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月云兮缓缓睁开双眼,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她犹记得自己因为持续多日被追杀,与护卫失散之后又落入人贩子手中,好不容易从人贩子手中逃脱,结果却染了风寒昏倒了在路旁,可是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路边。

    她似乎被人救了,只是浑身酸软,提不起丝毫的力气来,月云兮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坐起来,却惊动了守在旁边的小姑娘。

    “奶奶,娘,她醒了,她醒了。”小姑娘飞快的跑出去,很快就进来两名女子,看年龄似乎是母女。

    年龄大的女子坐在床边,摸了摸月云兮的脑袋:“烧已经退了,看来没事了,孩子,饿了没?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

    月云兮看着面前陌生的女子,沙哑着嗓子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们救了我吗?”

    杨氏见月云兮口齿清晰,顿时松了一口气,那一对夫妻往他们村子过的时候,说他们太穷,养不起孩子,这孩子又病得糊里糊涂的,她见这姑娘长得标志,心一软就用家里所有的积蓄,二两银子买了月云兮做自家儿子的童养媳!

    洛家因为家穷,样式一人带着三个儿子,大儿媳妇儿是逃难到清河村,被老大捡回来的,干脆就当了老大媳妇儿,加上老大是个能说会道的,两夫妻感情倒是极好,只是这二儿子就让人操心了。

    洛家本来就穷,可偏偏这洛清绝沉默寡言也就罢了,还整日黑着一张脸,白瞎了生得那么好的容颜,原本十里八乡的姑娘都喜欢他那张脸,可最后都被他那冷漠又可怕的性子给吓跑了,一下子坏了名声,哪怕考了个秀才,十里八乡的姑娘也不愿意嫁给他,于是耽搁到十八岁,还没能娶上媳妇儿。

    正当杨氏头疼二儿子娶亲的事情,就有一对夫妻带着月云兮经过清河村,那对夫妻原本是在路边捡到了月云兮,见月云兮长得十分标志,打算卖去窑子里换几个钱,谁知走错了路,到了清河村,身上又没了盘缠,月云兮又发起了高热,病得一塌糊涂,恨不得撒手不管的时候,杨氏出现了,用二两银子,将月云兮买回了家。

    “这里是清河村,我姓杨,夫家姓洛,这是我大儿媳妇儿卢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杨氏笑眯眯的问道,越看月云兮越觉得满意,谈吐清晰,为人懂礼,虽然身体差了一些,没关系,迟早让她养得白白胖胖的,到时候,好给他们洛家生个大胖孙子。

    月云兮心中防备,并未告知杨氏自己的真实姓名,毕竟对方是敌是友还未可知:“我叫阿九,今年十岁,我怎么会在这里?”

    “阿九,好名字。”杨氏赶紧招呼大儿媳妇儿去将锅里的粥端来,亲自扶着月云兮坐起来,等到卢氏端了粥进来,伸手接过来喂月云兮,“好孩子,先喝点粥,你病了好几日,胃里空虚,先喝点粥养养胃。”

    所谓的粥,不过是米汤里面有几粒米,洛家家穷,杨氏为了买月云兮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如今家里也只是能勉强糊口,突然多了月云兮,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月云兮看了看那惨淡的粥,没有任何嫌弃,逃亡的路上,她也不曾好好吃过一顿饭,好好睡过一次觉,如今能得一碗粥,也算是极好了,当即小口小口的将粥喝了。

    “谢谢伯母。”从小的家教,月云兮不敢抛弃,喝完粥之后,连声道谢,杨氏两眼放光,握着月云兮的手,不住道。

    “好孩子,别怕,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伯母一口吃的,绝不饿着你。”杨氏欢天喜地,老天开眼,她家老二总算有媳妇儿了。

    卢氏咳嗽一声,提醒杨氏,还没有告诉这孩子,她父母将她卖给了洛家做童养媳,若是一会儿知道了,指不定怎么闹呢,要知道,若不是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谁家愿意将孩子卖去他人家做童养媳啊。

    说得好听是童养媳,说得不好听那就是下苦力的,看这丫头斯斯文文的样子,像是大家闺秀,指不定性子多烈,若是一会儿知道了,不愿意做童养媳,转身逃走了,他们可就是人财两空了。

