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回复1556|查看19838
囚爱99天收藏该话题

第1章逃出虎穴,又入狼窝
  昏黄的灯光,为酒吧添了一抹奢靡的色调,烟酒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男男女女,陶醉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饮酒作乐,低声谈笑。
  到处充满着暧昧的氛围。
  酒吧的高级包厢里,突然传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震惊了整个酒吧的人。
  紧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从高级包厢仓皇的跑出来,没过多久,一群人朝着她的身后追过来。
  “快!把那个女人给抓住……”
  慕千菡脚步踉跄,时不时地回头望着朝着她追过来的人。
  好吧!她承认她太天真了,听到堂妹跟她道歉,她不仅原谅了堂妹,还听从堂妹的请求来了她在帝皇阁酒吧定下的某个包厢。
  慕千菡赶过来了,却不想那间包厢之中根本就不是堂妹,而是一个富家公子。
  当下她就发现不对劲时,那富家公子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了。她趁机狠狠地踹了对方的命根子,然后逃之夭夭。
  谁知道那富家公子的人马这么多,追得她几乎走头无路了。
  她像是困在迷宫之中的爱丽丝,前面漫无尽头的人流,

回复
2017-04-13 11:52:18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后面是追兵,这眼看就要追上来了。
  她可不期望,对方逮到她后会讲究什么风度。想想那有可能的后果,慕千菡就害怕得浑身颤栗。
  怎么办?
  慕千菡慌张地扫视着周围,情急之下,她随便扭开一扇门躲了进去。由于屋子内乌漆抹黑,一时看不清楚,她的脚步一绊朝前扑了过去。
  “啊……”身子失去平衡,慕千菡几乎都可以预见到自己会摔得有多惨。
  身子被撞上,没有预期的落地,也没有撞击的疼痛。
  慕千菡回过神才发现,她撞进了一堵宽大的男性胸膛。慕千菡慌乱地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
  泠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而又呆板,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纯白色的衬衣上面的两粒扣子没有扣,微微敞开,壮硕的体魄,承载了她的重量。
  牧逸风半眯着眼睛盯着这个外来闯入者,一件牛仔裤抱着她那浑圆的俏臀,正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上身的衬衣正被拉扯开一半,让她的酥胸若隐若现。
  发觉到他的眼神,慕千菡低头看到自己的动作,脸色涨得通红,她七手八脚地想从牧逸风的身上爬起来,却一个不稳摔了回去,慕千菡红着脸,小声道:“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
  她无意识的磨蹭,让黑澈的俊眸越来越灼热,身体某处也开始有反应。他清冷地眼神盯着她,薄嘴唇里发出了一声令

2017-04-13 11:54:48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人心神荡漾的声音:”嗯。“”我……“慕千菡刚准备说什么,门外急速逼近的脚步声,让她惊地回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糟了!“
  顾不得男人惊讶的眼神,她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然后火烧屁股地包厢里转起圈圈来。
  厕所?不行!太明显!
  橱柜?不行!
  冰箱?太小!
  垃圾桶?钻不进去!
  包厢里就这么大,她能躲哪去?完了!她死定了!
  当慕千菡急得打转的时候,身后一道灼热的视线跟着她的身影移动,像是野兽盯住误闯入它地盘的猎物。
  视线从她那呼之欲出的胸脯,到纤细的柳腰,浑圆的俏臀,修长的腿。
  嘴边勾着一丝的玩味,她是在找什么?
  慕千菡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她遍寻不着藏身地后,她的视线猛然对上了牧逸风的。刚好瞄到他嘴边的笑,他笑什么?
  情势所逼,慕千菡决定忽视这个男人的笑,请他帮个忙,当然她只是个陌生人,人家也不一定会帮忙,她总得需要试试啊!”那个……先生,这里有没有藏身的地方?“
  藏身?她打算把自己给藏起来?牧逸风的眼神在慕千菡的身上扫一圈。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然后听到有人在外面说,”刚才看着她跑进了这个包厢里!“

2017-04-13 11:55:38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听到外面的声音,慕千菡的身子颤抖地缩了缩。
  牧逸风看一眼包厢外,盯着面前颤抖的猫儿,双手环胸淡淡地道:”不想让人发现?“
  听到牧逸风的话,慕千菡的心里兴起一丝的希望,她带着水汽的双眸可怜兮兮地望着牧逸风点了点头,”嗯!“”求我“牧逸风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
  没错,他便是算准了慕千菡的软肋。
  慕千菡回头看一眼包厢大门,她很想拒绝,可是,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最后,她只得咬着嘴唇,看着他:“我……求你……”
  对上牧逸风的视线,慕千菡只觉得心中一毛。”过来。“牧逸风轻笑着。
  却在这时,慕千菡迟疑了,牧逸风抬起清冷的眼神,”不愿意就滚!”
  慕千菡闻言心中一惊,磨蹭着走到牧逸风的身边,他伸手把她给抱进怀里。
  炙热的触感让慕千涵心中一愣,旋即挣扎着想要逃离他的怀抱,“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是你求我的。”牧逸风右手扣住怀里女人的腰,旖旎地靠在慕千菡的耳边,撩拨着她的敏感。“再动我就办了你!”
  慕千菡闻言,本能地停止挣扎,好后悔啊!刚从虎穴中逃出,又进了狼窝。
  牧逸风伸手一拉,将原本随意搭在沙发上的纯手工制作的西装外套罩住她,将她整个包住。

