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到顶部

   热,好热!
    现在分明已经是腊月寒冬,陆温然却觉得比严寒酷暑还要热。
    浑身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她,难受极了。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听到了有人的对话声。
    “总裁,她是名单上所有女人中,最干净的。”
    “嗯。”
    “老夫人说了,只要您有继承人,不会再逼您结婚。”
    “嗯,出去。”
    男人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仅仅是一个单音节,陆温然都不自觉地心惊起来。
    蓦地,一只手覆上她裙子侧面的拉链,就这小小的触碰,陆温然愈发难受起来,扭动着腰肢试图往手的主人身上靠。
    意识越来越模糊,她只觉得一具滚烫的身体覆上她,那剧烈的渴望也在这一瞬间爆发,自然而然的伸出双手攀上来人的脖子。
    随之,剧烈的疼痛从下身传来,陆温然甚至来不及尖叫,那疼痛感已经愈来愈大,愈来愈极大,渐渐地,却被一股莫名的舒适代替。
    奢华的房间内,温度持续上升,男人和女人交织在一起的喘息声持续到下半夜才渐渐停了下来。
    * 


    “陆温然,你这个混账东西真是把我陆家的脸都丢光了,还不给我滚起来!”
    陆温然是被一道怒吼声惊醒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看布置,这里应该是酒店的总统套房。
    而在她的床前,正站着她的父亲继母、妹妹和……
    她的男朋友段子穆。
    “你这个孽障,居然偷偷给自己妹妹下那种药,要不是子穆发现及时,你妹妹的清白就这么被你毁了!”
    下药?
    下什么药?
    陆温然甚至还没有从昨晚的梦中回过神来,目光呆呆投向段子穆,“子穆,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听不懂?”
    段子穆眸子里满是失望,“温然,你这次确实过分了,景苑在如何也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所以她到底做了什么?
    昨晚她和几个朋友约着来酒吧喝酒,最后喝高了被朋友送到房间,还顺便做了一晚上的春梦,怎么一觉醒来,她似乎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了?


    蹙眉,看向一直在低低啜泣的陆景苑,“我对你做什么,你说清楚。”
    陆景苑满面泪水,那模样看上去很是可怜,“姐姐,姐姐你在讨厌我也不能对我下药,我真的没有想和姐姐抢公司的意思,我知道公司是靠着姐姐的母亲才发展起来的。”
    对了,刚才爸也说她下药,所以,陆景苑是……
    倏地想起什么,目光转移到段子穆身上,勾唇冷笑,“是你给她解了药?”
    “我那也是迫不得已,不过事已至此,我会对景苑负责的,温然,我们分手吧。”
    陆温然没有回答,又看向自己的父亲,“爸,你觉得是我给陆景苑下药了?”
    陆振国满面愤怒:“不是你还有谁,景苑亲耳听见你打电话叫人过来。”
    “所以您就相信了?”
    “景苑从来不会撒谎,难道你还想说是景苑自己给自己下药的?哪个女孩子会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
    如果是为了得到段子穆,顺便破坏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陆景苑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自从陆景苑母女搬进陆家后,爸爸就一直偏袒陆景苑,这次选择相信她,她并不意外。
    她唯一没想到的是,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友,竟然也不相信她。

回复
2020-06-12 14:07:16来自 q.mama.cn

  “孽障,我给你买了明天的机票,你给我立刻出国念书,再敢算计景苑,我立刻把你赶出陆家大门。”
    就如陆景苑所说,陆氏企业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她母亲,到最后,妈妈却在临死前都不敢回家一趟。
    因为,妈妈为了嫁给陆振国,已经和父母解除关系。
    “振国,温然可能也是一时冲动,好在那个人是子穆,你也消消气。”白玉眸底划过一抹快意,面上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拉着陆振国好言相劝。
    “就是你们母女太好欺负,”说着,陆振国再次看向陆温然,“我警告你,白玉是你的母亲,景苑是你的妹妹,你最好别再给我搞什么幺蛾子,还有,在景苑和子穆订婚前,不要回来陆家。”
    看着破门而出的陆振国,陆温然忽的轻笑起来。
    “陆景苑,你满意了?”
    “姐姐,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倏地抬手指向门口,“你们可以滚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眼泪终于顺着眼眶滚落下来。
    陆温然抱着枕头哭的厉害。
    妈妈,我好想你……
    *
    陆温然拿着医院的检验报告,她怎么也没想到,刚刚收国外心仪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第二天就被检查书怀有身孕。
    她分明,分明没有跟男人……
    等等!
    面色刹那间苍白下来,陆温然握紧检验报告,浑身都颤抖的厉害,难道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不是在做梦?
    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出任何可能了。
    对,肯定是那天,那天她明显感觉到身体不适,但是因为陆景苑的事情气糊涂了,忽略了这些。
    也是陆景苑算计之内吗?
    让她也跟着失去清白?
    单手覆上尚且平坦的小腹,滔天的恨意即将喷涌而出。
    陆景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这个孩子不能要!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陆温然竟然发现没有任何一家正规医院敢帮她堕胎,甚至还由院长毕恭毕敬的将她请出医院。
    夜色朦胧,大朵大朵的乌云遮去月光,视线出击的地方皆是黑漆漆的。
    陆温然打着电筒站在一幢破旧的小楼前,透过大门,可以看见屋内歪歪扭扭趴在前台看电视的护士。
    深吸口气,陆温然还是毅然决然走了进去。
    既然正规的医院不给她堕胎,那她只能选择这些不正规的了。
    “你好,我要堕胎,就现在。”
    “医生快下班了,你明天来吧!”
    一叠崭新的钞票出现在护士面前,头顶,是女人好听的声音,“我可以付双倍的钱。”
    那护士眼前一亮,看向陆温然,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展露笑容,“成,你先坐在那边等等,我现在就帮你联系医生。”
    “谢谢。”
    这家医院堕胎便宜,是以有许多在校生会来这里。
    陆温然就坐了十几分钟,就看见两个做完手术出来的年轻姑娘。
    花季一般的年龄,此刻看上去却异常憔悴,尤其是那苍白的脸和颤巍巍的步子,以及痛苦难忍的表情……