    月云兮年龄虽小,可是一点都不糊涂,总觉得在她昏迷之际,出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跟她有关的事情,若是不弄清楚的话,只怕她被人卖了,还得替人家数银子。

    “伯母,我是怎么到这里的?”月云兮小心翼翼的套杨氏的话。

    杨氏爱怜的摸了摸月云兮的脑袋:“可怜的孩子,你爹娘带你来这里的,你也不要怪你爹娘,他们自身难保,加上你又病得糊里糊涂的,他们为了你好,才将你卖给我们家做童养媳的,你放心,我们绝不是那等可恶人家,决计不会亏待你的。”

    月云兮总算缓过神来了,她昏迷之后,被人捡到,而后被人卖给了这家人做童养媳,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月云兮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没有哭,没有闹,只是点点头,安安静静的模样,让杨氏跟卢氏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同村瘸子家的媳妇儿,得知被父母卖给了瘸子做童养媳,寻死腻活,三番四次想要逃走,闹了好久,去年同了房,生了孩子才歇下来了,可是他们家这小姑娘,冷静得不像话。

    “你明白伯母的意思吗?”杨氏搓着手,小心翼翼的问道。

    月云兮点点头:“我爹娘太穷,把我卖给了你们家做童养媳。”

    “对,你爹娘太穷,怕把你饿死了,才卖给我们家做童养媳的。”杨氏重复了一遍,身后跟着个小男孩,看样子年岁应该跟月云兮相仿。

    “是做他的童养媳吗?”凌晓晓伸手指了指跟在杨氏伸手的小男孩问道。

    杨氏听了,笑着摇摇头,将身后的小男孩拉出来道:“不是他,是我家二儿子洛清绝,这是我家三儿子洛清凡。”

    月云兮看了一圈,并未看到杨氏口中的洛清绝,不由得疑惑的看向杨氏,杨氏笑着摸了摸月云兮的脑袋:“清绝有事外出了,过些日子才会回来,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了,他虽然寡言少语,但是性子不坏,你与他多相处就知道了,你身子尚且虚弱,这两日就不要起床了,待你身子好些了,再下床走动吧。”

    “谢谢伯母。”月云兮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她才不管对方是谁,什么身份,等她养好身子,就一走了之,以她的身手,从这里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眼前,就是博得这家人的信任放松对她的警惕,然后再找机会逃走!

    月云兮在床上又躺了三日,这才好完全,能下地走动,只是无论她去哪里,背后总跟着两根小尾巴,一个是跟她同岁的洛清凡,一个是年仅三岁的洛凝。

    而三天的时间里,月云兮已经将自己的状况全部摸清楚了,洛家家穷,洛家长媳卢氏是落难的他乡女,被洛家长男捡到,玉成好事,四年前成了亲,后来生了长女洛凝,二儿子洛清绝,就是她的未来夫君,年岁十八,听洛清凡说,长得十分好看,她无法理解小孩子口中的好看,别看她现在的样子只有十岁,这身体里面住着的灵魂可是已经二十八岁了,她是在三年前穿越来这边的,好日子才过了三年,就落得这般下场。

    月云兮想到那一晚,满地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自家长兄,手持长剑,染满鲜血,一双猩红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又惊又怒又怕的她,纵火烧宫,在帝武卫的掩护下逃走,可是一路上追杀不断,帝武卫折损不少,而她更是在惊慌失措之下,与帝武卫失散了,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月云兮哀叹一声,看了看紧张兮兮盯着她的洛清凡以及一脸好奇的洛凝,又长叹一声,洛家有多穷,穷到一天只有两顿饭,因为她大病了一场,杨氏怕她落下什么病根,才有白粥喝,其他人吃的都是野菜糊糊,洛清凡都有些营养不良,明明年岁跟她相当,个头反而比她矮,洛凝倒是脸蛋圆圆的,大抵是还小,家里人都让着她的缘故。

    “姑姑。”洛凝咬着手指,一脸好奇的问道,“你会走吗?”

    洛凝实在好奇,娘叫她看好姑姑,若是姑姑要走,立刻就要告诉奶奶跟娘,所以她很好奇,面前这个好看的姑姑会不会走呢?

