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初冬之夜,白雪飘飘,一阵阵凌冽的寒风席卷而过,把地上那些仅剩下的枯黄树叶卷向半空,显出一片破败之像。

  炙阳皇宫内院。

  在一片白雪皑皑的空地上,一个身着中衣、伤痕累累的男子低着头成大字形被绑在堆满木柴的木架上,那凌冽的寒风吹着了那一束束的褴褛衣衫四处飞舞,时不时还掀起遮挡在面前的几缕凌乱的青丝。

  在木架前面不远处则高高内城墙上的屋檐下则挂着几盏艳红的灯笼,在白雪寒风相映下,竟然显得无比的凄凉阴森。

  城墙上。

  身着明黄色龙袍的慕容逸南搂着明艳如花般的凰羽玉颖站在城墙上,冷冰冰的看着下面那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言语间隐含着羞辱的说道:“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名闻天下、风靡九州,父皇嘴里最有聪明最能干的儿子慕容昱绝,如今竟然会变成朕的阶下囚。”

  “中看不中用的草包哪里抵得上皇上您啊,皇上您才是最聪明睿智最能干的,只是父皇他老人家眼拙,被他蒙蔽了双眼,没有看到您这颗蒙尘的珍珠。”凰羽玉颖在慕容逸南说完以后,便冷眼中带着愤恨的瞄了一眼下面的慕容昱绝,然后才娇笑的凑在慕容逸南的耳边‘轻喃’道。

  凰羽玉颖吹捧的话语还真的愉悦了慕容逸南,慕容逸南不由得傲娇的仰天一笑,挽着美人纤腰的手用力紧了紧,让本来依偎在他身边的凰羽玉颖更加的贴近了几分,而他顺势轻咬一下身边美人的耳廓,让紧紧挨着他的凰羽玉颖忍不住娇哼了一声。

  听着身边女人那声隐忍的娇哼声,慕容逸南又得意的仰天大笑了起来,在笑声逐渐的收敛以后,他才又看向下面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慕容昱绝,他非常的想看慕容昱绝痛苦的表情,可惜的是慕容昱绝如同没有听见他们说话似的,依然低垂着头一动不动,这样的行为无形中是更加的激怒了慕容逸南。

  “皇上,他就一个下贱之人,何必与之生气。”紧紧依偎在慕容逸南身边的凰羽玉颖还是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激怒,她便连忙娇声的安慰着他。

  身边美人的娇声安慰,倒是让慕容逸南心中有了新的想法,于是他侧头就着凰羽玉颖微开的衣领处轻咬了一口,他所希望的哼唧声如他所愿的响了起来,慕容逸南这才又对下面那男人高声的羞辱着说道:“慕容昱绝,你这千娇百媚的王妃如今却站在朕的身边,不知道你有什么感想?朕真为你感概,如此娇嫩的美人儿,你竟然能够完整的留给朕,你说朕是感谢你呢,还是说你傻呢。”

  纵然慕容逸南如此的羞辱,被绑在下面的慕容昱绝依然一动不动,也没有抬头,那模样让慕容逸南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一点劲都发不出来,憋得慕容逸南几乎成内伤。

  “慕容昱绝,既然如此,就别怪朕下狠手了,来人,点——。”慕容逸南见慕容昱绝依然不理不睬,终于他扬起了手,正要示意下面人点火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凰羽玉颖给拦住了。

  “皇上,慢着。”

  “怎么?你舍不得他了?”慕容逸南非常不满凰羽玉颖对他的阻拦,便转过头眯着眼满含危险的看着凰羽玉颖,眼下之意就是凰羽玉颖敢回答是的话,他绝对饶不了她。

  凰羽玉颖在听到了慕容逸南那幽冷的话语以后,不由得心下暗惊,她最是了解慕容逸南的狠毒,于是她连忙娇软的哄着慕容逸南说道:“臣妾已经是皇上您的人了,怎么会舍不得他,臣妾是想跟皇上您说,臣妾有办法让他痛不欲生。”

  慕容逸南最想看到就是慕容昱绝痛不欲生的模样,所以在听到凰羽玉颖这么一说以后,他不由得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你忘记了还有。凰羽玉颖凑到了慕容逸南耳边轻声的说着什么,眼底也同时掠过了一抹毒辣。

