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湿热的呼吸浸湿在耳畔,“第一次?”

    陌生的气息萦绕在耳畔,令人瑟瑟发抖,却不敢出声。

    林辛言似乎感觉到男人顿了一下,而后再次响起他的声音,“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她紧张的攥紧双手,摇摇头,“我不后悔——”

    她十八岁,正好年华,却……


    痛!
    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在男人怀里抖了抖。

    为保留那最后一丝尊严林辛言咬着唇,不吭不响,除了第一次带给她的恐惧外,还有来自这个男人的,她能清楚的感觉他强悍的体魄以及那惊人的力量。

    他好似不会累,强悍的攻占她的每一寸肌肤,这一夜痛苦而漫长……

    终于在下半夜男人起身去浴室,林辛言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爬起来,套上衣服走出房间。

    酒店的楼下,站着介绍她这笔生意的中年女人,看见林辛言走出来,递给她一个黑色的袋子,“这是你的报酬。”

    林辛言几乎没有犹豫,立刻接了过来,拿着钱,她快速的奔出去,甚至忽略了下身的疼痛,只想快点到医院。

    还没亮起的天儿,使得走廊很安静,手术室前的地上放着两个担架,因为没有交钱,所以没有被送进手术室。

    林辛言看的心痛不已,哽咽道,“我有钱,我有钱,快救救我妈妈和弟弟……”她哽咽着将手里的钱递给医生,医生看了一眼,让护士清点,然后才叫医护人员把伤者送进手术室。

    不见他们把自己的弟弟推进去,林辛言扑上来,抓住医生祈求道,“还有我弟弟,您救救他……”

    医生叹了口气,“不好意思,你弟弟已经没救了……”

    没救了?!

    好似惊天霹雳,当头一棒狠狠的劈在林辛言的头上,让她眼前一阵泛黑……

    痛,胸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在搅动,痛的抽搐痉挛摊坐在地上,八年前,她十岁,爸爸出轨抛弃了她妈妈,把身怀有孕的妈妈和她遣送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国外。

    后来弟弟出生,三岁时发现患有自闭症,本来生活就拮据,弟弟这一病更是雪上加霜,她和妈妈到处给别人打零工,还算能过活,可是一场车祸,在没有亲人,没有钱,没有人情味的国外,让她体会到什么是走投无路。

    被迫无奈,她卖了自己,也没能救回弟弟。

    有一种痛,没有歇斯底里,只是让人感觉到,不好受,呼吸是困难的,天是灰色的,但你必须接受,还得笑着接受,因为她还有妈妈。

    妈妈需要她。

    经过治疗,妈妈身体好转,但是知道弟弟的死,整个人都崩溃了。

    是林辛言,抱着她,哭着说,“妈,你还有我,为了我好好活着。”

    在医院里的这一个月,庄子衿时常坐在床边发呆,林辛言知道,她是想弟弟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恐怕妈妈就随弟弟去了,因为要照顾妈妈,她被学校开除,不过妈妈的伤势已经好转。

    她提着吃的走进医院,走到病房门口,她抬手刚想开门时,听到里面的声音——

    这声音她熟,即使已经时隔八年,她依旧记得清楚他逼着妈妈和他离婚的样子。

    把他们送到这里来以后,从未来看过她们一眼,今天却忽然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子衿,当初你和宗家夫人情同姐妹,定了娃娃亲,按道理来说你定的娃娃亲应该由你的女儿来出嫁……”

    “林国安你什么意思?!”庄子衿身形消瘦不顾身上还有伤,挣扎着起来要打他,他还是人吗?

    把她和女儿安置在这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从未管过她们的死活,今天一来就是要她女儿嫁人?

    “宗家大少爷,也是你好朋友的儿子,长的好,宗家的门第你是知道的,嫁过去只会享福……”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宗家大少爷是尊贵,长得一表人才,但是一个月前,他出国办事被毒蛇咬了,麻痹了神经,不能行动,还不能人道。

    嫁过去就是守活寡。

    “我嫁。”

    林辛言忽然推开门,站在门口,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饭盒,“嫁人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林国安看向门口,看见这个八年未见的女儿,一时间恍惚了几秒,把她送来时,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现在已经长成大人了,她皮肤白皙,却偏瘦的严重,一张小脸还不及有巴掌那么大,干巴巴的一点不水灵,像是没发育好一样。

    那有家里的小女儿惹人喜欢。

    心中的不忍减了几分,毕竟她长的不是那么好看,就算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丈夫也不会太委屈。


    这么一想林国安也不觉的有什么不好了,“什么条件,你说。”