    “走?去哪里?”月云兮疑惑的问道。

    “离开我们家啊,娘说,你会走,让我们看着……”洛清凡眼疾手快的捂住小侄女的嘴巴,“娘说,你人生地不熟,怕你走丢,所以让我们跟着你,你要去哪里就告诉我,我给你带路,不要一个人出去。”

    月云兮笑得眼睛眯成了月牙,这家人可真有意思,老的担心她跑了,小的担心她丢了,总之一句话,就是,她若是想逃走,这家人可不会放过她。

    “我不走,反正我无处可去,离开了这里,没有地方可去,还不如留下来。”月云兮捏了捏洛凝胖嘟嘟的小脸蛋,“我还没有看过清河村是什么样子,你们带我四处走走,可好?”

    洛凝不住的点头,洛清凡却有些迟疑,随即想到,外面到处都是人,若是月云兮要逃走,他只要一嗓子,周围的人都会帮忙将她抓回来。

    “好,你可不要想着逃走!”

    “你放心,我不走,只是看看我接下来要生活的地方长什么样子而已。”说完月云兮当先走出去,推开院子的柴门,入眼是一块一块的地,如今正值春耕的时候,杨氏跟卢氏正在田里插秧苗,周围都是在忙碌的村民。

    月云兮一身粗布麻衣,并不惹眼,但是她一走出来,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月云兮的身上,不少人在等着看好戏,想看看洛家这个童养媳几天会逃走,原本以为当天就会逃走,可偏偏月云兮的身子不争气,病了好几天,如今才出来。

    “快看,是洛家的小媳妇儿。”村民三三俩俩的抬起头,就看到月云兮往田埂上走,直直往杨氏他们所在的秧田而去。

    杨氏见月云兮出来,顿时立起身:“你这孩子,病才刚好,怎么就出来了?外面冷,快回家里待着。”

    月云兮笑着摇摇头,就要脱鞋下田帮忙,这可吓坏了杨氏:“使不得,使不得,你风寒才好,若是下田,沾了冷水,又病倒了就不好了。”

    卢氏也是一脸担忧:“阿九,娘说得对,你且回家待着,你这病才刚好,如今正是春耕的时候,若是再病倒了,家里可腾不出人来照顾你了。”

    “我说杨大嫂,这童养媳就是来干活的,你家的就尊贵,还不让下田了。”隔壁田里插秧苗的虎婶子刻薄的说道,虎婶子姓胡,因为说话刻薄不饶人,村里的人都叫她虎婶子。

    “她病了许久,这才好,自然是不能下田的,若是再病了就不好了。”杨氏笑着解释。

    虎婶子冷笑一声,直起身将月云兮从头打量到脚:“我说杨大嫂,你就是脑子不清楚,这丫头瘦得跟根竹竿似得,一看就不是好生养的,买来不做苦力能做什么,等你家情况好些了,再回头重新给你家清绝说个媳妇儿,怎么也要个屁股大,好生养的,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做什么,风一吹就倒了,更何况你们家清绝都十八岁了,等这丫头片子长大,你们家清绝都二十好几了,这婚姻大事,岂是能等的。”

    月云兮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人生地不熟的,她也颇能忍,但是卢氏就忍不了,她本就是小门小户的贫苦人家:“虎婶子,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你喜欢屁股大的,我家二叔就喜欢这样温温柔柔的,像那些个五大三粗的,我家二叔看不上!”

    “呵,还看不上,我看是没有人愿意嫁吧!”虎婶子冷笑,“就你家那穷酸秀才,凶神恶煞的,是个人都得被他吓死,你们买的这个丫头片子,经不起他折腾吧,指不定没多久就得弄死了!”