2020-06-12 14:19:06来自 q.mama.cn

   陆温然忽然有些害怕了。
    她向来怕疼的,小时候摔破了胳膊都要哭上好久,任凭妈妈怎么哄都不行。
    这堕胎,很疼吧,尤其是在这种医院……
    “那个,我突然不想手术了。”
    护士蹙眉,面露不悦,“我说小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都已经帮你联系好医生了。”
    “那些钱我不要了,医生你也不用联系了!”
    陆温然几乎落荒而逃。
    医院附近的大树下,此刻正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
    车内,如果陆温然靠近,肯定能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
    “总裁,陆小姐似乎应该没有做手术,想来是后悔了。”
    “嗯,走。”
    一路狂奔,忽然,在一家母婴店前停了下来。
    这个点了,这家店竟然还没有关门。
    看着装潢温馨的店铺,陆温然竟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全是宝宝用品,小小巧巧的异常可爱。
    陆温然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就选了起来。
    其实,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挺好的吧!
    这辈子她都不打算结婚了,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至少今后还会有个孩子陪伴。
    那……
    就将他生下来吧。
    学校开学要十月份了,算算日子,孩子八月底就能出生,母亲悄悄给她留了一笔钱,到时候请个保姆应该不成问题。
    下定决心,陆温然便毫无后顾之后的开始疯狂选购婴儿用品。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陆温然临盆的时候。
    陆温然躺在产床上,面上罩着呼吸机,下腹疼得厉害。
    她怎么就忘了,生孩子才是最疼的!
    “医生,这位小姐似乎难产,我建议选择剖腹产吧,再耽误下去会闹出人命的。”
    “不行,没有亲人签字我们不能擅做主张。”
    陆温然已经呼气容易吸气难,嗓子也因为不停呐喊疼得厉害。
    她要剖腹产!
    这时,产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护士慌慌张张跑进来,覆在医生耳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医生瞬间面露惊慌,“快,准备剖腹产。”
    陆温然能察觉到有液体顺着皮肤溜进来,很快,那剧烈的疼痛感便消失掉。
    迷迷糊糊的,她看到护士抱着个血淋淋的孩子放入襁褓中,还听见医生松口气的声音……
    陆温然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腹部剧烈的疼痛感顿时席卷全身,她深吸口气,微微侧头试图去找孩子踪影,却意外看见自己的好闺蜜。
    也是这段时间收留她的人——林小柯。
    “温然你醒啦,天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要生了,都怪我,不该在这种时候回老家。”
    “我没事,”陆温然声音听上去异常沙哑,“孩子呢?”
    林小柯忽的一愣,目光闪躲起来,“那个,温,温然啊,咱们先好好养身体。”
    “小柯,我的孩子呢,我要看看他!”
    “孩子,孩子……”
    见林小柯吞吞吐吐的模样,陆温然忽然心神一股不想的预感,慌忙坐起身拽住林小柯,“小柯,孩子呢?”
    “温然你别动,你肚子上还没有拆线。”
    “我知道,我现在就想知道,孩子在哪里?”
    林小柯顿时哭了起来,“孩子,孩子……温然,孩子难产死了。”