  慕容逸南在听了凰羽玉颖给他出的主意以后,眼角眉梢挂上了一抹笑意来说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好,一切都交给你了。”

  凰羽玉颖在得到慕容逸南的准许以后,便对身边跟着的贴身宫女说道:“让他们把人带上来。”

  宫女在得到指示以后,便沿着楼梯连忙往城墙下走去。没有多久,楼梯处就传来了一阵上楼的声音来,随着声音的逐渐清晰,只见一个身着单薄的白色衣裙,蒙着白纱的女子被几个太监推攘着走上了楼梯。

回复
2018-07-11 14:28:56来自 q.mama.cn

  那白衣女子上了最后一阶楼梯以后,便看见了不远处身着明黄色龙袍的慕容逸南,她在微微一愣以后,便往慕容逸南快步走了过去,眼里露出了迫切的光芒来。

  “皇上,姐——。”白衣女子在走了两步以后,便看见了依偎在慕容逸南怀里的女子,本来叫着着急的声音竟然哽住了,脚步也停下了,眼里更是露出了一抹疑惑来。

  白衣女子满脸不相信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对相依相偎的男女,缓缓的伸出手指着他们满脸不相信的说道:“皇上,你们——?”

  “没错,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慕容逸南在看到白衣女子的质问眼神以后,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并毫不犹豫的说出了白衣女子还没说出的话来。

  “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诺言,皇上难道是在欺骗臣妾的吗?”白衣女子在听完了以后,不由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只感觉到胸口处如爆裂一般的窒息,她无法相信这就是那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那个她眼中的谦谦君子。

  慕容逸南在听了白衣女子的质问,一时无话回答,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只是还没等他开口,他身边那妖娆艳丽的凰羽玉颖便仗着他的宠爱,满含藐视的轻笑了一声,抢先一步走到了白衣女子的面前,一把扯下了她蒙在脸颊上的纱巾,露出了一张有着两道疤痕的丑陋容颜出来,看着面前这丑陋容颜,她得意万分的讥讽着说道:“海誓山盟?凰羽心悠,你以为你一个丑八怪真配得上皇上的海誓山盟吗?告诉你,皇上从来喜欢的就是我,对于你,那只不过是皇上的策略而已,你还当真了。”

  “策略?皇上,真是姐姐说的这样的吗?”凰羽心悠的眼睛没有看凰羽玉颖,而是一步一步走向慕容逸南,眼睛则是专注的看向他——自从遇见他以后就一心一意喜欢的男人,希望他能回答出不一样的答案。

  然而慕容逸南只是冷淡的看了凰羽心悠一眼,就把目光转向别处,那一眼根本就没有任何情感,只有深深的厌恶,就这一眼的厌恶生生让白衣女子停下了往前走的脚步,因为她已经从他那厌恶的一眼中得到了证实:慕容逸南她心爱的男人其实是厌恶她。这认知让她从心底涌起了一种叫绝望的想法来,这种想法让她更不敢向前走,而是痴痴的看着那个男人,希望他能够一如以前那般温柔的哄着她,而不是这般对她不理不睬。

  可惜的是这也只是她的奢望,那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更别说一如以前那般对她。由于慕容逸南对她的漠视,一股愤怒从她心底涌了上来,她不管不顾的指着旁边的凰羽玉颖大声的对慕容逸南说道:“皇上,难道你忘记了她可是你皇兄的王妃?难道皇上您要做下弟夺兄嫂这天下大不为之事?以惹得天下人之耻笑。”

  凰羽心悠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这确是事实,慕容逸南在听了这句话以后脸色顿时就阴悸了下来,绝代美人他是舍不得不要,但是这弟夺兄嫂的罪名他也不能去担,所以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来。

  虽然那抹复杂飞快的掠过了他的眼底,但依然还是让凰羽玉颖看出来了,凰羽玉颖顿时心惊,她可不想让慕容逸南这时动摇想法,更不想这即将倒手的后位就这样白白的从手上溜掉,于是她眼珠一转,狞笑着把凰羽心悠推到了城墙边,指着被绑在城墙下的慕容昱绝满脸嫉恨的说道:“你说的是他吧,什么弟夺兄嫂啊,真算起来我可不是他的王妃——。”