    “你……”

    “够了。”杨氏打断卢氏,“你何必去与她争辩,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性子,阿九,你先回去吧,外面凉,别又感染了风寒,你也别听他人胡说,清绝绝对不是个坏人,伯母也不会委屈了你。”

    月云兮迟疑了下,将鞋子套了回去,却没有回去,而是帮着将田埂上放着的秧苗传到田里,方便杨氏他们插秧。

    杨氏跟卢氏对视一眼,都笑了,虎婶子见月云兮没有哭鼻子,顿觉无趣,自去插自己的秧苗去了,洛清凡见自家娘没有呵斥他,顿时松了一口气,也去帮忙,洛凝还小,却也学着月云兮的模样,搬运秧苗。

    村民见月云兮不哭不闹不逃走,反而还想下田帮忙,一时之间都用吃惊的目光看着月云兮,在他们看来,这小姑娘定然是被吓傻了,所以才会这么乖巧,也有人觉得这小姑娘是卖乖,想先取得杨氏他们的信任之后再逃走。

    月云兮不管他人是怎么想的,总之她自己心里的想法是,能在这里待几年,躲躲风头也好,毕竟那位可不会轻易的放过她,若是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只怕没有人能想到她在这里,只要她不露出任何的破绽,当然也不能暴露自己的所在。

    虽然还没有见过她那尚未谋面的未婚夫,看杨氏的模样,养出来的儿子,也不至于太差,更何况她年龄还小,对方定然不会为难于她,待到她成年还有好几年呢,她有的是时间来筹谋一切,贸然离开这里,对于她来说,也是十分不利的。

    杨氏其实心中也十分担心,毕竟没有几个人心甘情愿做童养媳,再加上自己家贫,多少女子都瞧不上他们家,哪怕自家二儿子十分优秀,又是个秀才,依然改变不了这个状况,更何况一旁还有虎婶子的挑拨,想要留住这丫头并不容易,可是看到月云兮的举动,她无端端的觉得安心了不少。

    卢氏也跟其他人一样的想法,认为月云兮是在卖乖,博得他们的信任,然后趁着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再逃走,所以并未放松对月云兮的防备。

    “我说小丫头片子。”虎婶子先插完秧苗,坐在田埂上啃饼子,“当了人家童养媳了,你就要有自觉,不要妄图逃走,否则的话,被抓回来,可是要打断腿的。”

    月云兮看向虎婶子,笑得眉眼弯弯:“为什么要逃啊?”

    虎婶子被月云兮的话说得一下给噎住了,不住的拍胸口,喝了好几口水才缓和过来,看月云兮的模样,就跟看傻子一样,果然是年岁小,什么都不懂,自古以来,童养媳有几个有好下场的,若不是家里实在太穷,有几个人愿意让自己女儿做童养媳的,可是看月云兮一脸天真,虎婶子顿觉这丫头是个傻的。

    “洛家小媳妇儿,你别听虎婶子吓唬你,清绝虽然面相凶了一些,但是人还是不错的。”村长看不过去了,开口安慰月云兮。

    月云兮看向杨氏,不知为何,杨氏瞬间明白了月云兮的意思:“那是咱们村的村长,雷兴业,叫阿叔就行了。”

    “阿叔好。”

    “乖孩子。”雷村长见月云兮嘴甜,十分高兴,侧过头跟自家媳妇儿小声嘀咕,“这杨氏有眼光,虽然年岁还小,这容貌,这举止,倒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村长媳妇儿笑了笑,擦了擦手,从干粮袋子里,摸出一个摊饼,对着月云兮招招手:“来,过来,饿了吧,婶子给你个饼吃。”

    月云兮看了一眼杨氏,见杨氏点头,这才走过去,接过村长媳妇儿递过来的摊饼,连声道谢:“谢谢婶子。”

    “快吃吧。”村长媳妇儿因为常年劳作,皮肤黝黑,但是十分健康,脸上的笑容也十分的友好。

    月云兮笑着道了谢,回到自家田埂上,将摊饼分了给了洛凝跟洛清凡,还给杨氏跟卢氏留了一些,自己只拿了一小块,小口小口的啃着。

    杨氏见了,对月云兮的懂事跟谦让十分满意:“我们就不吃了,你们吃吧,你身子弱,多吃点。”

    月云兮见杨氏跟卢氏都不吃,当即将杨氏跟卢氏的份递到洛清凡跟洛凝的手中:“你们俩吃,小凡太瘦了,明明跟我同岁,却比我还矮。”

    洛清凡老大不乐意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矮,可是月云兮是他二嫂,他也不敢发脾气:“二嫂,我会长高的!”