2017-04-13 11:56:07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几乎是在同时,砰的一声响起。包厢的门被从外面踢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冲了进来……

2017-04-13 11:56:37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第2章羞涩的撩拨
  牧逸风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他那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底隐约透着寒意。
  “滚!”他冷冷地大吼着。
  那群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他怀里抱着个女人,稳当地坐在沙发上,包厢中散发着点点奢靡的味道,预示着这里正要发生什么,结果被他们给打断了。
  其中一个男人很不客气地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人跑进来?”
  “滚,不要让我说第三次。”冷冽的眼神朝着男人横扫过去,淡漠的嘴角冷冷地勾起。
  “你最好给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
  几乎是在这个男人说话的同时,西装下的慕千菡,双手慌张地动了一下。牧亦风都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正好压在他双腿间那最敏感的部位。
  “哦?”牧逸风的语气带着明显的威胁意味,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们心中一突,想着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惹不起的人物?
  牧逸风隐忍着,天知道表面上他是一片清冷,天知道他的下面已经火热得快要爆发了,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他掩下眼底的浴火,决定先把这些人给打发再说。
  双方的气氛转为紧绷,此时门外传来急切的声音,打断了这严肃的气氛。

2017-04-13 11:57:00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对不起,借过!”酒吧经理急急忙忙地从门口挤进来,一边拨开人群,将身子挤到最前面,挡在这群男人和牧逸风之间。
  “各位,这位先生是本店的贵客,请别打扰他。”经理将那些男人推到一旁,然后才转过身,对着牧逸风歉然地陪笑脸,“是他们弄错了,对不起,先生打扰到您了。”
  经理的后背上流着冷汗,这个包厢可是老板亲自订的,老板还在赶过来的路上。他们老板是什么身份,就连这些人上面的头在他面前都不敢放肆,竟然敢跑到这里来。
  “我们没有弄错,明明看到那个女人跑进来的。”另外一名男子小主地道。
  他的话让牧逸风的俊脸上,蒙上了一层的冷萧。
  经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朝着那些男人板起脸道:“你们应该明白本店是什么地方,就算是你们的老板牧先生也不敢如此的放肆。”
  这个酒吧是帝皇阁的地下一楼,老板是帝皇阁,在华夏没有人不知道帝皇阁老板的身份。也没有人惹得起,就算是身为C城第一家的牧家。
  牧逸风才听到‘牧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神不着痕迹地低头看一眼西装下的人。她招惹了牧家的人?他正要找牧家的人,这就送上门来了,双眼散发出凌厉的冷光,“让你们老板过来!”
  听到牧逸风突然转冷的话,那酒吧的经理和那些黑衣人同时一呆,对方那种气势和凌厉吓着他们了。
  “我……我们老板被送到医院去了!”那些黑衣人蠕蠕嘴巴,之前的气焰一下就消失了。

2017-04-13 11:57:24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听到牧逸风突然转冷的话,那酒吧的经理和那些黑衣人同时一呆,对方那种气势和凌厉吓着他们了。
  “我……我们老板被送到医院去了!”那些黑衣人蠕蠕嘴巴,之前的气焰一下就消失了。
  听到他们说牧二少进医院了,牧逸风冷冽的薄唇吐出一个字,“滚!”
  在这些人灰溜溜地离开包厢后,经理才赶忙转身对牧逸

2017-04-13 11:58:15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风再三说抱歉。
  “先生,抱歉打扰了您的兴致,在C城牧家向来跋扈,就这牧家二少,今晚订了个包厢,本来是玩个清纯的妹子的,却不想那个清纯的妹子踢了他的老二,然后逃了。”
  说话间,经理还瞟了一眼牧逸风的西装外套下。
  看来经理是看出了点什么,不过相比起牧家二少,他更加不敢得罪老板要亲自招待的人。
  踢了老二!这四个字成功的让牧逸风的下身一紧,特别是西装下面的人,一紧张,双手正好抓在了某处。
  他的嘴角抽了抽,有些不自然地道:“还真的狠啊……”
  “算牧二少倒霉了,遇到这么个厉害的女人……”经理讪讪地附和着。
  慕千菡猛然发现自己抓住了什么,红着脸惊地松开手,牧逸风粗重地喘息一声。
  经理探视的眼神望过来,牧逸风深吸一口气,警告地看了一眼,后者立即把眼神缩了回去。
  “既然团笙还没有过来,我便不再等他了,你记得告诉他,明天过去找我。”说话间,牧逸风抱着怀里的人站了起来。
  慕千菡发觉到牧逸风突然的动作,一慌挣扎起来。
  牧逸风右手搂起她,左手拍在她的屁股上,吓得慕千菡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
  经理瞟一眼牧逸风下身那隆起来的帐篷,尴尬地收回眼神。“我带您走专用通道上去!”
  牧逸风倒是大方地点了点头,跟上了经理的脚步。

