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金色的面具,狂野的气息,还有微凉的嘴唇,沈墨被这样一具身躯压在身下,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瘦弱的身子禁不住这样欺压,她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而那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沈墨觉得痛不欲生,整个身子放佛被车子碾压过,零零散散的疼痛在全身蔓延开来,令她硬生生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殷虹的血迹顺着嘴角一路下滑,     滴在白皙的床单之上,竟然格外的刺眼。  

     不,不要……  

     “不要过来,不要,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沈墨忽地从床上坐起……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她终于松开了紧抓着被子的手。  

     原来是一场梦。  

     这时,身边一个穿着白色睡衣,带熊猫图案的小奶包迷迷糊糊的从被窝爬起来。  

     “妈咪,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稚嫩的声音让人不由的心里一暖。  

     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呆萌的半跪在沈墨的身边,一只细小的手臂轻轻拉着沈墨的手,另一只则轻轻抚摸沈墨的后背。  

     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沈墨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妈咪没事,刚吓到你了吧?宝贝?”  

     “没有,就是看你被噩梦吓的惊慌失措,有点心疼呢。”小奶包奶声奶气的说着,听的沈墨心都要化了。  

     这小东西,真是早熟的很,居然还会用惊慌失措这样的词语了。  

     这六年来,日子过的虽然辛苦,虽然不如意,但是只要一看到儿子这张精致的小脸,她就觉得什么都是值得了,这也许就是母爱的伟大。  

     “乖,你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我去透透气。”  

     安抚好儿子以后,沈墨披着长款的白色丝绵睡衣,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

     这里是十二楼,从这里望下去,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流涌动,总是让人很容易伤怀。  

     曾经,她也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拥有最疼爱自己的男人。  

     可是自从六年前那件事后,一切全部崩塌,她从一个二十岁少女,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孩子的亲妈,所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孩子成了罪恶的源头,可是她却对他一点恨不起来,因为这个小东西毕竟是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这个世界上跟父母一样,与自己骨血脉相连的至亲……  

     六年前的那件事,那个海上,那艘游轮,那个神秘的男人,似乎成了她心里永远抹不去的噩梦,这六年来,她没有一刻不去想,没有一刻不去思索,如果再给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她还会那么傻,那么做吗?  

     答案没有人知道,因为人生没有如果,有些事,只有一个机会,错了就是错了,而做错的人就的默默的承受全部。  

     想到这里,沈墨点燃一根细细的蓝色女士香烟,眼神迷离的看着夜色,睫毛上沾了几滴晶莹剔透的泪。  

     次日清晨。  

     吃过简洁的早餐后,沈墨开着白色的别克,开车送孩子去了幼儿园。  

     “妈咪,路上小心,慢点开哦。”小萌宝不愧是一个小暖男,总是不忘叮嘱妈妈。  
     沈墨微微扬起嘴角:“知道了,沈小爷。”  

     沈墨送完儿子之后,第一时间赶到公司,没想到刚走进一楼大厅,就被人迎头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沈墨,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居然敢背后阴我?”尖锐的女人声音响起,这一巴掌极其的清脆,惹得大厅内来来往往的人全部看过来。  


     “苏大小姐,你是不是早上出门忘吃药了?到这里来发什么疯?”看着眼前的女人,沈墨的目光冷冷的,一点也不像个刚被打过一巴掌的受害者。  

     这个女人叫苏媚,穿着豹纹长裙,脚踩黑色七厘米的高跟鞋,一头大波浪,模样倒是长得还可以,就是打扮的极其的狂野,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的主。  

     再加上攀上了陆总,更是嚣张的不可一世。  

     “你这个贱人,你说,你到底跟嘉逸说了我什么坏话?为什么他现在突然不理我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恩?是不是你跟他乱嚼舌根了?”  

