孩子年纪太小,又发着烧,在酒吧那种混乱的地方,让他一个人出去万一

2017-02-08 14:45:05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先前她救这孩子出去之后就有些后悔,毕竟孩子年纪太小,又发着烧,在酒吧那种混乱的地方,让他一个人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宁夕重新看向对面气场超级可怖的冰雕男,“您是这孩子的……?”

    话刚问出口,宁夕发现自己似乎白问了。

    这一大一小的长得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绝壁是父子,亲生的。

    果然,冰雕回答:“父亲。”

    “嗨,美人儿,你醒啦,我是小宝的二叔!”

    斜刺里突然一张大脸凑过来,宁夕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等看清男人的脸之后呆了,“陆……陆景礼?”

    陆氏集团二公子,盛视娱乐老板,因为其出色的外表和风流的个性,出现在报纸杂志娱乐版的次数比艺人还要多。

    这张脸她绝对不可能认错。

    冰雕男是小宝的父亲,陆景礼是小宝的二叔……

    那冰雕男岂不是陆景礼的哥哥陆霆骁?

    陆霆骁,京城人称财神爷,帝都无冕之王一样的存在!

    万万没想到,她救的竟然是陆霆骁传说中的私生子,金光闪闪的小太子爷……

2017-02-08 14:45:23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陆霆骁探究地打量着病床上的女人,似乎在判断她脸上意外的表情是真是假。

    半晌后,大概是终于相信了她事先对小宝的身份并不知情,于是清冷地开口,“你的要求。”

    “呃,什么要求?”宁夕不懂这没头没尾的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我哥的意思是感谢你救了小宝,让你提要求呢!”陆景礼一副你撞了大运的表情。

    宁夕闻言大脑飞速转动,随即谨慎地开口道,“其实你们不用感谢我的,我是救了小宝没错,但是他也救了我。要不是小宝先出去叫人,我这会儿肯定还被关在里面呢,所以算是两清了。”

    虽然她这回运气爆棚救了小太子,但她哪敢邀功。越是有钱被害妄想症越严重,更何况是陆家这样的超级豪门顶级世家,不怀疑她自导自演别有所图什么的就不错了。没见陆霆骁刚才一直是一副防贼的眼神看她么。

    以免后患无穷,还是跟他们撇清关系的好。

    宁夕自认这个回答没有任何问题,可是陆霆骁却脸色不豫,看得她一阵心惊胆战。

    她没说错什么吧?脸色这么可怕是什么意思?

    “哥,你的表情别这么吓人啦,知道的当你是要报恩,不知道的还当你是报仇呢!”陆景礼看不过去美人受惊,忍不住开口解围,然后对宁夕说道,“我哥他不喜欢欠人情的,你还是提个要求吧!别客气!”

    还有逼着人家提要求的?

    宁夕嘴角微抽,“不是我客气啊,是确实不用,我说得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查……”

    “不必。”陆霆骁言简意赅,神色已经略有不耐。

    陆景礼开口道,“酒吧仓库有监控,我看过了,小宝是自己跑进去的,至于你,酒吧经理承认了是她把你关进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确实是你救了小宝,你还是提个要求吧!”

    得,又绕回去了!

    最后宁夕没办法,只能在陆霆骁越来越迫人的目光下硬着头皮开口,“不然……你们给我钱?”

2017-02-08 14:45:42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有钱人不都喜欢这种直接干脆的报答方式吗?

    以陆霆骁的个性,应该也喜欢用钱解决问题吧!

    要是她不要钱,搞不好还以为她是别有所图,不图钱,难道是图人?

    就在宁夕笃定这是最合适的要求时,陆霆骁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

    宁夕已经快哭了,为啥非要这么惜字如金,有什么话咱好好说出来行不行,说个几句话难道能累死你吗?

    陆景礼牌翻译机摸了摸鼻子,“我哥是觉得给钱太侮辱人了。”

    宁夕在心中嘶吼:没关系的,来侮辱我吧!!!

    陆家身份太特殊,她一时真的不知道提什么要求比较合适,就在场面陷入僵局的时候,陆霆骁开口了——

    “嫁给我。”

    宁夕呆滞了一秒,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您说什么?”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她立即十万火急地朝着陆景礼看过去。

    二少,求翻译啊!!!

    然而,这一次不仅是宁夕,陆景礼也懵逼了,“哥,你几个意思啊?这回我可翻译不了!”

    这时,宁夕突然福至心灵,颤巍巍道,“难道是因为我救了你儿子,所以你决定对我以身相许?”

    陆霆骁微微颔首,略一思索,然后点头,“可以这么说。”

2017-02-08 14:46:01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宁夕以一种极其玄幻的心情看着眼前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口出惊人的男人,虚弱地扶了扶额头,“医生……医生在哪里?我觉得我可能真的是摔坏了脑子,都产生幻觉了……”

    旁边的陆景礼一脸无辜,“难道我没摔脑子也坏了?”

    此时此刻,宁夕以被虐千百遍后强大的心理素质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她救了一只小包子,小包子的爹表示要以身相许?

    这要是其他人也就算了,稍微帅点的,还能当是艳遇。

    但这人可是陆霆骁,陆霆骁啊!

    论外貌,她是长得还不错,但陆霆骁是什么人,什么样的绝世美女没见过。

    要只是看上她,她也没这么惊吓,陆霆骁看上她的脸想跟她玩玩也可以理解,但他说的是“嫁给我”,这就惊悚了。

    最重要的是……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宁夕脱口而出。

    “噗哈哈哈……”陆景礼笑得打跌。

    陆霆骁的脸色黑如锅底,整个病房瞬间阴云密布。

    过了好半天,陆景礼终于忍住笑,“如果我哥喜欢男人,那小宝是怎么来的?”

    “唔,代孕,人工授精?”

    “如果我哥喜欢男人,他干嘛要对你以身相许!”

    “为了掩饰真实的性取向?”

    “哈哈哈哈哈哥我帮不了你了……”

    “我还听说……还听说你们俩是一对来着……”宁夕微妙的目光在兄弟两人之间流转。

    “咳咳咳……”陆景礼被吓得呛住,“我靠,这也太重口了吧!虽然小爷我貌美如花男女通杀……”

    这时,风暴中心的某人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迈着修长的双腿一步步朝宁夕走近,“景礼,你带小宝出去。”

    “啊?哥,你想做什么?”

    陆霆骁慢条斯理地整着袖口,“跟宁小姐证明一下,我的性取向。”

    看着对方无比阴森可怕的脸色,还有如同要将她拆吞入腹般的眼神,宁夕吓得一骨碌摔下床,缩到小宝身后,就差钻到床底

2017-02-08 14:46:19 来自 妈妈网Android版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难孕难育圈 生男生女圈
同预产期
2014年
12月
2015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同龄宝宝
2014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2013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孕产育儿
怀孕妈妈圈 婴幼育儿圈 待产包讨论 母乳喂养圈 坐月子圈 宝宝取名圈 早教幼教圈 大宝宝圈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 情感婚姻圈 谈天说地圈 我爱厨房圈 职场女性圈  环游世界圈 我败我秀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