2017-04-13 11:58:37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第3章强硬索取
  被抱进专用通道、被抱进电梯,不想被别人看到,慕千菡一直忍耐着,一直被抱到房间,听到咔嚓的关门的声音,下一秒,慕千菡便被扔在了床上。身上的西装被拉开,同时夜寒烟也注意到房间里的奢华。
  整体采用米色调,一整面落地窗玻璃,特别是还有一张豪华的大床,那个男人还站在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想到自己正躺在豪华的大床上,“谢谢你的帮忙……”慕千菡七手八脚地爬起来,下床准备离开。
  “不用,我跟你交换了条件的。”男人身形一移挡在女人面前。
  听到男人的话,慕千菡的后背一僵,“请你让开!”一字一顿,也说明着女人的怒气。
  牧逸风欺近慕千菡的耳边,缓缓地道:“条件还没有完成,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你这个流氓,你比那个姓牧的还流氓,我可以告你……”慕千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牧逸风打断了。
  “告我?你告啊!我只得我应得的!”牧逸风愤恨地解着衬衣的纽扣,她竟然认为他比牧家的人更流氓,好啊!他绝对会让她知道,激怒他会付出什么代价。
  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慕千菡就被牧逸风给摔到了床上,慕千涵着实给吓了一跳,再看到牧逸风一脸的扭曲,她开始害怕地缩着身子往后移动,意图从另外一边逃开。
  “想逃?”牧亦风伸出右手拉住慕千菡的脚,把她给拉回

2017-04-13 11:58:56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来,同时他压下身子低头试图吻住慕起那菡的唇。
  女人不停地躲着他的吻,同时僵双嘴唇紧闭着,绝不让他得逞。牧逸风身子压住慕逸风,左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乱动,右手捏住她的下巴,让慕千菡因为疼通而不得不打开嘴巴。
  还真的该死的甜啊!牧逸风一碰触到女人嘴里那如蜜一样的甜味,便再也不想移开了。
  “唔……”女人有些呼吸不畅的呻吟着,同时不停地扭动、捶打着牧逸风。
  她的动作没有让牧逸风松开,反而是让他的浴火更加的高涨了。他的嘴唇往左边一移,舌尖掠过她的耳郭,身下的女人反射性地一个颤栗。
  “竟然这么敏感……呵呵……”低沉的笑声从牧逸风的嘴里发出来,他把吻下移,吻啃女人的嫩颈和锁骨,流连着细腻的触感。
  “不……你走开……”慕千菡弓起身子扭动着,似哀求又似乎逃躲地,身上强烈的酥麻敢让她大口的喘着。
  “现在还要说不吗?”带着粗喘的声音中,夹带着怒气。
  只听到扣子蹦裂的声音,然后就是衣服撕开的声音。
  当一切阻拦都没有后,牧逸风迫不及待地压了过去。
  “好痛……痛!”女人痛苦的尖叫声传出来。
  “嘘,别乱动,适应我的存在,一会就不痛了。”男人轻哄着,不久后,只剩下满屋子的呻吟声和低喘声。
  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仿佛给床上人儿绝美的小脸上打了一层柔光。纤长的睫毛颤抖了几次以后缓缓睁开,不对,今天星期天她还给千轩准备早餐让他去给学生补课,然后十一点赶去咖啡馆打工,慕千菡刷地睁开眼睛。

2017-04-13 11:59:16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刚想移动身体,全身的酸痛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唔……”
  头似乎枕着什么硬东西,慕千菡转头便看到一只古铜色的手臂,沿着手往上移,便是一张俊逸绝伦的脸。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向下敛着,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不如醒着的时候危险,但却更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看着这张脸,昨晚发生的事全部导进了她的脑海里,从误闯包厢,踢了人家的老二,躲进这个男人的包厢,跟男人谈条件,男人帮她解围,然后她被他带进房间,最后她昏死在他的疯狂的索取之下……

