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著名主持人窦文涛曾在节目中聊到自己小时候也被弹过小鸡鸡。




  
他说从小长大的胡同里有个老太太,尤其喜欢弹(摸)小鸡鸡,男孩的小鸡鸡她能坐胡同口玩上一整天,导致他每次看到老太太都害怕得撒腿就跑。

“弹小鸡鸡”这项陋习不仅在我们的生活时常发生,很多文艺作品也无法回避对其的演绎。

1999年上映的电影《喜剧之王》,其中就有一幕周星驰无聊逗小孩弹小鸡鸡的画面:




20年过去了,弹小鸡鸡的“文化”在时间的长河中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在去年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里,弹小鸡鸡这件事依旧存在。
  
离异父亲为了表示跟儿子的亲近,一起在澡堂洗澡时,仔细观察了儿子的小鸡鸡,并用“小鸡鸡长大了嘛”调侃儿子。




  
弹孩子的小鸡鸡,满足了成年人的恶趣味,可被弹的孩子却不那么舒服。
 
说起被弹小鸡鸡,好些网友回忆起了自己的经历:













儿童心理专家认为:触摸孩子生殖器的行为会给孩子造成困扰,它不但会破坏孩子的身体界限,还会破坏孩子心理的正常发育轨迹

回复
2019-08-14 19:08:07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在我们传宗接代的文化中,家里生了一个男孩子,全家人都非常开心,同时非常希望把后继有人的这个情况拿去炫耀。
  
给孩子拍满月/百天照,一定要把男孩的小鸡鸡亮出来;抱孩子去街坊邻居家串门时,故意露着孩子的小鸡鸡,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也经常有人会故意摸一下孩子的的“小鸡鸡”,以示对男孩儿的喜欢。
  
更有甚者,喜欢亲吻小男孩的小鸡鸡:

有一天邻居家的孩子妈去医院给孩子拿药,等待的时候,旁边有一位50多岁的婆婆,抱着小孙儿给周围的人看,一边走一边说:“你们看,我孙儿长得可爱吧,抱出去可是人见人爱的,个个儿都喜欢我们家孙子的。”说完自己开心得不行,抱着小孙儿一顿亲,先是亲脸蛋,“哎呀我的孙子呀,哎呀我的乖孙呀”,最后老婆婆一把举高小孙儿,然后猛亲了几下孙儿的小鸡鸡,“哎呀我们的小鸡鸡呀,哎呀我们的小鸟鸟呀……”
  
或许,他们从心理上,觉得男孩亮出生殖器很自豪,男孩生殖器被看、被摸/弹不吃亏,并且认为没有危险。他们普遍想不到这对男孩来说就是一种猥亵。
  
一个从小就被弹、摸、亲小鸡鸡的男孩,很容易将这种行为当作一种正常行为。
 
也许他们会感觉不舒服,但是很少有孩子会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更严重的是,对男孩来说,他会认为“小鸡鸡”是可以被别人摸的,可以被拿来开玩笑的。当他遇到坏人时,就可能把坏人对他的猥亵当成常态,而不知道这是对自己身体的侵害,不知道自我保护。

2019-08-14 19:09:20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网上有这样一则报道:
  
一个小男孩,总是独自在小区门口玩。保安处的一个大爷,常常喊他去看电视,给他买雪糕和糖果。家长感恩戴德,觉得这大爷人真好。直到有一天,给孩子洗澡的时候,孩子捂着屁股喊疼,才发现端倪。
  
家长悔不当初,问孩子为什么不早说。可怜的孩子,以前从来没听大人说过:哪些是自己的隐秘部位,不能允许别人触碰。面对骚扰和侵害,他虽然心里抵触,却以为是大爷觉得他讨人喜欢,跟他亲近一点而已。
  
因为从小大人就告诉他:“爷爷这是喜欢你才弹你小鸡鸡呢。”
  
中国儿童性教育第一人胡萍老师说:

对于任何一个独立人格的人,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当我们要跟他进行身体接触的时候,都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而不是打着“爱”的旗号随心所欲、满足自己的亲近欲望。