     沈墨听完冷冷一笑:“拜托,苏大小姐,陆总不理你,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怪在我头上有意思吗?你还不如直接自己反省一下,是不是床上不够卖力什么的,更且实际一点。”  
     沈墨说完这句话,周围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乐出了声……  

     “你说什么?你这个贱货,不给你颜色看看,你真的当我苏媚是吃素的。”  

     苏媚被沈墨一句话激的更加暴躁起来,不管不顾的扑上来,完全跟个泼妇一样,而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也再次扬起,可是这一次,巴掌还没等落下,就被沈墨死死的抓住手腕,然后重重的一推,她一个没站稳,立刻向后倒下去。  

     然后和地面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接吻……  

     “沈墨,你居然敢还手?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你看今天我不弄死……?”苏媚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一个冷峻的声音打断。  

     “胡闹什么?”一声低哑的男人声音瞬间响起,引得所有人纷纷向后望去。

     众人回过头,看清楚那男人的瞬间,吓得全部低头打招呼:“陆总早。”  

     只见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着一身黑色休闲西装,剑眉星眸,五官长得极为协调,是那种第一眼的帅哥,只是那双眼睛太过冷清,让人不寒而栗。  

     苏媚见状忙从地上赶紧起来,粘了上去,亲密挽住男人的胳膊然后指着沈墨,用那种嗲声嗲气的声音说道:“嘉逸,你可来了,你都不知道,你这个下属太过分了,我只说了她几句,居然敢推倒我,真是没有教养呢,你快点把她解雇,我以后都不要再看见她了。”

     陆嘉逸看了看一身白色职业套裙的沈墨,眼神颇为复杂,然后缓缓说道:“放心,你当然不会再看见她。”  

     看着陆嘉逸那深邃难以捉摸的眼神,沈墨心头一顿,难道陆嘉逸真的会因为这个女人解雇自己吗?  

     与沈墨的反应完全相反,苏媚听完则是心头一喜,抓着陆嘉逸的手一紧,有些兴奋的问道:“真的吗?嘉逸,你对我真好。”

     这时,陆嘉逸掰开苏媚挽着自己的胳膊的手,冷冷的开口:“你滚得远点,以后不要出现在陆氏集团,这样就不用看见她了。”  

     “嘉逸,你怎么可以……?”苏媚似乎没想到男人翻脸这么快?可是她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陆嘉逸无情的打断了。  

     “保安,将这个疯女人请出去。”说完,陆嘉逸又看了看一旁的沈墨,幽冷的开口:     “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沈墨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跟在陆嘉逸的身后。  
     陆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陆嘉逸进门后,一直阴沉着脸,他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搭在座椅上,然后双眼盯着眼前的女人。  

     “沈墨,你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你拿着我陆氏集团公关部总监的高薪酬,就是这么做事的?我不是交代过你把苏媚那个疯女人处理的干净一点吗?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是吗?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我怎么放心把公关部交给你?恩?沈墨,你如今是不是就这一点价值吗?”  

     “对不起,陆总,这一次是我疏忽了,没想到苏媚她会闹这么一出,我以为她好歹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苏家也不是小户人家,就算再不懂事也不至于……?”沈墨低声的解释。  
     “你给我闭嘴。”陆嘉逸大怒。  

     沈墨果然怪怪闭上了嘴,对于这个男人,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顿时,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对视着,放佛要看穿对方的心一样。  

     片刻后,陆嘉逸望着沈墨缓缓开口,声音有一点沙哑。  

     “墨墨,告诉我,这六年来……你过的还好吗?”  

     沈墨听完,心口一疼,如同电击一样,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陆嘉逸会问这样一句话。

回复
2018-03-13 14:48:43来自 q.mama.cn

     半天,沈墨才勉强一笑,回道:“多谢陆总关心,我这几年很好,我和我儿子过的都很幸福。”  

     提到儿子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陆嘉逸眼中那浓浓的恨意,若不是因为那个孩子,他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她居然还说他们很幸福?  

     那他呢?他这六年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度日如年,纵然身边女人不断,可是没有一个能真正让他动心,他曾经对沈墨那种狂热的爱,那种疯狂,再也不会有了。  

     见陆嘉逸脸色不太好,一直不说话,这样也蛮尴尬,沈墨试探的问道:“陆总,还有其他事情吗?我可以走了吗?”  

     “滚。”重重的一个字,沈墨转身立刻走人,更确切的说是逃。  

     她不敢面对那样温柔的陆嘉逸,因为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告诉他当年的真相。  

     可是她不能,她已经答应过陆妈妈,永远都不告诉陆嘉逸,更答应自己,要忘记当年那件事,无论怎么决定,她和陆嘉逸之间都回不去了,真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陆氏集团公关部。  

     沈墨一走进办公室,部门的几个员工立刻起身:“沈总监,早。”  

     “早。”  