    “我要和妈妈回国,把属于妈妈的东西全部还给我们,我就答应你嫁过去,”林辛言反反复复攥紧手,慢慢才平静下来。

    虽然常年不在国内,但是小时候她就听说过B市的宗家,家族庞大,坐拥千亿财富,宗家的少爷自然是尊贵,这么好的事情林辛言不觉得能落到自己头上,那个宗家大少爷说不定长得奇丑,又或者是个身体有缺陷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对她来说却是一个能回国的好机会,利用好,还能夺回妈妈陪嫁过去的财产。

    “言言……”庄子衿想要劝说她,婚姻大事不可玩笑。

    她跟着自己已经吃了很多苦,不能让她连婚姻也赔进去。

    林国安一听,心里担忧林辛言被庄子衿说服不愿意嫁了,连忙说道,“行,只要你愿意嫁过去,让你回国。”

    “妈妈的陪嫁呢?”林辛言看着这个她名义上的父亲,声音冰冷无比。

    当初庄子衿嫁给他时候,确实有不少嫁妆,那是一笔不少的数目,现在让林国安拿出来十分肉疼。

    “爸,我那个妹妹应该长得很漂亮,她应该拥有更好的,若是嫁给个身体有缺陷的男人,一辈子就完了,更何况,你和我妈已经离婚了,你应该归还她带到林家的钱财。”

    林国安目光闪躲心虚的不敢看她。

    她常年在国外怎么会知道那个宗家大少爷是个身体不行的主?

    林国安哪里知道,林辛言不过是猜测。

    想到她要嫁的是个不正常的男人,林国安咬了咬牙,“等你嫁过去,就给你。”

    他小女儿如花似玉,怎么能嫁个不能人道的男人?

    再尊贵,不能行夫妻之事,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林国安也不那么难受了。

    但是心里对林辛言又讨厌了几分,一心就只想着从他手里扒钱。

    林国安冷冷的瞧她一眼,“你妈没把你教养好,一点礼貌不懂!”

    林辛言很想说,你这个父亲就没责任吗?把她丢在这里就没管过。

    但是她这个时候不能说,她的筹码太弱,激怒了林国安对她没好处。

    “准备一下,明天回去。”林国安一甩衣袖离开病房。

“言言,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做。”庄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言这么做的用意。

    林辛言将饭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边端出来边说,“我嫁的也不是外人,不是你朋友的儿子嘛。”

    “她很早就去世了,对她儿子我一点也不了解,就算食言,我也要你嫁给你喜欢的人,而不是用婚姻去做筹码,那样,我宁愿一辈子呆在这里。”

    喜欢的人?

    就算以后遇到,她也没了资格。

    她低着头,嫁给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被人抢走的一切。

    庄子衿没能说服林辛言改变心意,她们第二天便回了国。

    林国安嫌弃她们母女,没让她们进林家的门,而是让她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等到结婚那天,林辛言回去就行。

    刚好林辛言也不想回去,回去,妈妈就要面对那个破坏她婚姻的小三儿,与其不自在不如呆在这里。

    清静。

    庄子衿还是担忧,“言言,如果这是一门好婚姻,不会落在你头上的,即使我和宗太太曾经有——交情。”

    林辛言不想和妈妈谈论这些,于是岔开话题,“妈,赶紧吃点东西。”

    庄子衿叹气,很明显林辛言不愿意谈这件事,她跟着自己受苦,如今连婚姻都要牺牲。

    林辛言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一点胃口,直犯恶心。

    “你不舒服吗?”庄子衿关心的问。

    林辛言并不想让她担心,谎称说坐飞机坐的没胃口。

    放下筷子便进了屋。

    房门关上,她靠在了门板上,虽然她没怀过孕,但是她见过庄子衿怀孕时的样子,她就是恶心,吃不下饭。

    而她此时就是这种症状。

    距离那晚,一个多月了,她的例假迟了十来天——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那一夜已经很屈辱,不是为了妈妈和弟弟,她不会出卖自己。

    她瑟瑟发抖……
    “你怀孕了,六周。”

    出了医院,林辛言脑海里还是医生的那句你怀孕了。

    林辛言瞒着庄子衿来医院检查后,结果就是这样的,她心情很乱,不知道要怎么办,生下,还是打掉?

    她的手不由的覆上小腹,虽然意外,甚至侮辱,她竟生出几分不舍。

    有初为人母的那种喜悦,和期待。

    她神情恍惚。

    回到住处,林辛言把B超单装起来,才推开门。

    然而,林国安也在,她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他来干什么?

    林国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似乎因为来没见到她,让他久等了,冷冷的道,“去换一件衣服。”

    林辛言皱眉,“为什么?”

    “既然要嫁进宗家,你和宗家那位大少爷总要见面的。”林国安上下打量她一眼,“你就要这么寒酸去见他吗?想丢我的脸?”

    痛是什么感觉?