    月云兮将另外一小块饼子塞到洛凝的嘴里,洛凝满嘴都是吃的,腮帮子鼓得圆圆的,不停的嚼着口中的饼,仿若一只啃松子的小松鼠,月云兮又笑开了花。

    月云兮歇了会后将所有的秧苗传递到田里之后,就说回去做饭,杨氏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卢氏则是努努嘴,示意女儿跟上去,洛清凡因为年龄跟月云兮相仿,反而喜欢跟在月云兮后面,当即也跟着往家里走。

    一进入厨房,月云兮才发现,洛家是真的穷,米缸里面只剩下一点点米,笼在一起,只够煮一个人的稀粥,想必这点米都是存了许久才存下来的。

    “小凡,你们平时吃的什么?”

    “野菜糊糊。”洛清凡毫不犹豫的说道,甚至还舔了舔嘴唇,“我许久没有喝过白米粥了,娘说,你身子差,白米粥要留着给你喝。”

    月云兮听了,无端端的觉得有些心酸,伸手摸了摸洛清凡的脑袋,用大人的口吻说道:“真是辛苦你了,以后,我们家会更好的,天天都有白米饭吃,吃到你腻烦为止。”

    洛清凡看着月云兮,完全当月云兮在说笑,大米可是很贵的,一年能吃上几次,他就很满足了,哪里能奢望天天吃,一年到头,也就只有过年的时候,能吃上几顿白米粥,闻到一点肉腥味,洛清凡虽然还是个孩子,也知道家中贫寒,不敢要求很多,但是洛凝就不一样了。

    “阿九姑姑,真的以后能天天吃白米饭吗?”

    “一年,最多一年时间,以后凝儿就能天天吃白米饭!”月云兮竖起一根手指头道。

    洛凝眼睛都亮了,不住的点头,想到香喷喷的白米饭,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洛清凡听了,只是看了一眼月云兮,并不相信月云兮说的话,他们家很穷,月云兮也不可能有钱,若是她有钱,怎么会被卖到洛家当童养媳,他只把月云兮说的话当成逗洛凝开心的玩笑话而已。

    “太好了,我最喜欢吃白米饭了。”洛凝高兴得手舞足蹈,月云兮摸摸洛凝的脑袋,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啊,目光看向洛清凡,洛清凡则是侧过头去。

    “二嫂,不是说要做饭吗?还不快点!”

    月云兮将厨房翻了个遍,只找到一点小麦粉跟一些野菜,野菜还是早晨卢氏去采回来的,这个季节,野菜都纷纷长出来了,倒是不难采摘,只是野菜的味道并不好。

    月云兮干脆拎了篮子,让洛清凡带她去摘野菜,洛清凡带着月云兮往屋后走,他们屋后是一座山坡,山坡上长了不少野菜,在经过后屋水沟的时候,月云兮意外的发现水沟旁长着许多鱼腥草,一时之间有些高兴:“今天中午可以加菜了。”

    洛清凡不明白的看着月云兮,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高兴:“二嫂,我们家没有多余的菜加了。”

    “我说有就有。”月云兮笑嘻嘻道,让洛清凡领着她去摘野菜,野菜的种类很多,月云兮挑选了一下,摘了一些后,回来就拿了锄头将后屋水沟旁的鱼腥草给挖了一些,洗干净,倒是也有一大盘。

    洛凝年龄小,并不知道怎么做饭,但是年龄小,并不代表不会做事,乖巧的坐在灶门前,帮月云兮烧火,而洛清凡则是择菜洗菜的同时,一边偷瞄月云兮。

    “二嫂,你会做饭?”

    “当然会啊。”月云兮自豪的说道,还好这几年的生活,没有让她忘记该有的生活技能,否则的话,突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

    洛清凡仔细想了想,农家的姑娘,十岁,什么都会做了,若是月云兮不会,那才是怪事,会最好,这样也能帮助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对了,小凡,你大哥去哪里了?”

    “上战场了,凝儿还没有出生就上战场了。”洛清凡十分自豪的说道,“二哥说了,大哥是大英雄,去保家卫国了,我以后长大了,也要做一个大英雄!”

    “有志气。”月云兮一边搅拌着锅里的糊糊,一边说道,“你上学堂了吗?”

    “上了,因为我年龄小,所以在村子里的学堂学习,最近是春耕正忙的时候,夫子也要回家帮忙,所以放了我们三天假,三天后又要回学堂上课。”洛清凡一本正经道,“阿九去过学堂吗?”