     “沈总监,陆总没有骂你吧?”助理小凌忐忑的开口问道。  

     沈墨微笑着摇摇头……  

     这时,一个戴眼镜瘦弱的年轻男人立刻接话道:“看吧,我就说陆总不会骂咱总监的,苏媚那个女人来闹事,也不是咱们公关部的错,对外我们已经把这件事处理的很漂亮了好吧,苏家绝对找不出一点理由对咱们发难,新闻媒体更是找不到借口,再说了,陆总玩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连影后什么的我们都搞的定,苏媚她一个小名媛,更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沈总监,月末了,我们组的基金还有不少呢,大家的意思是出去大吃一顿,您觉得呢?”公关部的核算员刘姐微笑着开口。  

     沈墨摇摇头:“今天不行,你们去吧,我晚上要带儿子去游泳。”

     “哎呀,你可真是一个好妈妈,摇摇那孩子摊上你这样的母亲,真是福气。”刘姐感慨道。  

     沈墨听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总监,那我们去了,哈。”小王嬉笑。  

     一天的忙碌终于结束,沈墨又加了半小时的班才走出公司。  

     停车场内。  

     沈墨去提车的时候,正好看见陆嘉逸的黑色路虎缓缓开过。副驾驶上,坐着的是公司旗下子公司,新捧起来的小模特,据说叫安小雅,路过她身边时,陆嘉逸从始至终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放佛不认识一样。  

     看着路虎车离去的背影,沈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也完全能接受,因为这六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看的多了,自然就麻木了。她没有任何资格去指责他,因为六年前,是她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  

     傍晚,游泳馆。  

     “妈咪,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哦。”  

     游了两圈后,小萌宝看靠椅上拿着浴巾正在神游的亲娘有点不在状态,立刻过来关心一下。  

     “额……我有吗?”  

     “是不是在想陆嘉逸?”萌宝一语道破天机。  

     沈墨立刻别过头:“才没有,你别乱说。”
  
     “骗人,明明就有,既然还喜欢,你就告诉他啊,干嘛要这么纠结,你们大人有时候做事真的都不如我们小孩子痛快,婆婆妈妈。”  

     “拜托,沈小爷,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干涉别人好吧?”沈墨无奈了。
  
     这个小包子,真的只有六岁吗?怎么有时候说话这么老练呢?  

     “废话,你是别人吗?你不是我亲娘吗?你以为别人的事我会愿意管?”

     明显的,小包子不满了……  

     沈墨刚要说话,这时,手机忽然响起……  

     看着来电显,陆嘉逸三个字清晰可见,沈墨竟然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心跳。  

     “喂?陆总?”  

     “墨墨,我想你了。”电话那头,是陆嘉逸的声音没看错,但是声音明显的有些缓慢不清,看来是喝醉了。  

     “陆总,你喝醉了。”沉默片刻后,沈墨故作镇定的回道。  

     “墨墨,这六年来,我从未甘心过,心里憋的慌,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你问吧。”深呼一口气,沈墨淡淡的回着。  

     “那孩子,到底是谁的种?六年前,你他么到底被谁上了?”电话那头,提到孩子这个话题,让原本温和的陆嘉逸变得有些震怒起来。

     沈墨听完这句话,一手拿着电话,一边看着眼前的小奶包,眼眸一暗,却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回答他。  

2018-03-13 14:51:41来自 q.mama.cn

     这六年来,她和陆嘉逸从最亲密的爱人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不是不难过。  

     她原本以为陆嘉逸一定恨死自己了,可是没想到,他今天还能说出这番话了,可见心里还是有她想着她的,她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关心这个问题,都不会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六年来,陆嘉逸故意刁难她,百般折磨她,她都挺过来了……  

     如今陆嘉逸如此的温柔,倒是让她心疼起来。  

     是什么样的深情能让一个如此有傲骨的男人低下头,撕开心里的伤口,来质问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呢?  

     沈墨有时候觉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有些事情明明很简单,可是却被人为的弄的复杂起来。  

     当年那件事,她不是不想说,也不是不愿意说,只是因为不能说。

     是的,不能说,她答应过陆伯母,要一辈子藏着这个秘密,她明白,陆伯母是担心陆嘉逸知道真相后,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到时候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还不如现在这样。
  
     虽然彼此折磨,但是总好过,一个人痛苦,总好过大家都痛苦……不是吗?  