2020-06-12 14:19:21来自 q.mama.cn

  瞳孔倏地扩大,陆温然本就苍白的小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怎么可能,我不是剖腹产吗?孩子怎么可能会死,你骗我,骗我的对不对?”
    “抱歉,温然,孩子真的……”林小柯哽咽着,忽的嚎啕大哭起来,“都是陆景苑那个贱女人,她当初不算计你你也不会怀上这个孩子,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加上难产,所以……”
    就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这几个月一直在细心调养身体啊!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怎么可以……
    陆温然几近崩溃。
    “温然,没关系的,说不定那孩子现在已经投胎到一个幸福家庭了呢?”
    “小柯,孩子现在是我唯一的依靠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林小柯跪在地上轻轻拉着陆温然的手,“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时间会让你忘记的。温然,我们要坚强,我们一定要坚强,为了这个孩子,你好好去国外读书,等今后功成名就了,就找陆景苑她们报仇好不好?”
    陆温然双眼猩红,滔天的愤怒就要喷涌而出。
    她努力压抑着情绪,浑身颤抖的厉害,“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
    四年后
    s市国际机场,陆温然拖着行李箱姗姗而来。
    她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乌黑长发宛如海藻般披散在肩头。
    烈焰红唇微微勾起,浑身上下充满着自信的气息。
    “阿时,你先走,我可不想跟你上头条。”
    紧紧跟随在陆温然身后的,是一名打扮十分时尚的男人,他带着棒球帽,一副巨大的黑框眼镜几乎将整张脸都遮住。
    “小然然,我一个大明星不远千里跑去法国找你亲自护送你回国,你就这样对我吗?”顾时单手捂住胸口,语气夸张。
    陆温然摘掉眼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和你捆绑,我又不混娱乐圈。”
    “小然然,你想混也可以,哥仗着你!”
    “不要,你快走!”察觉到周围投来的探寻目光,陆温然忙摆了摆手拖着行李率先离开。
    机场很大,她四年没有回过,如今对这座曾经生活的城市竟然有了一种陌生感。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陆温然忽的勾起唇角。
    我回来了。
    “漂亮姐姐,能借我一下你的手机吗?”
    忽然,耳畔传来一道甚是软糯的声音,陆温然下意识垂眸,脚边不知何时站了个异常可爱的小男孩。
    小男孩约莫三四岁,一双漂亮的大眼泛着水光,此刻正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心头莫名一软,陆温然蹲下身子,“为什么要借手机啊?”
    小男孩嘴一瘪,摆弄着手指头委屈道:“小羽不小心和艾伦叔叔走丢了,小羽如果没有按时回家爸爸会生气的,爸爸生气爷爷奶奶也保护不了小羽。”
    原来是个亲人走丢了。
    陆温然很是爽快的掏出手机,“告诉姐姐你爸爸的电话,姐姐帮你打好不好?”
    “谢谢漂亮姐姐!”
    季氏集团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看着主位上那犹如罗刹的男人,大气不敢出一声。
    五分钟前,艾伦助理打电话来说小少爷在机场走丢了。
    虽然不知道总裁什么时候有的这么个儿子,但是,那确实是总裁的儿子,跟总裁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2020-06-12 14:19:33来自 q.mama.cn

点击以下链接可以继续看后面的内容:

【点击继续阅读全文】

2020-06-12 14:20:29来自 q.mama.cn

从妈妈网孕育APP:“发现”-左上角的“精品书城”,进入书城可以看到这本小说:


萌宝驾到:爹地,妈咪已送到!

2020-06-12 14:20:58来自 q.mama.cn

好好好~原来妈网也可以看小说!!

2020-06-12 17:01:31来自 妈妈网孕育iPhone版

收藏!楼主多推荐点小说吧!!!

这是HE吗?

有么有古言种田文?我喜欢细水流长的小说!

2020-06-12 18:57:10来自 妈妈网轻聊iPhone版

签到,看书

2020-06-12 19:01:31来自 q.mama.cn

好看,谢谢楼主

有没有类似BLOOD X BLOOD 的,这本超好看!

2020-06-12 20:01:19来自 妈妈网孕育iPhone版

前面虐虐的,但就是喜欢后面的虐男主!1作者多虐一点!

好看,不错这本,追

2020-06-12 21:00:40来自 q.mama.cn
 
 
准备怀孕
准备怀孕圈
同预产期
2019年
 12月
2020年
1月 2月 3月4月
同龄宝宝
2020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2019年
1月2月3月4月 5月 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 12月
2018年
1月2月3月4月5月6月7月8月9月10月11月12月
孕产育儿
孕4-7月圈 孕8-10月圈 生男生女 待产包讨论母乳喂养圈坐月子圈宝宝取名圈 宝宝常见病 问答精选
生活兴趣
时尚扮靓圈情感婚姻圈谈天说地圈 娱乐八卦圈 我爱厨房圈 剁手晒物圈 家居装修圈
同城妈妈