2019-08-14 19:09:46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很多时候,在成年人眼里,男孩的小鸡鸡不过是凸起的玩物,隐私、性观念在无知面前只能靠边站。
  
还有很多成年人一直把孩子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主动把孩子送到亲戚怀里让其亲亲、抱抱、弹小鸡鸡。这些孩子从小就没有任何身体尊严,任人玩耍着长大。
  
成人随意触摸孩子生殖器的行为,给孩子带来的心理伤害主要有以下 5 个方面:
  
🌟第一,提前唤醒了孩子对自己性器官的关注。
  
根据弗洛伊德的观点,每个人的性心理发展都会经历5个阶段——口欲期、肛欲期、性器期、潜伏期和成熟期。
  
儿童对自己生殖器的关注过程应该是一个自然的过程,3~6岁转入性器期后,便会明显表现出对生殖器的兴趣。
  
但是我们通常看到,一个男孩从刚出生开始,小鸡鸡就被赋予“神圣”的意义,在众人面前展示,被摸来摸去。这些经常性的、有针对性的生殖器语言和行为,会唤起孩子对自己生殖器的关注,出现过早探索自己生殖器的行为。
  
孩子也会明白:咦,我这个地方是敏感的,是被人关注的,那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呢?
  
所以,很多男孩不仅会通过各种方式关注自己的小鸡鸡,还会去关注同伴的小鸡鸡,随之会发生互相观察、抚摸、取笑等行为。

2019-08-14 19:10:19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第二,刺激了孩子的性感觉,使孩子出现不适合年龄阶段的性探索。
  
孩子的性心理是一直发展的,在性器期阶段,大多数男孩子开始出现手淫的现象。
  
在没有外界因素影响的情况下,比如亲子关系不良、父母离异、受到性伤害、父母错误干预孩子手淫等,大多数孩子的手淫基本遵循这样的规律:
  
3岁以后有明显手淫,5~6岁时手淫的频率和强度达到高峰,6岁以后逐渐减弱和停止,只有极少数孩子的手淫会持续到青春期。
  
孩子手淫只要不影响个体的精神、生活、游戏和工作,就是正常的。
  
但如果一个孩子经常性地被成人触摸生殖器,会频繁地刺激孩子的性感觉,性感觉带来的全身心的性快感容易导致孩子沉迷于自己动手尝试性行为带来的愉悦。
  
纵使在6~7岁后进入性心理发展的“潜伏期”,这些体会到被他人抚摸生殖器带来愉悦感受的孩子,极有可能依旧停滞在“性器期”,他们对外界的吸引视而不见,沉迷于手淫,甚至愿意乐此不疲的主动“索取”。
  
网友@王小扇面 曾在文章中分享过自己的故事:
小学的时候,妈妈单位离得近,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去她单位等她下班。妈妈有一位同事,大家都叫她花姨。每次见我,花姨总是对我上下其手,有一天跟她打完招呼,她突然靠近我,一条腿微微曲起,触及我的“那里”,边碰边问我:“宝贝儿,长大了吗?让姨摸摸,摸摸……”
自那以后,每次去妈妈的单位,花姨都要来这么一脚。见我也不躲闪,她脚下的力度也随之增强,从一开始象征性的自上而下一笔带过,到后来开始有了探索精神,在我那儿打圈圈,顺时针逆时针各一圈……
因为花姨,我经历了性发育的男性初潮,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我会放弃与同龄伙伴儿玩耍的时间,放学后直奔妈妈单位接受“洗礼”。

2019-08-14 19:15:26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第三,破坏了孩子的身体界限感。
  
孩子经常被他人随意触摸和看生殖器,会让孩子感觉到自己身体不被尊重,没有隐私感,建立起“自己的小鸡鸡是可以随意被别人看和摸”的概念,破坏了孩子保护自己身体隐私概念的建立。
  
一个从小意识不到身体隐私和界限的孩子,未来被欺辱、性侵的可能性会更大。
  
认知上的模糊会让孩子分不清“爱”与“伤害”的区别,在面对真正的伤害时可能会无力辨别,更无力抵抗。
  
争取青少年权益的组织的联合创始人Irene Vanderzand认为:
为了不让长辈生气或伤害朋友的感情而强迫孩子接受他们抗拒的肢体接触,这似乎在告诉他们——自己身体不属于自己,因为在那些情况下,他们只能舍弃自己内心正确的感觉……这可能会使孩子遭受性侵;或让孩子以为大家只是为了取乐而蒙受欺凌。