     “墨墨,告诉我,我要知道一切。”  

     电话那头陆嘉逸再次认真追问道。  

     深吸一口气后,沈墨轻声道:“没什么可说的,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下贱,跟别人生个孩子。”  

     “谁?谁的孩子?你生下的是谁的孩子?”陆嘉逸再一次激动起来,步步逼问。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这句话倒是实话,沈墨确实不知道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人是谁。  

     “沈墨,你又骗我,呵。”陆嘉逸在电话那头冷笑。  

     “我没有骗你,陆嘉逸,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沈墨回答的何其郑重。  

     陆嘉逸听完,又是冷冷一笑,这一笑,虽然隔着电话,但是沈墨还是听到了嘲讽的味道。  

     “沈墨,你居然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也就是说,你自己被谁上过,都记不清了吗?你还真是够下贱,是我陆嘉逸看错你了。”说完,不等沈墨说话,那头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嘟嘟的忙音传来,沈墨只觉得心口再一次隐隐作痛……  

     她确实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可是当年她那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陆嘉逸,十二年了,我在你们陆家与你朝夕相对十二年,你到底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我,真正的信任我。  

     “妈咪,你们又吵架了吗?”小奶包的一句话,将沈墨游离的思绪拉回。  

     沈墨摇摇头:“没有。”  

     “陆嘉逸问你,我亲生爸爸是谁了?是吗?”小奶包自小智商和情商都超高,所以听     到沈墨刚才的反应和言语,揣摩着她和陆嘉逸之间的对话。  

     “宝贝,别乱想,无论你爸爸是谁,都和他没关系。”  

     “那我真的不是陆嘉逸的儿子,是吗?”  

     沈墨没想到儿子会这么问,所以忽然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小奶包看着妈妈的反应,然后垂下头,像是自我安慰一样,低声的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爸爸肯定不是陆嘉逸,不然你们早就结婚了,他那么喜欢你,要不是因为多余的我,你们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吗?不过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要什么亲爸爸,有妈咪你一个就够了。”  

     听完孩子的话,沈墨又是心里一疼,随即她用手指轻弹了一下儿子的头,岔开话题:“沈小爷,拜托你别跟福尔摩斯似的胡乱揣摩,好吗?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回家吃宵夜,游了这么久,都饿了。”  

     小奶包知道妈咪心情不太好,故意岔开话题的,索性也没有揭穿,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走出游泳馆。  

     次日清晨。  

     沈墨开着白色的别克照旧送小奶包上学,也许是因为昨晚陆嘉逸的那番话,所以让沈墨失眠了一整夜,不仅起来晚了,连黑眼圈都罕见的出来了。  

     “妈咪,你上班要迟到了,你在前面给我停下,那里是校车的站点,我自己坐校车去就好了。”  

     “你可以吗?”沈墨看了看手表,确实,如果再送孩子,自己恐怕真的要迟到了。

     “当然没问题啦,校车里都是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呢。”  

     “也好,那你自己小心。”  

     小奶包点点头,在前一站下车,然后换乘校车……沈墨便掉头朝着公司方向开去。
  
     而小奶包在下了校车后,正过马路的时候,忽然转弯处一辆黑色宾利朝着他开车。

     速度很快,忽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距离小奶包仅仅几厘米的地方。  

     “天,好险。”宾利车司机吓得魂飞魄散,立刻下车查看。  

     而宾利车后座的男人,缓缓的打开车窗,露出一张精致到祸国殃民的脸。  

     “伤到孩子没?”男人的声音极其的好听。  

     小奶包忍不住的朝着车窗望过去,然后嘟起嘴巴认真打量着车里的男人说道:“咦?这位叔叔,你长得好像我诶?”  

     宾利车后座的男人听完不禁一怔,然后也好奇的打量起眼前的小男孩来。  

2018-03-13 14:54:46来自 q.mama.cn

     萧北一身藏蓝色修身西装,一看就是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那种,光是一个外套,就要六位数的天价,可见他的身份何其的显贵。  

     这是他刚回国的第一天,因为姐姐太忙,所以替姐姐来送外甥女萌萌上幼儿园,却没有想到,发生这种意外,差点撞到小朋友,他不觉得自己是个有爱心的男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看见这个陌生的小包子,心里竟然有了微微的悸动。  

     尤其是当那小男孩说,他长得像他的时候,他竟然把一个孩子的话当真了。  

     竟然用那样认真的目光去打量他,然后,他就惊讶的发现,这小子说的居然真的很有道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他长得如此相像的小男孩。  

     那眉毛,那眼睛,包括那挺拔有型的鼻梁,完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得。  

     “你……叫什么名字?”萧北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沈之摇。”小奶包奶声奶气的回道。  