    “没去过。”月云兮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没有去过,因为都是帝师上门来教她,所以她不曾去过学堂。

    “那你识字吗?要不我教你识字?”洛清凡有些激动的说道。

    “识字的,我爹以前是教书先生,教了我识字。”月云兮想也不想的撒谎道。

    洛清凡听了,却是两眼发光:“这么说来,你爹是秀才了,我二哥也是秀才,我听我二哥说,咱们村里教书的夫子也是秀才出身,只有秀才才能当夫子,一般人是当不了的。”

    “大概是吧。”月云兮敷衍道,她爹是秀才,估计她爹泉下有知都要笑活过来,想到这里月云兮的眼眶红了红,不过她掩饰得很好,吸了吸鼻子,将眼泪逼了回去。

    洛清凡没有看到:“那看来你家是落魄了,所以你爹才把你卖掉。”

    月云兮哭笑不得了,不过洛清凡有句话是说对了,那就是她是落魄了,家破人亡,一夜之间,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不但如此,背后还要无数的追兵,随时等着要她的性命,她能逃过一劫,指不定还要谢谢那两位将她卖了的人贩子!

    洛凝安静的听着两人说话,她才三岁,还不到上学的时候,清河村清贫,女子一般七岁才会上学堂,学个一两年,能识字算账就足够了,而男子则是不一样,三岁就要开蒙,五岁就要正式进学堂,平时洛清凡显得无聊,就会教洛凝认字写字。

    “阿九姑姑你别怕,我们不卖你。”洛凝一脸天真的说道,在她的想法中,卖掉别人是不好的,所以他们不会卖掉月云兮。

    月云兮嘴角勾出一抹弧度:“凝儿最乖了。”

    “二嫂,这野草洗好了,怎么弄?”洛清凡端着洗好的鱼腥草,疑惑的问道。

    月云兮看了一眼锅中的野菜糊糊,煮的也差不多了,当即让凝儿不用加柴火了,等灶膛里面的余火燃尽就行了。

    “小凡,去叫你娘跟大嫂回家吃饭。”

    “好。”洛清凡实在是怀疑,月云兮随便采回来的野草能不能吃,只不过看月云兮一脸自信的模样,也不敢反驳,当即转身出门去叫杨氏他们回来吃饭。

    月云兮找了找厨房里面有的调料,最终挫败的发现,厨房里面的调料太少了,除了油盐醋之外,就没有别的调料了,只好用盐跟醋拌了鱼腥草,尝了尝味道,感觉还可以,便让凝儿也尝尝。

    凝儿尝了尝,不住砸吧嘴:“阿九姑姑,这是什么,挺好吃的。”

    “凉拌野菜,可还喜欢?”

    “喜欢,凝儿以前从未吃过。”洛凝欢喜道,“奶奶跟娘一定会很喜欢的。”

    “那凝儿帮姑姑摆碗筷。”月云兮笑着吩咐道,凝儿答应了一声,赶紧去擦桌子,拿筷子,给月云兮递碗,然后将装满野菜糊糊的碗小心翼翼的端到桌子上放好。

    杨氏跟卢氏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吃食,不由得有些吃惊,尤其是桌上还多了一盘菜,他们平日里吃的都是野菜糊糊,哪里有菜可吃,唯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稍微吃得好一些。

    “这都是你弄的?”杨氏有些惊喜。

    “小凡跟凝儿都有帮忙。”月云兮请两人入座之后,这才跟着坐下,因为家穷,到没有那些男女不同席的臭规矩,洛凝挨着月云兮坐好,见奶奶跟娘动筷子了,小家伙这才欢欢喜喜的拿起筷子。

    杨氏跟卢氏看着桌上的凉拌菜,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试着尝一尝的心思,免得辜负了月云兮的好意,谁知一尝之下,竟然发现意外的好吃,一大盘凉拌鱼腥草,被吃得干干净净的。

    “真好吃,没有想到,野菜还能这么吃,一会儿我去把那些剩下的全部挖回来,晚上再来一盘……”说到这里,洛清凡脸色变了变,他一时之间得意忘形,都忘了,他们一天只吃两餐。

    月云兮见洛清凡脸色有些挫败,顿时明白他在想什么了,接过话道:“好,吃过饭之后,我们再去将那些野菜挖回来,对了,伯母,清河村有药堂吗?”