2019-08-14 19:19:38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第四,习得了随意触碰他人隐私的行为。
  
孩子在经常被他人摸弄和调戏生殖器的行为中,也开始学习成人的行为而去摸别人的生殖器。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等他长大了,可能也会用摸小朋友小鸡鸡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喜爱,他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性侵,已经构成了犯罪。

曾经,有一个幼儿园的男老师,在照顾孩子睡午觉的时候,经常摸一个3岁左右的男孩儿的“小鸡鸡”。这个男孩儿,有一天无意中把这件事说给父母听。父母一听,觉得这个男老师有问题,就找到幼儿园,对他进行了调查。
  
没想到,这个老师非常坦然地承认了:自己就是摸过,没有什么呀!
  
因为在他从小长大的那个一个小山村里,小男孩都被大人摸过“小鸡鸡”——大人如果觉得哪个小男孩可爱,想逗他玩,就会摸摸他的“小鸡鸡”,或者用他的“小鸡鸡”开玩笑。当他来到城市,做了幼儿园老师之后,他也把这样的习俗带到了幼儿园。

2019-08-14 19:20:01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第五,破坏了孩子对自身身体的高贵感。
  
当自己的身体隐私可以被人随意触摸和玩笑的时候,孩子身体的高贵感也就被破坏了。
  
听说过这样一个悲伤的事情:

志刚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经常被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围攻“掏鸟窝”,时间一长,他在学校都溜着墙边走,上个厕所还要四下提防。
然而到了五年级,他一反常态,竟然敢公然在大家面前“遛鸟”。只要那几个男生一声呼喊,志刚哪管周围有没有女生,就把“鸟”掏出来显摆。周围男生起哄,连连夸他有种,他越发得意洋洋。
  
多么可怜的孩子。
  
明明是被欺负的孩子,为了保护自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在志刚看来,当他主动“遛鸟”的时候,他就不会被“掏鸟”,反而会受到“称赞”。他曾经的“痛点”,反倒令他获得了“尊严”。
  
一个从小意识不到身体的神圣与高贵的孩子,在未来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欺辱。

2019-08-14 19:20:27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呼吁保护女孩,却忽略了对男童的保护和教育。
  
网络上常有男孩的妈妈,略带几分自豪地说:我们家是男孩,不吃亏。
  
但我想说的是,不是眼睛看得到的伤口才叫伤口,有些伤害,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说出口,但它默默存在,它也很痛。
  
林肯公园主唱Chester Bennington于2017年在家自杀身亡,年仅41岁。他在过去接受的采访里表示, 7岁那年他被一个年长的同性朋友性侵了,一直持续到13岁。父母忙于工作,年幼的他不知道如何寻求帮助,默默忍受这份屈辱,害怕说出口没人相信,以及被人误会性取向。




  
童年的悲惨遭遇,让长大后的他通过歌声的呐喊来宣泄心中压抑的情感。然而,没有人知道,那段性侵经历曾让他无数次想到自杀。
  
作为父母,想想就心痛。
  
很多时候,父母会纠结:“我不好意思阻止老人或者外人摸孩子生殖器的行为,怕得罪人啊!”
  
那如果在不愿意得罪别人和不允许别人伤害孩子这两件事情上,你只能够二选一,你选择哪一个?
  
如果父母选择不得罪别人,就接受别人对你孩子的伤害;如果选择了保护孩子,就要拿出行动,制止别人的行为。
  
要改变文化传统很难,即使是一个文化中的糟粕,人们也不愿意放弃。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
  
但是,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是我们做父母的天职和本能。
  
愿父母们时时自查、自省,切莫成为让孩子受伤害的“帮凶”。

2019-08-14 19:21:26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确实是不正当的行为

陋习,最烦这些人了,严重鄙视他们

2019-08-16 04:43:42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