    她以为出卖自己,弟弟死,已经让她痛到麻木。

    可是听到林国安这般无情的话,心还是会痛,并没麻木。

    他把自己和妈妈送到西方一个比较穷的国家,就没在管过她。

    她从哪里来钱?

    如果她有钱,弟弟怎么会因为耽搁治疗而死?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头。

    林国安好似也想到这一点,神色略微尴尬,“走吧,宗家人该到了,不好让他们等着。”

    “言言……”庄子衿担心,还是想劝说住林辛言,她已经失去了儿子,现在就想照顾好女儿,钱财只已经不重要。

    并不想女儿再踏入林家,亦或者是宗家。

    豪门复杂,而且还不知道那位宗家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她担忧。


    “妈。”林辛言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让她安心。

    “赶紧走。”林国安不耐催促着,怕林辛言变卦,还推了她一下。

    林国安对她喜欢不起来,林辛言对这个父亲也没半点感情。

    八年,所有的血脉亲情都消磨尽了。

    林辛言的穿着实在太寒酸,见的又是宗家人,林国安带她去了一家高档的女装店,给她买一件像样的衣服。

    进入店门,就有服务人员过来接待,林国安把林辛言往前一推,“她能穿的。”

    服务员上下打量她一眼,大概知道她穿什么码子,“跟我来。”

    服务员拿了一条浅蓝色的长裙,递给她,“你去试衣间试试。”

    林辛言接过来,朝着试衣间走去。

    “啊灏,你必须娶林家的女人吗?”女人的声音隐隐透着委屈。

    林辛言忽然听到声音,目光朝着旁边的房间望去,透过门缝,林辛言看见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撒娇,“你不要娶别的女人好不好?”

    宗景灏望着女人,似乎有几分无奈,这是他母亲给他定下的婚事,不可以反悔。

    但是想到那晚,他又不忍心让她失望,“那晚,是不是很疼?”

    一个多月以前,他出国到一个落后的国家,考察一项项目,结果被一种淫蛇咬了,那蛇毒烈的很,如果不在女人身上发泄,会燥热而死。

    是白竹微,做了他的解药。

    他自己知道,当时他多控制不住自己。

    都说女人第一次很痛,他又不曾怜惜,可想而知她得多疼。

    但是她又那么隐忍,不曾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在他的怀里颤抖着身子。

    白竹微喜欢他,他一直知道,却没给过她机会。

    第一是不爱她,第二是因为母亲给他定下了一门婚约。

    但是她总是安静的陪在他身边,那次以后,他觉得他该给这个女人一个名分。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抹红,多么烈艳。

    白竹微伏在他的胸口,眼眸微微垂着,娇羞的嗯了一声。

    她喜欢宗景灏,这些年一直以秘书的身份陪在他身边,但是她早已经不是处女,她不能让宗景灏知道,男人有多在意一个女人的纯洁她太明白了,所以,那晚她通过镇子上的居民花了一笔钱,找到一个没有破过处的女孩送到那个房间。

    等到那个女孩出去以后,她才进去制造成那晚是她的假象。

    “喜欢这里的衣服,就多买几件。”宗景灏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道。

    “那间是vip你不可以进,你到右边那间。”服务员提醒林辛言。

    这种高档的服装店,试衣间都是独立的房间,而vip更加的高档,试衣间里有内室可以试衣服,外间可以供朋友等候,或休息。

    “哦。”林辛言拿着衣服朝着右边的房间走去。

    在试衣间换衣服,林辛言还在想刚刚那一男一女,他们的对话里,好像有林家。

    难道那个男人——




【点击继续阅读】

1,收藏该贴,下次从:我的-我的收藏-用户主帖,进入继续阅读
2,从:发现-精品书城,进入浏览万本精彩小说
3,或直接点击【阅读记录】,你看过的历史小说都在这里哦~
 

回复
2020-02-18 11:20:17来自 q.mama.c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20-02-21 17:43:51来自 q.mama.cn

哇,我很喜欢看小说

2020-02-21 21:28:01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正好无聊看书

2020-02-21 23:00:00来自 q.mama.cn

哇,我很喜欢看小说

2020-02-22 01:00:00来自 妈妈网孕育iPhone版

非常好看啊

2020-02-22 04:00:00来自 q.mama.cn

非常好看啊

哇,我很喜欢看小说

哇,我很喜欢看小说

2020-02-22 10:00:00来自 妈妈网孕育iPhone版

正好无聊看书

2020-02-22 13:00:00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同预产期
2019年
 12月
2020年
1月 2月 3月4月
同龄宝宝
2020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2019年
1月2月3月4月 5月 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 12月
2018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孕4-7月圈 孕8-10月圈 生男生女 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 宝宝常见病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 娱乐八卦圈 我爱厨房圈 剁手晒物圈 家居装修圈
同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