    “没有药堂,怎么,阿九你哪里不舒服吗?”杨氏一听月云兮打听药堂,顿时紧张的问道,他们家现在是穷得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出来了,若是月云兮再病了,他们可请不起大夫了。

    月云兮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并没有生病,而是先前跟小凡去后山看过,上面生长着不少药材,采回来,可以卖去药堂赚钱。”

    杨氏跟卢氏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敢置信:“阿九,你认识药材?”

    月云兮打算胡诌自己爹是大夫,但是瞬间想到她不久前才说过自家爹是教书先生,当即道:“我娘以前替人打理药园,所幸我认识不少药材,吃过午饭后,我跟小凡先去将山上的药材采回来,顺便再采一些野菜回来做晚饭。”

    杨氏听了,没有反对,卢氏也有些将信将疑,毕竟他们村里,就只有一个行脚大夫,其他人根本不认识药材,月云兮这般说了,自然是为了这个家好,她也无法阻止。

    “也好,上山采药材时,一定要注意安全。”

    月云兮笑着点点头,午饭之后,收拾好碗筷洗干净,就拿了背篓跟小锄头准备上山,洛清凡从月云兮的手中拿过锄头跟背篓:“二嫂负责认药材,我负责挖。”

    月云兮听了,笑得一脸灿烂:“没问题,山上的药材,没有人采过,定然能采不少,到时候晒干了,送去药堂,也算是一笔收入。”

    洛清凡在跟在月云兮后面:“二嫂,你懂得可真多,还认识药材,我就不认识。”

    月云兮听了,只是笑,没有回答洛清凡的话,一路上,将他们遇到的药材都介绍给洛清凡听,每一种药材的名字,功效,听得洛清凡目瞪口呆,两人忙碌了一下午,采了满满一背篓药材,洛凝在山下往山上看了又看,直到天快黑了,两人才回来。

    “三叔,阿九姑姑。”洛凝看到两人回来,小跑着迎上去,“你们可算回来了。”

    “时间挺晚了,小凡,你把药材洗干净晾起来,我去煮晚饭。”月云兮将手洗干净,就钻进厨房做晚饭,一进厨房,就看到满满一盆洗好的鱼腥草,顿时惊讶的看向的洛凝。

    “凝儿,你做的?”

    洛凝不住的点头:“三叔跟姑姑上山采药草去了,凝儿就去把野菜弄回来了,阿九姑姑,晚上凝儿还要吃凉拌野菜。”

    “好,凝儿真厉害,阿九姑姑一会儿给你凉拌野菜。”月云兮从怀里掏出几个野果子,放进脸盆里,顺便洗干净拿了一个给凝儿,“来,这是奖励你的。”

    凝儿坐在灶门前,接过月云兮递过来的野果子,看了看月云兮:“阿九姑姑吃过了吗?”

    “吃过了,可甜了,你尝尝。”

    “凝儿想留着给娘吃。”

    “阿九姑姑给你娘跟奶奶都留了的,赶紧吃吧。”月云兮赶紧将水掺好,灶膛里面也燃起了火,洛凝一边看火,一边咬着果子,笑得一脸满足。

    “阿九姑姑,真的很甜。”

    月云兮一边将洗干净的灯笼花切好,一边注意锅里的水,等水开了,就将小麦糊糊倒进去,搅拌均匀,等到火候差不多了,又将切好的灯笼花放进去,开了两开,便熄了火去凉拌鱼腥草。

    杨氏跟卢氏收工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洛清凡一个人在小溪边洗药材:“凡儿,你一个人在这做什么?”