  “不许说。”被绑在下面奄奄一息的慕容昱绝似乎听出了凰羽玉颖的话意,本来一直低着头的他迅速抬起头来看向城墙上,厉声的呵斥阻止着凰羽玉颖。

  殊不知慕容昱绝对凰羽心悠的维护激起了埋藏在凰羽玉颖心底深处的嫉恨,她站在城墙上冷冷的看着这个她从小就喜欢的男人,本以为嫁给他是她一辈子的幸福,谁知道自己这个千娇百媚的绝世美人站在他面前他视而不见,却对那丑陋并已出嫁的女人恋恋不忘,以至于新婚之夜都没有碰过她。

  如今他都成了阶下囚,还顾虑着身边这丑陋的女人,这怎么不激起她心中对凰羽心悠那深深的恨意,那嫉恨之火烧得她理智全失,她一把揪起了凰羽心悠,逼迫她面对这城墙下的慕容昱绝说道:“他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他为了你,连江山都拱手相让,你以为我还会为了他守节吗?”

2018-07-11 14:29:53来自 q.mama.cn

  “你胡说,这不可能,这只是你为了掩饰你的背叛故意说的。”凰羽心悠在听了凰羽玉颖的话以后,不由得大骇的连连后退。

  她无法相信慕容昱绝这天之骄子会喜欢上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会为了她连江山都拱手相让,这样的事实让她不敢去背负。

  然而凰羽玉颖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她,而是紧紧拉住了凰羽心悠的手,强硬的把她拉到了城墙边,指着慕容昱绝愤恨的对凰羽心悠说道:“新婚之夜,与他一起洞房的人是你,为此他放弃了半块虎符。”

  说道这的时候,凰羽玉颖根本就不看身边震惊得呆住的凰羽心悠,而是看向下面的慕容昱绝嘲讽道:“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皇上的精心安排,专门利用你的愧疚心态,而谋得了你的半块虎符,为皇上夺得天下而奠定了基础,不知道你听到这些后悔不后悔,为了这个女人,你竟然沦落至此。”

  “心悠,我不会后悔我所做的一切,而你没有必要背负这本不属于你的痛苦。”城墙下的慕容昱绝根本就不理会凰羽玉颖的讽刺,他贪恋的看着城墙上的凰羽心悠,也许她不漂亮,也许她不美丽,可是他就是喜欢她,就是愿意为她舍弃一切,只因为她在他的心里是胜过一切。

  慕容昱绝对凰羽心悠那无私真挚的爱更加激怒了凰羽玉颖,为了让面前的两个人痛苦欲绝,她强忍着心里的愤怒,伸手拉过震惊着的凰羽心悠,并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腹部,温柔至极的声音中带着狠厉阴毒的说道:“心悠,你知道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谁的吗?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交出太子之位吗?”

  震惊至极的凰羽心悠在听到了凰羽玉颖这若有所指的话以后,不由得惊慌万分的看向满脸阴沉的慕容逸南,又看向城墙下的慕容昱绝,由于凰羽玉颖说出来的种种,让此刻的她心中有着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只感觉她即将说出的真相会是那么的不堪,会让她无法接受。

  “对,没错,孩子就是他的,因为皇上在他面前说,你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每天忧思不安,唠叨着要给孩子最尊贵的地位,于是,他交出了太子印鉴,交出了最后半块护身虎符。”凰羽玉颖满脸嫉恨的说道,慕容昱绝对凰羽心悠的无怨无悔,让她恨极了凰羽心悠,只要是能够打击到凰羽心悠,她就会感到从心底的兴奋,所以在此刻尘埃落定以后,她便极尽可能的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目的就是要看到痛苦欲绝的凰羽心悠,她知道折磨凰羽心悠就是折磨慕容昱绝。

  “凰羽玉颖,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变成厉鬼都饶不了你。”慕容昱绝把视线调向凰羽玉颖厉声的吼着,他从来都只想让凰羽心悠幸福,不想让她知道而背负这些丑陋的过往。

  凰羽玉颖说出的事实真相还真的打击到了凰羽心悠,凰羽心悠抚摸着那未成显怀的腹部,瞳孔遽缩的看向那一直都欺骗着她的慕容逸南厉声的问道:“慕容逸南,她说的是不是事实?”