2017-04-13 11:59:38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第4章一枚钢镚买你一夜
  原本盖在身上的绸被落了下来,慕千菡只觉得一副冷空气扑向自己,让她不由打了个寒颤。低头看去,只见薄被之下的她未着寸缕,而她白皙的肌肤上无数青紫的痕迹,这些都是这个男人留下的。
  慕千菡把被单拉起来,抱在胸前,“这便是这个男人帮她解围的交换条件……”
  既然已经付出了相应的报酬,那么她现在可以走了吧!轻手轻脚地从床上起来,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床上的人。
  慕千菡下床,捡起地上散落一地自己的衣服,刚想要穿上衣服离开,却发现不仅衬衣扣子全部没有了,连内衣的挂钩都断了,可见昨晚的战斗是多么的‘狂野’。
  还好牛仔裤和内裤没有坏,慕千菡抬起酸痛不堪的腿套着牛仔裤,只觉得大腿内侧传来一股可以将她生生撕成两半的痛感,原来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是这么痛的。
  咧了咧嘴,穿上牛仔裤,衬衣已经不能再穿了,最后慕千菡的眼神落在床头那件白色的衬衣上。
  想也没想便拿起床头上的那件白色的衬衣穿在了身上,虽然她有一百六十公分,体重五十公斤,这件衬衣穿在她身上却依旧大得可怜。
  眼神往床上的人脸上一移,眼神中闪过一丝恨意,手指在牛仔裤的兜里扣了扣,最后只找出来一枚钢蹦,捏着那枚钢镚,慕千菡喃喃地道:“这是你欠我的!从此我俩相见不相识……”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让慕千菡回过了神。

2017-04-13 11:59:55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匆匆地放下那枚钢镚,提起坏了的衬衣,头也不回地往大门跑去,下身撕裂的痛疼几乎让她摔倒在地,她拖着步伐,打开房门,离开房间,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
  砰!的关门的声音,不是很大,却是成功的把床上的人给惊醒了。右手在旁边扫一圈,并没有摸到意料中的人,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睁开,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如膺般的眼神在房间里扫一圈,没有见到意料之中的人影,好看的唇线轻轻抿起一道冷硬的弧度。
  眼神在床头一扫,最后落在床单上那一片梅花上,旁边还有一枚刺眼的钢镚,牧逸风一张俊脸布满了寒气。
  “这个女人竟然逃了……而且还是留下一枚钢崩后逃的……”这句话几乎是从牧逸风的牙齿缝里给挤出来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当他是牛郎吗?而且他这牛郎只值一枚钢镚?她以为逃走了,就万事大吉了吗?很好,他会让她明白惹到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叮咚……’门外传来急促的门铃声,牧逸风提起旁边的浴袍披在身上,然后随意地在腰上打个结。
  他知道门外来的是他的贴身保镖刘煜,昨晚他刚下飞机,团笙便通知他去帝皇阁下面的酒吧聚聚,因为夜很晚,便让刘煜先回去了。却不想他等了那么久团笙他们都没有来,却是等来了这个女人。
  牧逸风打开房门,便看到门外站着一个清俊的青年,也就是跟了牧逸风四年的贴身保镖刘煜。
  牧逸风开门后,便直接转身往房间内走。
  “风少……”刘煜提着几个袋子跟着走了进来。
  一进房间,就感觉到了房间里有股不同寻常的暧昧气息,而床上那片梅花更是证明了,昨晚这房间里发生的事。
  向来洁癖到不行,从来不接触女人的牧少,昨晚跟一个女

2017-04-13 12:00:30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人过夜了?刘煜突然感觉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牧逸风并没有说话,只是把床单上的钢镚给捏了起来,脸上勾起一丝冷笑,然后便往浴室而去了。
  牧逸风边擦着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他放在沙发上西装兜里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牧逸风走到沙发上坐下,右手探进西装口袋中,取出手机,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团笙’两个字的时候,那一双不带半点起伏的双眸皱了起来。
  “牧逸风!”冰冷的嗓音中听不出半点的情绪。
  “风哥,你已经醒过来了吗?”向来热情的团笙,今天的语气中有些不自然。
  团笙,牧逸风的大学同学,牧逸风并不怎么搭理他,但人家是自来熟,你不搭理他,他搭理你就成,久而久之,牧逸风也算是默认了这个朋友。
  “嗯!”牧逸风算是回应了他。
  “那个……风哥啊!昨晚老爷子突然来‘圣旨’让我回B城,因为太匆忙,都来不及跟你说……”那边的声音有些吞吞吐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时间在聚!”说完,牧逸风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

2017-04-13 12:00:51来自 怀孕管家Android版
访问手机版: 囚爱99天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难孕难育圈生男生女圈
同预产期
2014年
12月
2015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 7月8月9月
同龄宝宝
2014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 9月 10月 11月
2013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怀孕妈妈圈婴幼育儿圈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早教幼教圈大宝宝圈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我爱厨房圈职场女性圈  环游世界圈我败我秀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