    “娘,大嫂,你们回来了,我正在清洗药材,今日我跟二嫂采了满满一背篓的药材,二嫂说了,明日还去,只是明日我学堂开学了,不能陪她去了。”洛清凡一边将清洗好的药材装进背篓。

    杨氏见了,跟着去帮忙,很快就将药材洗好了,杨氏怕洗干净的药材再次弄脏,干脆去拿了簸箕出来,将洗干净的药材装在簸箕里放在屋檐下晾起来。

    “伯母,大嫂,你们回来了,时间刚刚好,开饭了。”月云兮冒出个脑袋打招呼。

    洛凝在厨房里面帮忙,将碗筷摆上桌,卢氏有些不高兴,本来家里就穷,他们平日里都只吃两顿,因为月云兮前几日病得十分严重,所以杨氏给她开了小灶,每日三餐,但是他们这般吃,家中的粮食,只怕都要不够了。

    杨氏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卢氏当即在桌子上发难了:“阿九,我们是不吃晚饭的。”

    洛凝刚拿了筷子,被卢氏这么一说,吓得当即筷子松了手,怯怯的看着卢氏,卢氏见女儿受惊,当即放柔语气:“咱们家贫,一日吃两餐就足够了,家中的钱,娘都用在你身上了,如今咱们家中,可是连一个铜板都没有了,若是这般一日三餐的吃,只怕不消几日,就要没东西可吃了。”

    “好了,阿九也是为了大家。”杨氏出口安慰道,“没事,你不习惯也是应该的,放心吃吧。”

    月云兮没有说话,见杨氏他们动了筷子,这才让洛凝吃饭,将碗中的野菜拨给洛凝:“凝儿正在长身体,可要多吃点,对了,我们在山上发现有野果子,摘了回来,我尝过了,很甜。”

    月云兮将洗好的野果端出来,先让杨氏拿了,又递到卢氏的手中,卢氏见里面也就四个,当即拿了一个,塞给自己的女儿。

    洛清凡拿了一个,里面还剩下一个,月云兮便递给了卢氏,卢氏看了一眼月云兮接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味道确实很甜:“倒是很甜。”

    杨氏见了,将自己手中的果子递给月云兮:“你吃吧,我不爱吃这个。”

    “伯母,我吃过了,摘下来的时候就吃过了。”月云兮婉拒了,将碗里的野菜糊糊吃干净便说吃撑了去外面消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杨氏叹了一口气:“以后,别这般说她,她也只是个孩子。”
【【【点击继续阅读全文】】】

历史阅读记录点这儿~~~
想看更多好书?想免费拿书币吗?打开手机微信,搜索:91baby天天读好书,点击关注,你就能每周收到精挑细选的小说,还能领取200元宝哦~!

回复
2019-12-12 11:13:00来自 q.mama.cn

好看

2019-12-23 11:32:03来自 q.mama.cn

什么书,在哪能看

|6761_5221 发表于 2019-12-26 12:51
什么书,在哪能看
在91baby书城就能看哈,或者点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878&chapter=5045875&channel=986这个链接过去看~

2019-12-27 12:21:08来自 q.mama.cn

|6761_5221 发表于 2019-12-26 12:51
什么书,在哪能看
在91baby书城就能看哈,或者点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878&chapter=5045875&channel=986这个链接过去看~

2019-12-27 12:21:08来自 q.mama.cn

鱼丸的幸福 发表于 2019-12-12 11:13
    月云兮缓缓睁开双眼,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她犹记得自己因为持续多日被追杀,与护卫失散之后又落入人贩子手中,好不容易从人贩子手中逃脱,结果却染了风寒昏倒了在路旁,可是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路边...
现代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2019-12-28 11:19:55来自 妈妈网孕育iPhone版

鱼丸的幸福 发表于 2019-12-12 11:13
    月云兮缓缓睁开双眼,一时之间还有些不适应,她犹记得自己因为持续多日被追杀,与护卫失散之后又落入人贩子手中,好不容易从人贩子手中逃脱,结果却染了风寒昏倒了在路旁,可是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路边...
现代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2019-12-28 11:19:55来自 妈妈网孕育iPhone版

不懂古代人

叫什么名字

不是免费看的吗?

什么电视剧呀?

|1491_1826 发表于 2020-01-22 00:52
什么电视剧呀?
《农门有喜》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878&chapter=5045875&channel=986这个链接过去看全本~

2020-01-22 12:41:09来自 q.mama.cn

什么电视剧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同预产期
2019年
 12月
2020年
1月 2月 3月4月
同龄宝宝
2020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2019年
1月2月3月4月 5月 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 12月
2018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孕4-7月圈 孕8-10月圈 生男生女 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 宝宝常见病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 娱乐八卦圈 我爱厨房圈 剁手晒物圈 家居装修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