  “玉颖说的就是事实。”既然事实都已经揭开了,慕容逸南也不想遮遮掩掩,他纵然是对凰羽心悠无情而利用她,但是凰羽心悠毕竟是他的结发妻子,这顶绿帽虽然是自己设计戴上的,但是他还是觉得颜面无存,所以只要提及此事,他就如同吞噬一只苍蝇似的,所以在面对凰羽心悠的时候,他是愈发的冷漠,因为看着她就看到的自己无耻算计。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慕容逸南说出的那几个字让凰羽心悠感到心寒,她哀怨凄凉的看着慕容逸南问道。

  “因为你蠢,你笨,你活该就要被人踩着上位。”这回不是慕容逸南的回答,而是凰羽玉颖代替了慕容逸南而回答的,凰羽玉颖在回答完了这些话以后,还不解恨的一巴掌把凰羽心悠打到了城墙边,让城墙下的慕容昱南看得见她是怎么虐待他的心头肉。

  就有多爱慕容昱绝,有多恨身边凰羽心悠,这就是凰羽玉颖此刻心底最直接的想法,虽然此种想法如今深埋在心底,但是她依然要借着为皇上报复的机会全部发泄出来,不死不休。

  所以她揪住凰羽心悠的头发逼着她面对着城墙下,目光狰狞的对城墙下的男人面显疯狂的说道:“慕容昱绝,你不是很心疼她吗?如今我就是要你看着她受苦,也无可奈何,来人,赏她二十巴掌脸。”

2018-07-11 14:30:32来自 q.mama.cn

  凰羽玉颖的话音才落,站在旁边的两个宫女就替代了凰羽玉颖的位置,一个紧紧压制着凰羽心悠,一个就扬起了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

  “慕容逸南,你答应过我不动她的竟然食言。”那一声声清楚的巴掌声刺入了慕容昱绝的心里,他嗜血的目光紧紧盯着站在城墙上的那对男女,愤怒的扭动着自己那被绑着的身躯,想要挣脱绑着自己的那根木架,只是这挣扎却徒劳无功,反而让他被捆绑着的手腕深深的现出了勒痕。

  慕容逸南终于看到了慕容昱绝痛苦的挣扎,畸形的心里得到了异样的平衡,感觉到心底那被压抑着的心总算是舒畅了起来,他带着猫戏老鼠的心态戏谑的看着慕容昱绝含笑着说道:“朕是答应了你不动她,可是如今动她的是她的姐姐,与朕何干?”

  在他们说话间,那二十巴掌也打完了,此刻凰羽心悠脸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她心里疼痛。只见她手紧紧握成拳头,身子僵硬,心是撕裂般的痛楚,那种背叛的痛让她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几乎是呆滞着的。

  有了慕容逸南明面上的支持,凰羽玉颖更是毫不掩饰她的暴戾心态,自她知道慕容昱绝心里只有凰羽心悠一个人以后,她就自心底恨死了凰羽心悠,更是不打算放过她,如今有了机会,她还不想法设法的折磨死凰羽心悠,特别是想在慕容昱绝面前折磨,这让她有着一种变态般的乐趣。

  凰羽玉颖在听完宫婢的禀告以后,便走上前一把揪过呆滞着的凰羽心悠,逼迫她站在城墙边,阴沉沉的笑着对慕容昱绝说道:“慕容昱绝,你不是喜欢这贱人吗?你不是在乎这贱人肚子里的贱种吗?如今我要让你好好的看着这贱种怎么死在我的手中,看着我怎么折磨死这贱人。”说着,凰羽玉颖顺手抽出了侍卫腰间的佩剑,就势刺入了依然呆滞着的凰羽心悠的腹部。

  凰羽心悠由于被那劲爆的消息所刺激,心神一直都处于呆滞中,直到腹部的刺痛才惊醒了她,把她的注意力从呆滞中拉了回来,她不相信的低头看着那把插进腹部的剑,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抓着已经插入腹部的那把剑,良久,她才缓缓的抬头看着眼前面部扭曲着的凰羽玉颖,嘴里低喃的说着:“虽然我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是我们依然是母亲膝下一起长大的姐妹,他也是你的外孙,你怎么就忍心。