     这时候,司机大叔立刻上前关心道:“小朋友,你没有伤到吧?叔叔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我没事,没伤到,不过你们下次开车路过这边一定要记得减速,没看见那么大的减速带吗?这里是幼儿园,不是高速公路,懂吗?那么大的人还不知道遵守交通规则,真是败给你们了。”  

     小奶包教训起人的模样还真的是那么回事,语气也极其的认真。  

     司机大叔听到后有些惭愧,频频点头:“呵呵,你说的对,小朋友,我下次一定注意。”  
     “好啦,我上课要迟到了都,不说了。”说完,小奶包转身就朝着幼儿园走去。  

     那小小的背影,映在萧北的眼眸里,竟然变得格外的清晰起来。  

     “北少爷,对不起,我以后开车一定注意,让您受惊了吧。”司机上车后,立刻忏悔。  

     “走吧。”淡淡的丢下这一句后,萧北低下头,手指飞快的敲打着白色的笔记本键盘,思绪再次回到股票大盘上。  

     萧北,二十八岁,哈佛金融系博士,自小在美国长大,华裔,持有中美双护照。  

     出身本市第一大贵族萧家,萧家,一个令人叹为观止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老贵族。
  
     相传,从明朝开始,祖上就是朝中大官,后来弃官从商,一直做生意,从而发家。
  
     没有人知道萧家到底有多少钱,因为萧家太过神秘和低调,低调到任何新闻媒体都不敢有一点点的报道。  

     近年来,萧家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萧家这一代的当家人,萧玉山,也就是萧氏帝国的执行董事,开始涉足房地产和娱乐行业,所以才有一些小道八卦,有的没的会写一些关于萧家的事情。  

     而萧氏帝国的员工待遇,据说也是肥的流油,所有的员工,哪怕只是一个扫地的保洁阿姨,那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排场极其壮观。  

     而萧北正是萧玉山董事长的亲侄子,如今二十八岁,突然回国正是遵从叔父的意思,打理家业。而雄姿勃发的萧氏帝国大厦,八十八层的摩天大楼,在本市已经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甚至很多外地游客,来C市旅游的时候,都要特意到萧氏帝国门前拍个照留念,以证明来过C市了。  

     顶楼,五百平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四周都是钢化玻璃。  

     与其他商人不同,萧氏的董事长办公室没有那么古板和商务,钢化玻璃边缘安装的都是巨型的鱼缸,里面有几十种观赏鱼,俨然成了一个水族馆,极其的大气恢弘。  

     “叔叔。”萧北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萧玉山立刻放下手中的晨报,起身慈爱一笑,“阿北,来的正好,过来坐。”  

     萧北点点头,走到意大利真皮沙发边缘落座,举手投足见,贵族气息十足。  

     女秘书立刻笑容甜美的端来一杯咖啡,放在萧北的面前。  

     萧玉山看见侄子心情大好,走过来挨着萧北坐下,问道:“怎么样?刚回国,还习惯吗?”  

     “还好,还在倒时差。”萧北低着头,却并不多话,一手缓缓的端起咖啡回道。

     “阿北,你觉得这所城市,和六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萧玉山继续笑着问道。

—————————————————————————————————
  
  想要阅读本书更多其他精彩章节,-》点击这里《- 即可畅读!


2018-03-13 14:58:43来自 q.mama.cn

------>>>>>>>>>>>>从该入口进入香网小说,万本精彩等着你

想要得到更多新的文章,记得关注“香网小说”


请记得点击标题右边 ->☆星形收藏该话题,以便下次继续阅读哟!

❤<-轻聊的妈妈们,也可以点击左下角的心形,保留该帖子的说。

2018-03-13 15:00:08来自 q.mama.cn

做个记好!

宝宝很可爱,女主性格很爽利啊,喜欢这个类型的女主,自立自强!

小说名叫什么

Ronny熙 发表于 2018-04-10 11:15
小说名叫什么
奉子成婚,绯闻老公太傲娇

2018-04-10 14:07:51来自 q.mama.cn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难孕难育圈生男生女圈
同预产期
2014年
12月
2015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 7月8月9月
同龄宝宝
2014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 9月 10月 11月
2013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怀孕妈妈圈婴幼育儿圈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早教幼教圈大宝宝圈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我爱厨房圈职场女性圈  环游世界圈我败我秀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