  凰羽玉颖当然听到了凰羽心悠的低喃,她狰狞的笑看着凰羽心悠说道:“亲姐妹?你也想?你这个贱女人生的贱种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妹妹。”

  听着凰羽玉颖那毫无亲情的话语,看着慕容逸南那无情的眼眸,凰羽心悠是凄厉而绝望,为了自救,为了孩子,懦弱的她终于爆发了,趁着凰羽玉颖肆意的侮辱着她的时候,她不顾一切的用力推向凰羽玉颖。

  由于凰羽心悠这不顾一切的推攘,还真的把凰羽玉颖推得踉跄的往后面倒去,而站在不远处的慕容逸南脸色微变快步上前揽住了她的纤腰,却冷冷的看着凰羽心悠撞向城墙。

  而凰羽心悠则是踉踉跄跄的撞向了城墙,跌落在地上,鲜血从头上流了下来,迷花了她的眼睛,脑子却前所未有的清醒了,一幕幕看似陌生的景象走马看花般的在她的脑海里流动着,让她本来浑浊的眼眸彻底的清亮了起来。

  惊魂未定的凰羽玉颖在慕容逸南的安抚下,终于从刚才突发的事件中安定了下来,想起自己刚才差一点被凰羽心悠推倒在地,她不由得又气怒的冲到了凰羽心悠的身边,怒极的用脚要去踢踩凰羽心悠的腹部,打算把凰羽心悠肚子里的孩子践踏出来,谁知道她的脚还没碰到凰羽心悠,就被掀翻在地,在大家反应过来想上前的时候,她已经被凰羽心悠给箍住了颈项,一把锐利的佩剑则是抵在她颈项的大动脉旁。

  “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凰羽心悠顾不得腹部依然在流着的鲜血,冷厉的眼眸看着要围上来的那些人厉声的呵斥着。

  这瞬间发生的事倒是让周围人一愣,待周围的人想上前的时候,凰羽玉颖已经被凰羽心悠给控制住了,大家当然不敢上前,毕竟这为可是皇上即将要册封的皇后娘娘,所以大家都把目光看向慕容逸南。

  而慕容逸南确实心悦这素有第一美人之称的凰羽玉颖,所以在凰羽玉颖被凰羽心悠控制住的时候,他还真的投鼠忌器,对着周围的人摇手示意他们不能上前。

2018-07-11 14:31:31来自 q.mama.cn

  不过凰羽心悠这突然的转变也出乎慕容逸南的预料之外,毕竟这凰羽心悠在慕容逸南的面前可从来都是柔弱善良,如今竟然有这么强硬冷厉的一面,怎么不引起慕容逸南的特别关注。

  慕容逸南挥手示意周围的侍卫停止行动以后,便打量了凰羽心悠一番,待打量完凰羽心悠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时候才又说道:“心悠,你放了玉颖,只要你放了玉颖,朕便饶你了。”

  “你以为我傻啊,只要我放下了她,万箭穿心的就是我。”凰羽心悠在说话间已经观察完四周了,当她看清楚周围都是那些拿着弓箭的御林军以后,便知道自己逃生是无望了,不过她也不打算就此罢手。

  “就是你不放下她,你认为你能够逃得了吗?”慕容逸南是非常自信自己的御林军。

  “逃不了可以拉个垫背的也不枉我来这个时代一趟。”凰羽心悠冷漠的看着慕容逸南,眼里再也没有曾经有的温柔情窦,脸上也没有半点的害怕,其实她知道自己这身子抵不了多久,因为腹部的重创,不但让她流了很多血,就是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没有生的希望了,如今她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在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慕容逸南还是首次看见凰羽心悠用这种冷漠疏离的目光看自己,曾经的含情脉脉竟然不复存在,看着凰羽心悠的这种疏离冷漠,他的心无来由的烦躁了起来,这种烦躁让他连凰羽玉颖的生死也不想顾及,只想让凰羽心悠就此消失在眼前,所以他满眼嗜血般阴冷的说道:“你以为拉着她朕就被你控制得了,告诉你,不止你们凰羽家有美女,所以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对慕容昱绝食言了,放箭。”说完,慕容逸南的脚尖一点,迅速的退到了安全的地方。

  “皇上救我——。”凰羽玉颖在听了慕容逸南那一声放箭以后,她的眼睛不由得绝望的骤然瞪大,并伸长着手臂向慕容逸南求救着,希望他看在他们过去的情分上带着他离开危险之地。

  而站在周围的那些早就已经拿着弓箭准备着的御林军们,随着慕容逸南的一声放箭,手一松,顿时千万支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目的就是站在城墙上的两个女人。

  凤鸾情早就在慕容逸南的一声放箭以后,她便灵活的背靠城墙把凰羽玉颖挡住了自己,在那四面八法的箭停止以后,她才从已经被箭雨射死的凰羽玉颖的背后站了出来,在她站定以后,只是冷然的看了一眼已经死透了的凰羽玉颖,没有半分怜惜的说道:“靠男人的宠爱死不足惜。”

  “给我抓活的。”一直站在远处观察着的慕容逸南在看见凰羽心悠活着走出来以后,眼里竟然射出一抹复杂与兴趣来,他并没有再次叫唤射箭,而是命令旁边的侍卫抓活的了。

  正低着头看着凰羽玉颖的凰羽心悠在听到慕容逸南说要抓活的话以后,她便抬起头来冷漠的扫了远处那自私无情的男人一眼,便打量起来四周蠢蠢欲动的那些御林军们,她依照自己流血的时间与速度明白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死,所以她根本就没打算逃,只想着怎么让手无寸铁的自己破釜沉舟。

  突然,凰羽心悠一个跃动,不顾自己的伤势爬上了身边的城墙,远处的慕容逸南没有想到凰羽心悠竟然会爬上城墙上,他倒是心中一惊,挥手制止了正要围过去的那些御林军侍卫。

  由于凰羽心悠突然间与之前大不相同,这倒是勾起了慕容逸南的无限兴趣来,所以此时他反倒不想让凰羽心悠马上死去,而是想要活的,所以他在制止了那些御林军以后,便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到了离凰羽心悠不远处,以一种崭新的眼光打量着凰羽心悠,半晌才说道:“心悠,只要你束手就擒,朕就饶你一回。”

  “你以为我还会听你的吗?就是因为听了你的,我才走到如此地步。”此时的凰羽心悠由于刚才脑袋的撞击城墙,竟然想起了自己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个时代的新人类,更想着自己竟然被面前这个古人耍弄暗算,弄到今天这必死的一步,看着眼前这古代的惨烈,她更想回到熟悉的现代去。

  “心悠,你在说什么傻话?只要你乖乖的听朕的,朕保证你富贵荣华享之不尽。”慕容逸南还以为凰羽心悠依然如原来那么好哄,所以他边哄骗着凰羽心悠,边丢了眼色给身边的公公,他身边的公公在得到他的暗示以后,便对离凰羽心悠最近的御林军侍卫打了一个手势。

2018-07-11 14:32:40来自 q.mama.cn

凰妃谋略  章节:256章  状态:连载中  (付费小说)
—————————————————————————————————
  
  想要阅读本书更多其他精彩章节,-》点击这里
《- 即可畅读!

  ↓↓↓↓↓↓↓↓↓↓↓ ↓↓↓↓↓↓↓↓↓↓↓ ↓↓↓↓↓↓↓↓↓ ↓↓↓↓↓↓↓↓↓
  
赶紧点一下这里,加入“小说美文圈”这个大家庭吧~~

(精彩小说汇集地,错过的精彩内容还能补看回来!)

2018-07-11 14:33:48来自 q.mama.cn

----->>>>>>>>>>>>从该入口进小说书城,万本精彩等着你

想要得到更多新的文章,记得关注“香网小说”

请记得点击标题右边 ->☆星形收藏该话题,以便下次继续阅读哟!

❤<-轻聊的妈妈们,也可以点击左下角的心形,保留该帖子的说。

2018-07-11 14:34:14来自 q.mama.cn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难孕难育圈生男生女圈
同预产期
2014年
12月
2015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 7月8月9月
同龄宝宝
2014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 9月 10月 11月
2013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怀孕妈妈圈婴幼育儿圈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早教幼教圈大宝宝圈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我爱厨房圈职场女性圈  环游世界圈我败我秀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